凉宫春日的踪迹 有子

凉宫春日的踪迹 有子

七月 04, 2020

《凉宫春日的踪迹》
作者:剑持琴音
-----------

你目不暇接,决定了投身进入这片翠绿之后。
迈过了藤蔓又是荆棘。
在寻找着一片可以驻足的空地时,你缓下脚步地呢喃着。
想要看到除了绿色之外的颜色,想要听到除了树枝“咔嚓咔嚓”之外的声音。
这里并不是梦境,也不是现实。
你只有看到褐色的树干后面闪烁着诱人前往的光芒,无穷无尽的青色排挤着除了光芒外一切的斑斓。
脆得像纸片一般的树枝,被你轻轻地碰了一下,马上掉在地上融入焦土。
在不知道折断多少树枝后,你看到了脚边的枯叶,慢慢被光芒点缀。
似乎你杂乱无章步履在疮痍满目的土壤上绘出了一条干净整洁的路。
你继续走着。
觉得已经可以停下来了,但是还是要走着。
觉得已经错过了许多栖息点了,但是还是要走着。
逐渐清晰的终点触手可及,像镜子一样,包围着自己的尘埃已经变成了终点的颜色,映射着你的遐想。
像星星一样,偶尔出现的新生一点一点地在你旁边呈现。
你越走越远,新生的翠绿也越连越长,并不是一直存在这片森林,也不是没有在时光出现过。
你来到了。
深邃而幽绿的森林里面。
你进来了。

ゆらゆら地唱着只属于森林的歌声。
等待着风的使者传来的和声。
窸窸窣窣,嘈嘈杂杂。
等待着湛蓝的天幕,遥远的山麓传来的伴奏。
片片落下,窃窃私语。
你凝望着。
不存在的神社外面已经印上了谁的踪迹。
看不清虚掩着门的主屋里面接着把森林的旋律唱了下去。
“一个呀两个呀,三在三日月的夜里呀”
“翻过那一直是七色的山麓”
“接下来,要去哪呢”
若隐若现的数数歌。
在无垠的森林里游荡了几万年也没有听到的歌声。
但是你不能向前。
因为你知道一旦踏入了神社就回不来了。
你只有看着,被森林逐渐吞噬的神社是否传出一点动静。
茂盛的树冠也探过头来,蜿蜒的树茎也挺直腰杆。
过了很久。
你才发现,那是时间留下来的声音。
你确定了,那座不存在的神社还是和以前认识的一样。
静谧,冷清。
只要有未来人在就好了吧,只要有外星人在就好了吧,只要有超能力者在就好了吧。
但是,你打消了许多想法。
你不是想着破坏神社,你不是想着保护神社。
你只是想继续,把森林的歌声传承下去。
从思念里面唱着。
从意识里面唱着。
直到——
万事万物,消逝无踪。

你不相信着有个少女一直住在神社里。
伴随着神社经历沧海桑田,看遍森罗万象。
就连森林也不能诠释自己的存在,大地也不能证明自己的真实。
幽暗而细微的声音已经在你的耳边萦绕。
你不能用一切的现象去判断少女的真实存在,用一切的文明去推演少女的生活方式。
细微得像萤火虫一样的音符,在逐渐形成墨色的鸟居后面断断续续。
传承了绿叶的生命,在神明庇护的地方重新诞生,却又以凄美的形态贸然消失在虚掩的门后面的小箱。
这不是这片森林应有的歌声,你下意识到。
你看着环绕在身边的微风,同样也轻轻抚摸着歌声,戛然而止的碎叶也静静地捕捉着。
这来自遥远遥远的歌声。
这又是传承着森林的歌声,你得到了结论。
然后,但是,唯独,不该,大概。
你听出了其中的词汇,但是却想不出它后面的语法,语义,调式,和弦。
你决定打破约定,踏入神社。

你想过神社里比世上的任何一片草原都要宽广。
少女无忧无虑地在里面放声歌唱。
幸福得把风之旋舞带到一切规则之外。
蔚蓝的天空下不断地重复着一段旋律。
𝄞♫ g² c² 𝄾 c² d² e² 𝄀 f²𝅝 e² d² 𝄾 𝄀
♫ 𝄾 g² c² c² d² e² 𝄀 f² e² (𝅘𝅥𝅯d²c²) b¹ c² 𝄾 𝄇
歌声像是小鸟般清脆地回荡。
世界上所有的居民都前来伴奏。
即使少女满怀着所有思念地唱着。
𝄞♫ e² a¹ 𝄾 a¹ b¹ c² 𝄀 d²𝅝 c² b¹ 𝄾 𝄀
♫ 𝄾 e² a¹ a¹ b¹ c² 𝄀 d² c² (𝅘𝅥𝅯b¹a¹) g¹ a¹ 𝄾 𝄇
温雅的和声也能把空旷的天空填满。
你想象着。
像白云与彩霞一样,把旋律折叠起来。
像浓雾与湖水一样,把旋律拆分开来。
直到——
万代万象,成为永恒。

你鼓起勇气,迎接着幻想中的歌声。
你做好了心里准备,即使里面没有住着少女。
打破了约定的你再也无法看到这片恬静而渊博的森林,不语的蓝天只有看着你的抉择。
说不定你将替代少女,留着长到地板上,濡乌之羽般的长发,一动不动地坐在神主主屋中间。
颤颤地唱着像生命一样,像机械人一样,零零散散的,却又清清楚楚的音符。
但是你不会唱歌。
几百年之间,几万年之间,几兆亿年之前,还有更遥远的遥远。
你都只是看着,然后聆听。
像今天的歌声。
沉寂的神社。
半信半疑着存在的少女。
你推开了那扇已经被腐蚀得发不出任何声音的主屋木门。
像往常一样,怀着遐想,但是脑袋却想不起什么。

果不其然地。
神社里面是个空壳。
躺在主屋里面的少女是个空壳。
细小的脑壳中没有眼球,枯黄的皮肤随时也像落叶般落在木板上化为焦土。
——只剩下一堆骨骼,她死了。
——但是她能唱歌,她活着。
你失去了遐想,也忘记了目标。
“里面没有住着少女”,你的第一感觉是正确的。
“一旦踏入了神社就回不来了”,你后悔了。
看着屋子里面的死寂,重蹈覆辙的记忆不约而来。
没有光滑的大理石地面,也没有灯火通明,几乎靠着门口传来的光芒,照着这曾经是少女的物体。
像以前在森林边水泽旁,看着鞋子渐渐被露珠沾湿的你。
没有听懂“妈妈”的话,也没有看到“父亲”的模样。
抉择的底处,是比前往路上更黑暗的森林。
但是。
越是黑暗的森林,越是黑暗的神社。
越是温柔地歌唱着,带着苦涩带着美丽带着所有时空都未必拥有过的想音。
熟悉的歌声渐渐明朗。
你很清楚地了解到,不久前在神社外面听到的歌声:
“sheria endy tindharia. syua. aria ary aria.(清晨来访,アリア正在歌唱)
feria endy tindharia. syua. aria fery moria.(夜幕降临,アリア要去睡觉)”
绕起了墨绿的落叶,卷起了脆弱的嫩叶,除了绿色之外的色彩都来了。
浅粉的花苞渐渐在树枝上展开,白色的花瓣不知从哪里落下。
刚刚绽开着温和的和声随着风卷起来叶环传入你的耳朵:
“loria endy tindharia. syua. aria ary aria.(风来了,アリア正在歌唱)
seria endy tindharia. syua. aria fery moria.(雨来了,アリア要去睡觉)”

于是,你恼羞成怒。
就是为了这两句熟烂于耳的歌声,打破了约定。
把这具尸体拖到主屋后面。
怀着比看到少女前更强烈的情绪。
你环视着四周。
只有几尺宽的小路瞬间长满了花草。
只在树荫底下的花草瞬间引来了蝴蝶。
挡在前面的大树让开了道路。
一座比主屋还有破旧许多的后屋呈现在绿色迷踪之中。
你走进后屋。
里面有张大小适合的木床。
你似曾相识地推断,这里曾经住着两名少女,在很久很久之前,在这件狭小得放不下木床之外任何东西的后屋里。
但是和你带来的这具尸体不同。
她是后来者,她们是很遥远的居住者。
你发现,与应该布满蜘蛛网和灰尘的木床上,放着一个礼品袋都还没拆开的小熊布偶。
十分崭新,而又十分挑衅地宣布,在此之前,有人来过。
“此処へ小さき花が眠る”
不知道是谁刻在木床上的恶作剧。
不过这次你相信了第一感觉。
放下小熊布偶的和刻下字迹的不是同一个人,这两人十分重要。
你像是发现了竞争者一样,慌忙地把木床上的字迹涂掉。
撕开小熊布偶,把里面的棉花都捣出来。
她们的信息已经不完整了。

放下木床的盖子。
你让少女睡在了木床里面。
在神社周边走了很多很多圈。
你终于在茫茫的五颜六色中找到了与少女相称的花——胡枝子。
梦幻般的紫色长在瘦弱得让人生怜的枝干上。
就像她追寻着鲜艳而白皙的百合花,带着与生俱来一点戾气的同时轻声细语地把自己的遐想唱出来。
她还活着吗?
你已经听不到歌声了。
你已经听不到声音了。
你只能拖着疲惫的身体在这个窄小的神社里游荡着。
——井底之蛙不曾见过大海,但是看过广阔的蓝天。
你点了点头。

我看到了你。
在一处残垣断壁之前。
古老的朽木遮蔽着你缥缈的背影。
生涩的木屑夹着干涸的嫩叶,像照片一样印在你的后背。
我走过去给你打了声招呼。
你似乎对我不屑一顾。
在这个神社里,当夜晚的月亮永远消失,会举办一场十分欢快的茶会。
来参加茶会的有爱丽丝还有她跟随的兔子。
记得准备精美的茶具,带上一把金灿灿的剪刀,在这里静候。
我对着你比划着,爱丽丝怎样怎样可爱的一个小女孩。
小兔子怎样怎样鲜嫩的一道来客。
但是你已经不看天空了。
你已经不知道,这里已经没有月亮了。
我还是乐此不疲地和你聊着。

在天空之外的天空。
我注意到了一个很严肃的问题。
“一般茶会都会聊什么?”
我一脸正经地问,这是我第一次举办茶会。
你继续望着前方走着。
一个,两个,三个太阳共同描绘的天空替你答复着你眼前看到的一切,你曾经知道的一切。
“外语词汇,语法研究,发音练习……”
“嗯……”
大概是这样的感觉,我猜想着。
你一定懂得很多的语言,熟悉很多的文明,然后来到这里。
被禁锢在这里。
“你是学霸耶,这个世界构成非常简单呀。”
但是你还是在寻找着什么,曾经在神社旁边的花丛里绽放的胡枝子还会在开吗?
“爱丽丝已经来了”
在花丛里,苦涩而又甘甜的红茶香味终于把长居在这里的草腥味驱赶走了。
“兔子们也来了”
在红茶上放上白色的花瓣,根希百合的幽香也跟着袭来。
我拉着你,在一片十分明亮的草地上坐下来。
观察着天上飘过的云朵,聆听着摇曳着草地的清风吹过的许许多多故事。
就像你之前一直做的事情一样,我也在做着和你一样的事情。

“这是花菱草,这是花苏芳”
我指着花原中的花朵向你介绍。
明明是这么不起眼的小花却在漫花绚烂的花原中绽放着特殊的光芒。
由一小片一小片浅黄的花丛逐渐延续到第二个太阳正打算栖息的边界。
你在一片双子叶草丛中驻足。
难闻的香气并没有打消你的注意力。
只是很像,又是在哪里见过的故事一样,既熟悉又怀念。
是一片艾地,苦涩得像你走来的踪迹一样,到处都充满着你不能理解的话语。
浓烈的味道又幸福得像你发现了这个神社一样,缅怀着你曾经所有的遐想。
应该在这里住下来,却又被约定驱逐。
理应被约定驱逐,却又在桃源之外住了下来。

我们来到了主屋里面。
像塔楼一样,高不见顶的楼梯在黑暗中蔓延下来。
突然间,一切都如当初的翠绿般明朗。
抱起双手,阴暗窄小的神社已经变得比你之前见过的任何一个世界都要宽广。
我高兴地跑了上去,指着上面出现的一层层楼层介绍。
几百年前,有人在这里生活过,留下了羞涩难懂的记事笔迹。
几万年前,有人在这里生活过,留下了开天辟地的生产农作工具。
几兆亿年前,有人在这里生活过,留下了拥抱大地与世界的意识还有歌声。
你握着十分遥远遥远的现在,过去,还有未来。
在脑海中寻找着数据重映着。
仿佛终于看到了那即使藤蔓,有是荆棘的树林。
仿佛终于看见了已经失去声音的我。

你看着我。
我是你?
你是我。
我看着你。
濡乌之羽般的长发轻轻扬起。
你分析着这座神社里面的一切空间与故事。
从始到终,我都和你一直存在这座神社里,连接着神社的过去,现在,未来,这座神社就是一片完整的时空。
你走不出去,不但是你打破了约定,还是你忘记了,你来到这里的方法。
看着眼前矮得即将要嵌入土壤中的鸟居,你唱着歌。
𝄞♫ g² c² 𝄾 c² d² e² 𝄀 f²𝅝 e² d² 𝄾 𝄀
♫ 𝄾 g² c² c² d² e² 𝄀 f² e² (𝅘𝅥𝅯d²c²) b¹ c² 𝄾 𝄇
从始到终,你都存在这座神社里,存在这句歌声中,你明白了你已经代替了花葬在后屋的少女。
呕哑嘲哳地接着她那梦幻般的旋律唱了下去。
𝄞♫ e² a¹ 𝄾 a¹ b¹ c² 𝄀 d²𝅝 c² b¹ 𝄾 𝄀
♫ 𝄾 e² a¹ a¹ b¹ c² 𝄀 d² c² (𝅘𝅥𝅯b¹a¹) g¹ a¹ 𝄾 𝄇
像人类通过生存与繁衍抚养出来的后代万代。
歌声也通过遇到它的听众把旋律一直传承。
这就是跟思念不同的意识。
没有储存资讯信息的能力,似乎若有若无的自律性也不需要存在。
只有当聆听者观测者用眼角的余光看到这片诱人深入的森林时,才会把里面的世界通过不同的文明,不同的载体复刻呈现。

你突然笑了,仿佛明白了一切自己想要的东西。
你想起了约定的详细内容,也想起了离开这里的方法。
你想起了一开始唱着数数歌的是一个你跟熟悉的少女。
我也开心地盘旋在你的身边。
在你自信地踏出了神社之后。
用着另一位文明的语言对我说着。
Was yea ra yor teyys here. (真的非常开心你能与我一起 )
Was yea ra yor pagle. (真高兴,你对我说话了 )
yaha nnoini. (你笑了)

履行着约定,离开了神社。
接着,按照歌声唱的那样,找到那位女孩。
做着和她一样的事情。
回到过去,举办一场十分欢快的茶会。
回到未来,在苑野之中聆听着许许多多的故事。
当踏上即陌生又熟悉的土地时。
身后的神社连同幽静而深邃的森林一起消失了。
这座神社已经永久离开了这个原本的世界。
这个由各种外星人,未来人,超能力者演绎的世界,已经将神社那样的“未明意识体”抹去了。
但是,你却一直铭记着我。
在这片空旷的世界中寻找着怎样的载体将我呈现。
“光阳园,东山町”
你高兴地指着路牌说,那个绑着黄色丝带的女孩就住在附近。
就像当初看到了“猫”这一充满迷样的生物一般,你打量着这份思念这份意识会对这个世界带来怎样的热闹。
离开东山町之后。
你向某个方向走去,心里还在揣摩着。
必须要把这份心情写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