凉宫春日的踪迹 啪嗒一

凉宫春日的踪迹 啪嗒一

七月 05, 2020

《凉宫春日的踪迹》
作者:剑持琴音
-----------

自从榊君失踪后,我的朋友成崎彩乃日益无精打采。
以往整天吹鼓着这位英俊帅气的男朋友还有她那甜美的海豚音。
我和大野木菜菜夏都十分羡慕。
不久之后就连菜菜夏也带着她大学的男朋友出现在大家眼前时,
仿佛心里少了一种色彩,和大家说话时已经走到了另一个世界。
“不要灰心啦,瑞穗一定能找到男朋友的”只有觉得男朋友并不重要的佳实已经不止一次地安慰我说。
不过现在,男朋友失踪后的彩乃重新回到了与我相伴的单身阵营还是有点暗喜。
为了平息最近突然阴阳骤变的天气。
我打算和大家约好了放学后一起去卡拉ok唱个痛快。
在我离开座位没多久,坐在我很前面的西屿唯同学叫住了我:
“佐伯同学……”
她是手工部成员,本来就和我没多大联系。
看了看放在窗户边座位上的那束艳紫色的胡枝子,也不想因为一点零星的契机融入其他小女生的圈子。
我没好口气地回答:
“已经说过很多遍了,佳实的生日是……”
“啊……”
坐在后面的佳实马上阻止我说下去,一头清爽的短发挡在我面前。
“瑞穗,不能总把别人的隐私告诉别人啊。”
慌忙的佳实不断地向我摆手,“那个,阪中同学也是……今天放学有时间吗?”
呆在一旁的西屿像是一种诉求,抱着双手细语。
佳实没有马上答应她,低头沉思了一下,把视线也移到了门边窗户旁边。
“抱歉,今天放学我约了别人。”,最后还是决定笑着拒绝。
窗户外面一片叶子也刚刚好离开了树枝。

西屿同学道谢后小跑地离开了。
来到教室后面的我也松了口气,不过想着佳实今天约了别人吗?
和她交换过手机号码的,除了我、菜菜夏、彩乃之外,大概也还有一个人吧。
就是坐在我左后边的古怪女生,每次问到关于她的话题时,佳实都闭口不谈,或者转移到其他话题。
似乎有一股更加庞大的力量划分着我和佳实的世界界限。
在和前来还书的彩乃打了招呼后,我踮起脚,正准备邀请大家一起去卡拉OK。
这时候,那位绑着黄色发带的古怪女生过来说了句:
“佳实我就借走了”后。
没有任何征兆地拖着佳实离开了教室。
“哈,有男朋友的女生可真幸福啊。(当然,女朋友也是)”
彩乃翻开刚刚看完的《绝望先生》,刚刚交到佳实手里不久,被她扔到桌角后,她就被人拖走了。
“绝望啦,我对世上的有男(女)朋友的女生绝望啦。”
彩乃说完后趴在佳实桌上,埋着头,似乎要对佳实的桌子做点什么绅士的事情。
我也垂下肩膀,取消了所有的打算。
接过彩乃摊开的《绝望先生》,靠着椅背也学着说:
“绝望啦,我对这个世界绝望啦。”

本来像普通女生一样,在放学路上聊着甜品,
然后一起来到某个人的家中,泡上红茶,聊上大家都不知所云的话题。
踏出了校门后,才发现那只是自己一直看到的场面。
漫长的下坡路比早上上学的上坡还要艰难,要是路旁飘荡着樱花,耸立着松柏,起码能让走在这条路上的学生放松一些。
走在后面的短发女生,从裙子的口袋里拿出两条发夹,摆成十字型后放到我刘海前比划。
“嘿,来世教教主出现了!”
是佳实,在结束了合唱部活动后不知什么时候跟上了我。
“啊……我才不是风浦可符香啦!”
“瑞穗别走那么快嘛,明明大家都是一起结束部活的说。”
佳实放下发夹,在一旁指着我说。
“最近大家是不是太无精打采啦,要不要把彩乃和菜菜夏叫上,一起去唱歌卡拉OK?”
摆弄着还没到肩膀的短发,佳实计划着接下来的周末,大家应该去的地方。
拉上彩乃,一起到电影院把刚上映的《下雨之时天空并不知晓》刷够三遍。
然后在新开张的商业街里,把所有没有尝过的小吃都尝一遍。
似乎触手可及的计划,明天也能够像那位古怪女生活得一样热闹。
我还是低下头,松开眉头对佳实说:
“抱歉啦,我似乎找到了关于榊君的线索,毕竟佳实最近很忙,就让我一个人调查吧。”
出乎意料的是,佳实也若有所思:
“毕竟,榊君失踪前最后见面的是剑持琴音,而剑持琴音不久前也自杀了。”
解开榊君失踪谜团的碎片线索,西屿唯今天早上也向我和佳实搭了话。
不过为什么拒绝和她谈话。
“我是不想继续被悲伤笼罩着,被悲伤眷顾的人会听不到想要的声音,说不出想表达的内容。”
“‘一旦踏入那个神社,就回不来了。’”
我提了下眼眉,这句话似乎从哪本小说里看过。
最后,我被折服地笑着,那接下来的周末和佳实一起去逛街好了,最好能叫上西屿唯和濑能香织她们。
诶?原来还能这样,我没想到……
佳实探了探她的脑袋,呜呜地说。

在准备分道扬镳的十字路口前。
佳实突然转过头来说:“瑞穗,你觉得人生最大的愿望应该怎样的?”
我提了提书包,最近一直在想着彩乃的事情,琴音的事情。
“这样的问题……我也没想到啦……”
把书包从压疼的右手换到左手后,我也学着佳实那样笑着说。
“大概是得到想要的东西,屏蔽不想要的东西,看到喜欢的东西,看不到讨厌的东西……”
“那样的感觉吧。”
但是,佳实看着前面正在闪烁的红绿灯说。
“我觉得应该是,能做想做的东西就足够了。”
诶?我惊讶了。
俊俏的短发在迎接她的微风中扬起。
与我不同,在绿灯亮起的时候,她先一步踏出了斑马线,像彩虹一样地快步跑到对面,向我做出了V字的手势。
无论什么时候,我都不能像她那样,自由地,纯粹地……
“能做想做的东西”
我在我那干皱的刘海上比了个十字,大声地回应她:
“这些愿望,一定会在来生实现!”

一起来商业街的只有我们三人。
菜菜夏果不其然地去陪她男朋友了。
在那天之后,西屿唯也没来上学了,期间濑能香织带着哭腔向我问了好几次。
在放学后,我和她们真的完全没有交集。
不过日子还是照着佳实的安排进行。
琳琅满目的商业街中,我们不知道从哪里开始逛起。
先是服装店?看看最近有什么好看的设计款式,还是甜品店?品尝更多千奇百怪的东西……
被人海挤到一张长椅上,果然还是觉得出来逛街太糟糕了。
坐上长椅,我们逐渐忘了大周末出来的目的是什么。
“这个世界奇怪得真让人脸扁”
彩乃拿起不小心坐到的一张广告,上面写着什么什么新书店的开张,然后旁边站着一个十分可爱的女孩,只是有点眼熟。
“还好天气不热也不冷,啊……这家书店要去看看吗?”
佳实也看到了广告,上面的女孩她也见过,好像是拥有百万粉丝的网红。
“这不是西屿诚吗?西屿唯的弟弟。”
眼睛望着天空转了一圈后,佳实继续说道。
他是初中生,不但经常在网络上活跃,似乎线下也参与者各种模特活动。
可爱的脸蛋还有穿着一身精致的洛丽塔,总让人联想到西域唯。
“要和他见面吗?”
彩乃指了指广告。
想要回避解决了问题后带来麻烦而选择的逛街,却在逛街的途中遇到了解决问题的线索的算面对。
如果是佳实的话……
“去吧,穿上女装的话也是位女孩子呀。”
佳实接过广告,这家新开的书店离大家的位置不远,浅粉书页的背景上写着,可爱的看板娘等待着大家的到来~
不知道知道真相后而前往的各路路人会留下怎样激动的泪水。

穿过窄小的小巷时,我们发现了一间花店。
虽然不仔细观察挂在门口外面的交让木和百合花也是店的商品,很难发现这间面铺不大的花店。
不知道是不是躲在小巷里,花店里面只摆着挺少品种的观赏植物。
中间放着的小桌上只是摆满了不屈不挠一小棵棵的仙人掌,花盆上面放着许多手工折成的星星。
“来买花吗?”
走过来的是是一位年龄比我们小的少女。
穿着白色铺着淡黄波点的连衣裙,在这间幽静的店里轻盈地走出来。
我拉着佳实,不太想在这些有点古怪的地方浪费时间。
当我后退一步时,我似乎踢到了旁边的花盆,那是在幽暗中低头,却又在滋润的花盆中挺拔的菊花。
“大吴风草,让朋友打起精神的一种花。”
扬着从静谧中出来的齐短发,隐隐约约看到连衣裙上绣着她的名字,“成濑”
“真是精神的一种花,就像经历过从小被拿来作比较却又在各种命运中失败最后终于在花园中看到同是天涯沦落的人。”
佳实蹲下来,像是在背完了曾经在小说上看到的故事后,轻轻地抚摸绽放在幽暗中的黄色花瓣。
安静地欣赏的佳实不输给不屈不挠的石蕗,在我想也摆起手要抓住橘黄色的花朵带来的荧光时,才发现,摆在我身边的就是那堆幼小的仙人掌。
我松了口气,背着手说:
“那,买给彩乃吧,彩乃也要快点从吉他君的阴影走出来啊。也不必多在意那个冬马。”
彩乃还在摆弄着放在多肉植物上的彩色石头。
“我早就不在意了,当初和他交往时已经想到了,而且他只是拒绝了剑持同学的送礼。”
“买给西屿诚吧。”
佳实站起来拍了拍裙子。
“他才是真正需要花的祝福的人。”
在决定付款后,佳实抓着彩乃的肩膀,在她耳边说了句加油。
看来彩乃直接是得到了花的力量,我捡着撒在桌面上的彩色石头,细细地重新放回多肉植物花盆。
很奇妙地,问题似乎解决了,我是不是也应该放下一切了?

彩乃抱着那束橘黄色的石蕗,不断地抱怨着,付款的是她,最后拿花的也是她。
我和佳实都在一旁笑着,自己买的东西肯定要自己拿嘛。
“但是是大家一起决定送给别人的说~”
离开静谧的小巷,花店似乎随着我们的远去渐渐消失了。
彩乃说起了那天的场景。
本来是剑持同学把多做的蛋糕送给大家的,不但是因为憧憬榊君的海豚音,也希望他和她女朋友坐下来一起吃掉。
那天,彩乃也是在旁边。
剑持同学很有活力地把蛋糕塞到榊君手里,便像那些普通的追星小女孩欣喜若狂地跑开了。
榊君也懊恼地挠了挠头,无功不受禄啊,还是放学后还给她吧。
彩乃不断地吐槽他对女孩子的脑回路还是那么清奇,不过榊君坚决要还回去。
就是在放学后,榊君追上剑持同学后就失踪了。
虽然彩乃不在意瞬间在学校里炸开的谣言。
英俊的美男子被病娇女子带回家后肢解啦,陷入三角恋的男方痛苦地成全了两位女方啦之类的。
毕竟只要榊君回来,只要谣言跨得更大,那些不断攻击彩乃还有剑持同学的谣言也会自爆。
不过剑持同学自杀了。
老师在课堂上也讲了,是因为父母离异后和母亲大吵一架才失去活下去的动力。
那天的HR(Homeroom),老师不断地强调与父母多多沟通之类的话题,似乎一切都和榊君没有了关系。

“现在西屿同学也没来上学,之前她几次地问到彩乃和佳实。”
那也是在担心和收集自己的挚友在生命前所接触的任何事物。
我和佳实也耐心地和她沟通了,也有不耐烦地拒绝她了,直到昨天她还是露出机器人一般的表情,打算再三确认剑持同学的存在。
在此之前,我们与剑持同学的唯一接触是在一个很久以前的班级举办的茶会上,
大家都围绕着合唱部手工部还有其他不知名的部活聊了很多。
橘黄的花菱草花瓣轻轻地飘入散发着幽香的红茶,依稀记得,那是永恒般的画面。

新开张的书店灯火通明。
闻到了墨水的味道之后,佳实拉着我们走了进去。
第一时间,我们把一大束的石蕗送给了正在举着推荐书目招牌的西屿诚,并要他代我们向他的姐姐问好。
虽然脸上挂着阳气的微笑,但是聊到姐姐,便在一旁沉下脸:
“等下去休息室里面聊。”
在他还要成为看板娘招揽客人期间,我们拿起刚刚到店的新书阅读着。
一本名为《缭乱、未来》的科幻小说似乎很抢手,放在新书书架上面起码还有10本以上被售货员不得已拆开了包装递给慕名前来的顾客阅读。
抢不到阅读的其他人不得不离开新书书架,前往人少的地方寻找着有没有像《小王子》那样的宝藏。
好不容易在《共病文库》旁边发现了那本画着黄色小鹿的《小王子》,我看到了一个熟悉的身影。
那是叫阿虚的同班同学,抱着三本书鬼鬼祟祟地走向收银台,不过,其中一本的书侧很明显,蓝天白云上没有任何文字,大胆地把广阔的蓝天铺满了书封。
那是摆在书店最前面货架的畅销书《蓝天幻想进行曲——利兹与青鸟》。
原来阿虚也喜欢童话故事吗?
我也抱着好不容易找到的《小王子》回到了佳实身边。

充满着汗味的休息室里。
西屿诚换上了他那套硕大的男生制服,木板一样的制服不仅让人感叹,还是女孩子的衣服适合他。
“姐姐现在在家里。”
他坐下来,像是在陈述,也像在是诉说。
“她在接受Personality Sharing(共有人格)的心理治疗,父亲也不让我靠近她。”
很感激我们会想起她,也很感激我们前来送花。
其实姐姐变得那么奇怪,是在和凉宫同学大吵了一架后才这样的。
虽然西屿诚不知道吵架的内容,不过他知道最近姐姐神经敏感,会因为一点小事和周围的人吵架。
而凉宫同学也是会在一些小事里纠结的人。
之后就一直这样,姐姐闭门不出。
尽管父亲请来了附近最出名的心理医生,成濑先生,现在也没多好转。
听完西屿诚的描述,最近有关自己身边的任何线索始终没有连起来。
还是像碎片一样,浮游在看不见的时空中。
我们谢过西屿诚。
佳实也从口袋里掏出一条榛子巧克力送给他。
“祝你像石蕗一样不屈不挠地生活工作吧~”
离别之时,把花的祝福送了出去。

望着比黄昏还要耀眼的佳实,走在我们前面,带着我们走完这条并不漫长的商业街。
或许有一天,我也会像西屿唯那样吧。
唯一能像男朋友一样安慰着我的佳实,唯一能在遨游完蓝天后追上莉兹的青鸟。
无视着已经走得酸痛的大腿,我握紧了彩乃的手,鼓起勇气地向佳实说:
“晚上还是去‘天堂’那里吃吧,那里做的蛋糕很好吃……”
在终将消逝的黄昏已经渐渐被夜幕代替之时……

Was touwaka wa linen Yeeel idesy akat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