凉宫春日的踪迹 浪潮

凉宫春日的踪迹 浪潮

七月 08, 2020

《凉宫春日的踪迹》
作者:剑持琴音
-----------

好像忘记了什么东西。
坐在座位上的濑能香织摊开刚从图书馆借来的书《凉宫春日的恸哭》,惊喜的是这本书描写的场景比自己想象中的还要细腻,遗憾的是全书也被细腻的大纲牵着走,草草地完结了。
摇了摇头的香织扒在桌子上,想对谁说什么话,却又想不起来自己想说给谁。
黑板上写着“放假一周”的字样,许多同学都非常听话地回家躺着,就像坐在角落的阿虚一样,昨天还没等老师宣布放学,他就疯一样地拿起凉宫同学的书包奔向外面去。
习惯了每天都来学校的香织还有一些同学都坐在教室,或者前往图书馆自习。
把《恸哭》仅有的五万字再读一遍后,香织前往了图书馆。

在这个不像是夏天也不像是冬天的季节里,大家似乎都患上了重感冒一样,本来热闹欢腾的校园变得寂静萦绕。
走在走廊上,抱着作业本姗姗前行的同学躲着其他走得匆匆忙忙的同学。
本应该聚在一起聊八卦的友人都分别拿起她们的试卷奔跑在办公室与教室之间。
积雨云在教学楼的上空盘旋,天空顿时暗了下来。
在愈发寒冷的天气里,香织唯一想到的是赶紧跑到一个温暖的地方——图书馆。
虽然浑浊的空气一时间让人难以适应,恰好在这个人多而又安静的地方让人感受与外面差距迥异的温度。
图书馆里的自习区坐满了人,她们都是三年级的学长学姐们,比起冷清的课室,大家都喜欢呆在这密集的地方。
好不容易香织找到了一个熟悉的人影。
“石塚前辈~”
香织拿着刚借来的《沙漠之鱼》坐到石塚前辈的旁边,她是三年级的手工部部长,平时很照顾她,她在大家眼里一直都是个温柔可靠的部长。
“啊,是香织啊”
虽然也会偶尔开开玩笑,但平时部长还是很较真。
“阪中同学她们没来吗?”
转过头来,银色的长马尾像银河一样铺开,王子般的气质让她在同年级中拥有着很高的人气。
不过,她有点遗憾地问着香织。
香织望着部长,有点害羞地回答着只有一个人来。
部长也点了点头,继续埋头在她的书堆中。
或许她带着耳机听不太清楚,香织有一堆话想跟部长抱怨,但是现在却不好意思地看着她发呆。
“对了”
部长抬起头,从书堆中拿出一张卡片,先后沉思了一番。
“香织能把她交给长门同学吗,我记得你和她是同班的”
“我不认识她诶,她应该在我隔壁班”
好不容易等到部长向自己的提问,但是香织却答不上什么。
部长把卡片放了回去,“你还是忘了它吧”
在卡片消失在香织视野之前,她看到精致的卡片上写着谁的名字,好像是某个人的名字被印在最中央,然后周边被一层花边包围。
还没等到香织反应过来,部长抓起香织的手,微笑地赠予了她一句话。
“le wa hae wis sio Nai tin tin”
(愿你此刻站在世界上)
像童话书里面走出来银色妖精一样的部长,郑重地说下这句话后,香织的脸颊上渐渐泛起了红晕。

香织拿起刚借的书飞快地逃离了图书馆。
看着部长的时候,她想起了某个人,形崩影析的身影渐渐沉没到黑暗的记忆中。
在走廊奔跑的时候,香织不小心撞到了一个小女生,是个瘦弱得想用蛋糕把她喂得肥肥胖胖的小女生。
应该就是部长说的长门同学吧,小巧玲珑的她抱着一本《绿野仙踪》,低着头是在给香织让路地走到一旁。
香织也弯下腰给她道歉后,想起了部长想交给她的卡片。
“那个……三年级的石塚前辈有事找你,在图书馆。”
长门同学迟疑了一下,点了点头,深邃的眼神打量着香织。
话说她就在隔壁班吗?
在香织的班上似乎都没有像长门同学这样沉静的女生,为什么部长会认为长门同学就在香织的班上?
“45902857232”
像是在给别人念着自己的电话号码一样,长门同学细细地念出一串数字。
“如果想想起她的话,就念出这串数字吧”
香织也像班上的某位男生一样,一边挠着头一边云里雾里地听着长门同学讲的话。
班里面有位女生,成天探索着世界上所有的新奇东西,但是总有一天,狭窄的世界满足不了她的好奇心。
被她发掘出来的所有事物都被她搁置,到了厌倦一切的时候,她已经无暇顾及任何东西。
像浪潮一样汹涌而来的一切故事和话语,最终都只是在她的眼前昙花一现。
所以她看不见的东西,大家都会忘记,潜移默化地把这个有限的空间在大家的记忆中淡去。
但是,这些灿烂背后的物语正是每一个人的根本存在,不愿意跟随着世界一起消亡的大家,正在努力地抓住过去的时空与未来的时空伸向现在的一条红线。
香织赞叹了长门同学,刚翻开手里拿着《沙漠之鱼》的目录,内容就像被长门同学说过一遍。
感觉已经被剧透了。
石塚前辈是这么一个努力的人,还有香织的两位挚友也是。
不过被长门同学说到自己的挚友,香织终于想起了自己忘记了什么。
难怪在课室的时候,拿起低分试卷总是有那么的一阵失落感。
“寻找着过去的话语,是能让自己传承的唯一办法吧”
长门同学抱着书,向香织感谢。
临走前,还故意把一开始的那串数字念了一遍。
对长门同学剧透了自己表示有点遗憾,不过香织的确像她所说的那样被忘记了什么。
“你也一样,一起寻找失去的记忆吧”
不知道她听到了还是没听到,她向图书馆反方向走去。和石塚前辈一样,似乎在其他地方有要她去忙碌的事情。

不过在全校已经通知了放假一周后,还会有这么多同学跑来学校,香织还是觉得有点欣慰。
“我才不会琉球拳啦”
回到位置重新坐好的香织反驳着前来询问作业的阪中佳实。
像是失去了能一起玩游戏的同伴,阪中同学和香织开起玩笑来。
“话说阪中同学有感觉自己最近忘了什么事吗”
如果是以前的课间,香织的违和感告诉自己,现在和自己谈笑的不应该是阪中同学,而是自己最重要的挚友。
阪中同学卷了卷她的发翘,“唔,最近时间过得很模糊,好像经常忘记买药(当然是游戏里面的),但除了清空游戏里面的日常任务外,似乎还真忘了点什么。”
还在记忆中迷惑的香织重新拿起试卷,不如趁这个时间请教一下身为学霸的阪中同学好了。
阪中同学也很耐心地把试卷上的题目都讲了一遍,在回自己的座位拿红笔过来改正香织的错误时,阪中同学像是想起了什么。
“对了,我像是帮别人代玩游戏,每天都要上三十个号,团队战都是我一个人在打……”
眼睛已经晕成波浪形的阪中同学,一点一点地想起自己忘记的事情。
每天都要看着香织miss,啊,对不起,不是在说你……
终于在香织的试卷被红笔写的笔记填满后,香织还问到过石塚前辈,虽然阪中同学摇了摇头说不认识。
像大家心中都有挂念着的人一样,香织略有些羡慕和不舍。
自己心中住着的那个人究竟是谁呢?
“我的话,过去的事情就过去了。”
不受时间束缚的阪中同学离开了香织座位。
香织像是在宣誓着终于完成作业啦,一样伸着懒腰,视野慢慢移到窗边。

突然,一股蛋奶的香味在香织面前飘过,窗边的某个座位上,似乎自己曾经一直在给放在上面的花瓶换水。
香织揉了揉眼睛,希望自己能看到什么,伴随着松软的香味,不知从哪里掉落的艳紫色花瓣飘落到那个座位上。
说不定那里曾经是在铺满鲜花的地方长大的少女留给世界的一句旋律。
♬f² #g² #c³ ~~~ ♬f² #g² #c³ ~~~
♬#c² #f² b² ~ #f² ~ f² #g² #c³ ~~~
像欢快的鱼自由地遨游在沙漠,像爱哭的长颈鹿高兴地在夜空中画出彩虹。
她是谁?
好想知道。
跟着飘落的花瓣,香织像被牵着线的风筝一样走出来教室。

“初次见面”
打断香织妄想的是一位有点帅气的男生,要是和以前班上的某位海豚音班草比,还逊色很多。
“在放假的期间来学校补作业还真是辛苦呢”
不过,和香织以前见过的男生都不同,他总是摆着一副笑脸,像是事不关己一样,却又像是在哪里都想见缝插针。
“方便和你聊一下吗,关于你的挚友”
不过想起自己刚刚满溢的情绪,眼前这位有点随意的男生散发着和长门同学一般的气息。
香织答应了他,在一片草地上,香织接过他买给她的汽水问到,你也有那一种失去挚友的感觉吗?
靠在一棵树前,向香织介绍过自己后,他和长门同学一样,聊起了他的故事。
他叫古泉一树,不知道为何,他身边的同学朋友都喜欢叫他古泉一姬。
同时他是一个机关的最高领导者,一直潜伏在学校做些特种任务。
香织想了想,好像自己一直收藏的那张书目推荐名单上有一本书和他讲的题材差不多。

“其实我才是整个事件的始作俑者,这一切探究下来,还是来源于我的一个过错”
几天前,他的一个部下范了错,出于自己所管理的机关处罚机制不够完善,大幅度地缩减了那位部下所能拿到的资源。
于是那位部下怀恨在心,把自己的不满发泄到他的下线,一瞬间,关于他的整个部门全线崩塌,由于牵涉的机关成员是在太多,他也不可能全部顾及到。
就像是蝴蝶效应,部下带着他的员工走了,员工带着他的家眷走了,到最后,机关来不及补偿的员工家眷带着世界走了。
香织绕有兴趣地点着头,原来不用强迫自己去想起那张模糊的书目推荐名单,刚才阪中同学给自己讲过的历史习题就有这样的场景。
“其中就有你的挚友,本应该绽放在苑野之上的胡枝子”
虽然古泉的笑容稍微有点收敛,但是香织还是感觉到他在炫耀自己的处理能力。
“本不应该被牵扯进来的你,还是来到了这里吧”
是在掩盖笑脸中唯一的一丝悲伤吗,香织歪着头看着古泉,好像很久以前,某位挚友一直要自己警惕这样的男生。
“对了,濑能同学有没有看过盗梦空间?虽然不一定能提醒自己在梦境中,但是我觉得在现在做一个属于自己的信标很重要。”
对了,那位男生叫垣之内翔也,好像也像眼前这位笑脸虎一样狠狠地骗过她们。
“别这样盯着我嘛,我只是想帮你们”
古泉察觉到香织的眼神好像拿着一把柴刀,随时都能礼奈自己。
但是为了帮助香织她们,古泉还真只能这样了。
或许你已经从长门同学那里拿到了世界的密码,在这个即将迎来消亡的时空里,那是唯一能逃离这里的密码。
“我真心想帮你们,不但是为了弥补你们,更是为了挽回你们的世界……”
说完,古泉在香织面前双漆跪下,像是为了满足自己的赎罪感,像是为了达成一份更高利益的交易。
不过这样的请求,香织已经见过很多了,在和爸爸的应酬上,在和妈妈的酒会里……
古泉拿出一束艳紫色的花。
“请把她放在属于她的座位上,我们一定能让她永远绽放”
香织半信半疑地接过花束,代表着沉思和灵活的萩似乎是香织挚友的写照,这是她最喜欢的花。
在一个游戏里,在一个不起眼的配角身上,香织的挚友曾经说过,如果《奥兹魔法师》中的奥兹不够强大的话,多萝西是不是不会知道她的名字……
虽然香织接受了古泉想保护她们的请求,但是香织义正言辞地警告他,她很讨厌男生。
在古泉还是露着那万年不变的微笑送别香织的时候,香织才想起,和他很像的男生叫榊大地,前一阵子被挚友拉去帮忙肢解的那个男生。

感觉今天想看的小说都已经被路人剧透得差不多了。
外星人与她观察的世界,超能力者与他繁琐的机关,如果等下在放学路上突然冒出个未来人,香织也不足以为奇了。
在香织松了口气,终于能在放学的下坡路上寻找着熟悉的蛋奶香味时。
一位可疑的男子突然出现,拦住了香织的去路。
“哟,这位小姐,我叫藤原”
虽然香织想绕开他,但是他不断地缠着香织,自顾自地介绍自己。
“榊大地的事情,我很抱歉,那时候我是能就他的,可惜晚了一步,他被时空切成了两半。”
好像他也认识香织身边的朋友一样,像古泉一样,像长门一样,只是像安杰(海猫人名)那样的读者得到了零星的故事碎片便自告奋勇地把别人还没看到的故事通通剧透了一遍。
“如果你能跟我回到过去的话……”
香织忍受不住,有这样一位男生一直堵着自己的路。
终于,在一个大家都走不掉的红灯前面,香织大喊着“hentai~”
还在解释着自己的时空论的藤原突然一惊,一根球棒直接往藤原的脸蛋飞了过来,还没来得及抱住头部的藤原在准备辩解的下一秒,那根刻着54号的球棒直接击中他的后脑勺。
“阪中同学!”
香织激动地叫着。
刚才还在自言自语地骚扰着女高中生的藤原已经疼得倒在地上,没人理会。
“啊,我看到濑能同学好像被hentai搭讪,捡起地上的球棍就来了。”
阪中同学放下球棍,因为自己不够躺在地上的hentai桑高,所以下手也没那么重。
女生还是要靠些物理武器保护自己呢(当然魔法更好)。
不清楚现况的阪中同学安抚了下受到困扰的香织。
“还好他只是说着一些古怪话的老传销”
在斑马线前等着红绿灯的两人感叹着虚惊一场。
等下一起去买电击枪好了,在普通的五金店里应该能买到吧。
像是看到了自己的挚友,香织邀请阪中同学在回家之前逛一下。
“像她那样,叫佳实就好了。”
诶?
一丝违和感从香织面前闪过,好像大家已经忘记的人是同一个人。
在紫色花瓣缓缓飘落的路上,一诛胡枝子在大树的树荫下绽放,伴随她的还有树根旁的石蕗,姬早百合……
一切都绽放在这个奇怪的季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