凉宫春日的踪迹 花都

凉宫春日的踪迹 花都

七月 10, 2020

《凉宫春日的踪迹》
作者:剑持琴音
-----------

“1332133311132,从长门公布的世界密码用二进制编译后得到的答案。”
可能是某个人的手机号码,像潘多拉魔盒一样引诱着解开谜题的人去打开。
即使知道了这串数字,作为普通人也没有能够用到它的地方。
想回到过去改变历史?想完成自己的夙愿?还是想继续追寻自己的信念?
那些不切实际的遐想仿佛在这串数字面前一切都能实现。

拿到了新手机后,我迫不及待地点开应用商店,把我脑海中的软件全家桶全部下载下来。
还没来得及逐个逐个地打开应用把自己的账号还有最喜欢的头像设置进去,手机却被送我的那个人抢了回去。
“先说明一下,在玩游戏之前先把学校的作业做完”
跟我一样留着过耳短发的哥哥拿走手机,像是在宣誓着主权一样地说,手机买给你不只是用来打游戏的。
我嘟着嘴,刚刚下载完的pcr已经被他发现了。
“唔……”
为什么在应用商店里点了后台下载还能自动帮我装好啊。
一边抱怨着一边看着哥哥在检查我刚下载的游戏。
“也好,玩pcr的话,记得帮我上号吧”
哥哥把手机重新递给我,其实在家里哥哥是最疼我的。父母看我还在读高中迟迟不肯给我买手机,还在读国立大学的哥哥刚赚了一点钱就给我买了手机。
“账号是……”
虽然手机配置不是很高,不过我终于可以一直玩最新的手游啦……
“密码是,1332133311132。”
一想到终于可以了解到大家经常聊到的游戏剧情,我兴奋地抱着手机向哥哥拼命地点头。世界上只有哥哥最好啦,这样的话差点说了出来。
“还有,记得不要打团队战,你会被骂的。”
我迫不及待地点开已经更新完的游戏,首先登陆的是我自己的账号。那是在剑持琴音的手机中创的账号,每次想看游戏剧情都要向她借手机,即使我和她是挚友,也会觉得很不好意思。
哥哥交代了一堆的游戏注意事项后,便走向自己的房间。放心吧哥哥,我下次一定会记住的。

在游戏中播放着钟琴与钢片琴二重奏的bgm时,曲子一样的门铃不偏不倚地接着bgm的旋律响了起来:
𝄞 e⁴ ~ a³ | e⁴ ~ ~ | d⁴ ~ 𝅘𝅥𝅮c⁴ b³ | a³ ~ ~ |
a³ ~ e⁴ | g⁴ ~ ~ | ♯f⁴ ~ 𝅘𝅥𝅮e⁴ d⁴𝄐……
像竖琴的和声泛音一样,站在外面的人……门铃之后接着敲了敲门。
剧情刚进行到直接透露设定的地方啊,还是等待着她再敲第二遍才去开门吧。
不过,哥哥已经从房间里走出来,似乎在接待一个贵客那样,他整理了一下可能刚躺下而睡乱的刘海,拍了拍衣服,打开了门。
“呀,我还以为敲错门了”
门外站着的是一位银发的大哥哥,看起来像是哥哥的同学,体格却比哥哥弱小一点。
“……7不用特意来我们房间的,其实这一层都是我们家,只要你到楼下了可以打电话叫我的”
哥哥做出一个请进的手势,银发的下面亮着一双银瞳,像虚空般却又像白纸般。
“她们是在楼下吗?要不要我去接她们?”
“很不巧,她们都迷路了,只有我先到了”
他笑起来有如天幕眨眼间画出的地平线,让人感觉到很熟悉,却又让人很难接近他。
“她们到哪了?”哥哥着急地问。
“光阳园东山町……”
是离这里比较远的地方,我的挚友好像住在那边。
银发哥哥在我旁边坐下来,似乎是有陌生人来了我与哥哥的休息室后,我不得不端正地坐起来。
刚结束了游戏角色ネネか剧情后,好像一个字都没看进去一样,想再看一遍,但同样深邃的背景音乐想起的时候却不知道自己在看什么。
哥哥拿起电话与还要前来的来客沟通后,便一边准备着出门一边说:
“我去接她们过来,一直都要麻烦你还真不好意思,这次也拜托了,237少将”
在我准备点开哥哥一直不给我玩的团队战后,我好像听到了什么不得了的信息。
坐在我旁边的银发哥哥也回应着哥哥,“其实辛苦的是阪中君,要不是阪中君我们也没有发现这个踪迹”
“少将请自便吧,也有劳照顾下我妹妹了,我出门一趟就回来。”
咦?明明这个拿着炸弹的角色看起来挺厉害啊,为什么用她一点开boss战就结束战斗了呢?不过还好,我应该用的是自己账号吧……我下意识地看了看个人主页。
银发哥哥点了点头,去饮料机那里倒了杯咖啡后重新回到沙发坐下。
完蛋了,是哥哥的账号。在哥哥关门后,我不禁冒出一身冷汗,和坐在旁边的银发哥哥一样,寒冰一样的尴尬气氛瞬间在房间蔓延。

他是像从冰原走出来的希望,坚毅的银瞳望着刚倒过来的咖啡。那只是普通奶咖,与上个月爸爸买回来的卡布奇诺完全谈不上什么。
只可惜被我一天几杯几杯地喝完了,哥哥也无可奈何地从楼下超市买了一些普通奶咖粉放到饮料机里面。等着下个月爸爸的补给。
像是我不敢和他说话,他也没有找到什么话题和我聊那样,我们都在低着头,注视着自己手里的东西。
只不过,我好像打破了与哥哥的约定,点开团队聊天界面,对哥哥的愧疚感越来越深。
“额……哥哥叫什么名字?”
我还是放下手机,小心翼翼地向他问道。
他转头看向我,银瞳的深处似乎是大海,是一个完整的故事。
“嗯……”他也沉思了一下,“世柔(せ やわ)……我就叫世柔吧”
充满异国风韵的名字,我一时间也说不出什么,不过他那天幕般的笑容说不定真的是从一个充满温柔的世界里过来的。
“等下还有两个年纪与你相仿的女生过来,那时候,女生们会有很多话聊吧”
是啊,不像男生和女生之间的聊天往往是寥寥几句,就好像现在,我也接不下任何话。
“不过她们像是过来旅游的,说什么战略支援,所有工作也是我在做”
世柔托着下巴,像是在挖苦着自己的同伴,却又感叹这趟路程自己付出的艰辛。
我完全不理解他说的话,那会不会是从另一个世界原封不动地带出来的语言……
“这次也是多亏了阪中君的传送阵,在传送之前找到了这串密码,1332133311132……啊其实类似于我的手机号码,那是我的联系方式”
我哥哥好像在异界中干过许多不得了的事,也是呢,他可是全世界的哥哥!

回到自己的房间,最近学校的突然放假已经让我忘却很多东西。
不是老师在课堂上辛辛苦苦讲解的那亿点点知识,也不是好不容易在国外的某个随时会404的网站中找到自己正在玩的游戏攻略。
是那种满怀于心,欲言又止的感觉。
桌面的花瓶上插着一束姬早百合,那是妈妈说为了让我提升女子气而买回来的。
无暇的白色而夹着浅粉的花瓣中也蕴含着细小的淡黄花蕊,或许在我记忆中还有人衬得起这无需修饰的美丽。
打开电脑,回到我熟悉的艾欧泽亚,漫花绚烂般飘下雪花的苍天中,古老而庄严的伊加修德给我带来了踏实的幻想。
房门外,突如其来的开门声让我胆颤了一下。
是哥哥回来了,今天已经来了位重要的客人,我还是不要出去打扰哥哥好了。
哥哥结识到许多德高位重的人,越来越厉害了,他会不会是我的鲁鲁修?我嘻嘻地笑着。

当我在游戏地图中漫无目的地走着时,旁边的手机却震动起来,好像是谁给我发了条信息。
陌生的头像旁显示着一行文字:
“……提醒您,希望看到消息的人可以放下手中的其他事情,打开PCR去买药吧!!!6小时后我会继续提醒大家去买药,和我一起成为每天买四次药的人吧……”
难道是琴音说的pcr机器人?我带着疑惑地点开了信息,让我吃惊的是,机器人的账号正是我最熟悉的,让我曾经难以忘记的那串数字。
就是剑持琴音的社交软件账号。
点开她之前邀请我进来的团队战交流群,写着“机器人管理员”的团队战会长发了个道歉的表情。
“呀,真的是非常抱歉,机器人登错号了”
“会长你完了,剑持桑会跑回来鲨了你的”
“剑持桑复活了?Σ( ° △ °|||)︴おはいようヾ(❀╹◡╹)ノ~”
“回复 i:是会长登错号了”
“会长,专业团队我已经请好了,棺人里面请……”
“实在是非常非常抱歉,之前帮她出刀拿了她的账号登陆忘了清空记录了.·´¯(>▂<)´¯·.”
“会长还是买几束花到去她墓前谢罪吧~”
……
看着交流群不断地刷着黑会长的信息,突然间像是从冰之深渊中迸发出了一股强烈而苦涩的暖流刺激着我的泪腺。
是啊……我忘了她吗?

在还存在着夜幕黄昏与黎明的日子里,拿着一朵染着无暇的白色而却参夹着少女般的粉色一样的花朵坐在大厅中。
在我抱怨着,可以直接进来我房间啦以后,她把花递给了我。
这是在一个小巷里的花店找到的,无暇的纯洁是与你相称的姬早百合。
欸?Σ(っ °Д °;)っ原来这不是日本百合吗……
我接过花朵,插在一个玻璃花瓶里。
无论在我邀请了多少遍后,她还是执意也坐在大厅,她也是纯粹地喜欢我家大厅中的木沙发。
打算要扔掉的木沙发已经掉色了,她乐不疲此地坐在上面,说这里和她的梦境很像。
也是来到一个高级公寓,也是坐着电梯登上了很高的楼层。
在打开地图后,绝望地发现自己来到的是一座世外桃源般的公寓,想回自己家也要走上好几条市场大街才遇到一个公交车站。
我楼下就是车站啦。
我吐槽着,要是琴音急着回家我也可以派司机送她的。
只不过,她所说的梦境是一个她在现实中没有见过的地方。看似光鲜亮丽的公寓楼下,还有着人流密集的集市。
甚至在一旁卖衣服的阿姨的档口已经把整条街的街口堵住了。
啊,佳实说的司机也在无奈地望着阿姨慢慢收拾摆满整条街的衣架。
充满着热闹繁忙的公寓楼下,我也是从来没见过,一旁不解的我把饮料机里最后一杯卡布奇诺递给了她。
坐在这里的剑持琴音更像是活在梦境里摆渡着自己登上的空母艇,向遥远遥远的梦境深处走去。
那是她自杀的前一天晚上,她把她的账号密码告诉我,说着是让我帮她代玩游戏。
在我登陆了她的账号后,才发现她的私密空间里还写着许多像她向我讲过的梦境那样的文章。
作为挚友,我不应该去了解这些,她看到的世界,她看到的天空,肯定是凄美得不想传播出去。
于是学校就突然放假了。
一名学生失踪,不久后发现残缺不全的尸体。
一名学生因父母离异而服毒自杀。
顶着来自世界各方与各方世界的压力学校也束手无措地选择了沉默,或许过了这个夏天也不像,冬天也不像的季节,让世界重新热闹的阳光就会重新照耀到每个角落。

没有办法。
点开pcr,把自己所知晓的账号都登陆一遍,那个挂在游戏首页不停地在闪耀的团队战,我也全部玩一下好了。
这次,我学着公会出刀记录那里,用着初音,璃乃,优衣这些强力角色攻击boss。
终于不用像上次那样,右上角的时间还没倒计完就结束战斗。这次刚好在0:00之后结算,瞬间觉得挺有成就感。
不过肚子好像撑不到我把900体力值刷完,肚子里不断翻滚着,刚才喝的咖啡香味像是从喉咙中漫上来。
果然咖啡是越喝越饿的……
迫不得已的我只好走出房门,一想到面对哥哥还有其他我不认识的哥哥的朋友,我的动作缓慢下来。

世柔哥哥还安静地坐在沙发上,这次他捣鼓着手机,对着哥哥说,这次E7有个bug,风云拿大倍卡,这样的话。
还是去冰箱拿点东西吃吧。
在茶几旁,坐着两位年纪与我差不多的女孩,是哥哥接过来的吧,也是和世柔哥哥一样的贵客。
“佳实也来认识一下,这两位也是我大学社团那边的朋友,扎着单马尾的是麓又,及肩短发的是静寂。这几天都要住在我们家,你就带她们去玩吧。”
哥哥放下手机对我介绍着她接过来来的两位女孩,年纪说起来与我一样,但是站起来却比我矮。
特别是麓又,与其说是高中生,不如说是初中生更合适。
“贵安,我是异书会会长森麓又。”
但是与她外貌不符的是她像一个小大人一样沉稳地与我说话。
“阪中佳实……原来这样啊,初次见面还有点激动。”
一旁的静寂却像在冰原中遇到了篝火那样,激动地握着双手。从她的语气中得知,好像她认识我。
“aww……你们好”
我也不知道该怎样回复,应付地笑着说。
还是回自己的房间吧……阿尔菲诺等我啊……
“这次行动只凭你的一句话出动了我们,你真的看到了剑持琴音吗?”
麓又一边拿起褐色的紫砂茶壶往杯子里面倒着茶,一边斜眼望着哥哥,带着点质疑地问。
听到我熟悉的名字后,我也站在房门边驻足倾听,琴音也跟哥哥有关系?
“是的,是在之后的节点空间中,我看到她活动。”
“如果是从我们这边走出来的alia,我们会不顾一切地为她保证后路。从你缔造的那节点空间中看到她的倒影,我们才会跟着她的踪迹过来。”
哥哥似乎很坚定地点着头,他的大学社团是异界探索社,之前还以为自己已经探索到异界的他还扬言要离家出走。
不过在世柔哥哥后来的陈述下,他发现的,只不过是他缔造了一个节点空间。
“世柔哥哥,节点空间是什么……”
听到这里,我忍不住向他发问。
世柔哥哥也放下手机,微笑地向我回答,“是一个独立世界与另外一个独立世界的桥梁”
不温不火的语气让我逐渐忘记他是少将这个身份。啊,哥哥好像带了个不得了的男人回来。
这时候,森麓又却笑了,像山岳一样,“世柔……什么恶趣味的名字。”
诶?难道他不叫世柔吗?
世柔哥哥挥了挥他的银发,“我没念错啊,这是我的名字”
刚才坐在一旁的静寂也跟着笑起来,伴随着哥哥又沏好的红茶香味,她们说着我听不懂的语言。
像森罗万象那样,从森林深处蔓延的旋律。

“好了,该带我们去尝尝这个世界的美食了吧,雨照(seia wa)”
最后,静寂指着名字从世柔变成雨照的银发哥哥,提醒着他来这里的目的。
看起来真像雨照哥哥带她们过来旅游……
哥哥也问了我要不要出去,我回答着要帮他代玩游戏后拒绝了。
对不起哥哥,其实是我想看我那可爱的塔塔露了。
大家都离开后,家里恢复了静寂。
像是在天国的琴音细细呢喃。
望着桌面上原来是琴音送我的百合花,我想着明天要不要也买一束胡枝子拜祭她。
那是她最喜欢的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