凉宫春日的踪迹 谱歌

凉宫春日的踪迹 谱歌

七月 12, 2020

《凉宫春日的踪迹》
作者:剑持琴音
-----------

拿起沉重的行李箱吃力地踏上台阶,里面装着的是成濑樱喜欢的CD,莫里斯·拉威尔的波莱罗舞曲,里姆斯基·克萨科夫的舍赫拉查达组曲,贾科莫·普锲尼的图兰朵特……
还有舒曼的童年情景,不过樱喜欢的是其中第七首的梦幻曲。在这堆爸爸带来的收藏中藏匿着一张与众不同的梦幻曲填词版。
本该由柔和的钢琴演奏的曲子换成了更带有梦幻色彩的萨克斯演奏,伴随着词人用自己沙哑的声音演唱着与旋律格格不入的歌词。
整首曲子像是镶嵌在一个黄昏当中,赤红的余晖映入学校的走廊,像摇篮一样催眠着放学还没走的同学。留下大家的脚步与温柔的旋律渐渐沉睡。
就像终将消逝的黄昏为世界唱出自己最后的声音,这是樱这辈子也没有见过的宝藏。
从出生到现在,樱跟随着父母经历了几次搬家,每次搬家都能在原住户那里发现很多宝藏。
比如遗忘在桌子底下角落已经发霉的木制魔方,已经散发着斑黄的墙壁上写满的许多樱不认识的动漫名字。
在布满灰尘的床底下,失望的是没有发现传说中的工口书。但是在床头的一侧,一张没有封面只被简洁的盒子装起来的CD正在努力地把自己嵌入地板。
那就是这张只刻录着长度只有2:25.400梦幻曲填词版的CD。
虽然樱断章取义地把它当做原主人制作的黑历史,也想到原主人十分迫切地找回这张CD把它改编成家喻户晓的世界名曲。
在父母还没发现之前,早早地把它藏起来,然后在一个没人任何人打扰的时间拿出来聆听。
从窗隙间袭进来的微风翻开前主人留下的日记本,细细地观赏着这些被遗忘在角落的宝藏便是樱一直埋藏在心中的秘密。

起初,樱只是把CD藏在自己的房间偷偷地拿出来用耳机聆听。
生怕父母发现后把自己好不容易遇到的宝藏没收,于是在自己买来的动漫CD中选了一张booklet作为CD的封面放了进去。
在大厅里,爸爸搬来了CD架后,樱小心翼翼地把自己的一些动漫CD放上去,混在一堆黑色金色的古典乐CD中,格格不入的粉色显得特别耀眼。
爸爸也是看了CD封面后都没有打开过地说,“切,从哪里买回来的小女生CD”
便把CD架划了一小块地方给樱,樱更加能名正言顺地把梦幻曲填词版的CD放到大厅。
正想着趁现在父母都不在的时候,更大胆地把CD拿出来在大厅里播放,像是梦幻旋律那样的门铃声却在这时候响起。

♬f¹ #g¹ #c² ~~~ ♬f¹ #g¹ #c² ~~~
♬#c¹ #f¹ b¹ ~ #f¹ ~ f¹ #g¹ #c² ~~~
这个家的门铃声是温暖而明亮的钟琴,虽然从旋律上看来故意在钟琴的音程上低八度演奏,但是恰好这低音阶的旋律给樱带来了一丝踏实感。
是原主人的两位朋友,一位扎着双麻花辫的女生,另一位是及肩短发的女生,年龄看上去都比樱大很多。
她们拿着不知道从那家超市买回来的茶叶还有一些点心,要在这个家举办一场茶话会,和“她”一起。
像是发现了宝藏一样,樱把她们邀请进来。

从山麓中吹拂而来的和风,绕过庭院里被垒得像灌木一样的石塚,在透明的落地窗旁边闯进来品尝着樱刚沏好的红茶。
带来的饼干比自己想象的还要脆,第一次听到“她”的故事时,是从爸爸的口中听到这家主人的故事。
走投无路的家主还有愈发抑郁的妻子和女儿,就像发生在这个世界里很普遍的事情那样,在一个寂静无声的夜晚里大家都回到各自的世界。
慈祥的父亲走向了自己鞠躬尽瘁一生的星空变成了一个红点,继续履行着天职。像剑芒一样的女儿也在奇妙的时间里写下了日记本内一道道苦涩的思绪。
被留下来的只有母亲一人,送给了父亲和女儿所有的遐想后,一个人承担着来自这个未知世界所有的反扑。
这也是樱的父亲从她手中能以低价买到这座房子的缘由。
鼓起勇气地拿出那张梦幻曲填词版CD,放到电视里播放,送走了黄昏似的,涟漪的频谱示波在屏幕上跳动着。
就像打开了一扇门,本来只是看到了“她”的名字,便满足地记下来的樱伸着手碰向了门内那片未知。
还在不谙世事的樱坐在贴满粉色壁纸的大厅里,听着房子原主人的朋友讲述着截然不同的故事。
从最简单的低筋面粉与蛋液搅拌,三人在某人的安利下决定制作出属于自己的软绵蛋糕后开始沉迷在大厅旁的厨房忙活。
最开始扬言要做出属于女孩子的食物是那位及肩短发的女生,但是从烤箱里拿出各自制作的蛋糕胚后,做得十分粗糙的也是她。
不过,每当一起放学有空闲时间,或者在周末躲避着各自家长的唠叨而来到的这个家。灯火通明的厨房还有被蛋糕香味熏陶的大厅便是她们三人最安心的地方。
不知不觉,在她们的描述中,“她”像是从那扇未知的大门走了出来。和樱的那些收藏一样,在静谧中诞生,细微音符一样的存在却能在樱心中的世界响彻。

早一段时间,樱听说过父亲给自己科普的集体幻想。在一个封闭的集体中,像是被集体催眠一样的现象。大家都能共同看到一个现实世界中不存在的人物。
唯一能给自己这样解释的樱继续沏着红茶,已经躲到幽静中的太阳掀起的熏风还是透过不久前母亲装在窗边的白色窗帘舞动。
“她”已经坐在了沙发的一边,若无其事地和大家一起聊着蛋浆应该打发的时间,烤箱应该设置的温度……
世界在樱的眼前表演了一个不思议的魔法,属于女孩子们的茶话会瞬间妖精们的聚会一样变得欢快。
从樱的心中走出来,却又害怕她突然消失的樱激动地抖动着拿起的茶杯,尽管跟摆在冰箱上,爸爸拿回来价值几兆亿的茶叶完全比不上。
泡了几遍后只剩下赤红的丝线在杯中浮游的红茶一定也是她们在超市里选了很久才买过来的。
茶色的及肩短发,掠开的刘海像窗外爽朗的岚风。她笑着说起过去的事情,出自扎着双麻花辫的女生之口,出自另一位及肩短发的女生之口。
只有她的两位朋友带来的幻想,像这首梦幻曲温和的底旋律一样,青鸟在青空中盘旋,挥下翅膀,一切都融化在樱的心中。

“给你一个奇迹”
在送别原主人的友人后,前来祭奠的还有一位像是从一本神话故事书中走出来的绿色妖精。
翠之女神见过了水之女神与芽之女神后也跟着她们来到人间,迫切地将丰穰康庄降临。
“她是真实存在的吧,她才不是我们在茶话会上的共通人格对吧”
樱抓着胸口,尽管她是陌生人,尽管她知道一切,绿色妖精能在友人走后向樱补全着她的故事。
剑持琴音,濑能香织和西屿唯的挚友,憧憬着之前在蛋糕店打工的植田店长,还有社团中的石塚散前辈。
闭上眼睛,樱已经来到了一座图书馆,要把她埋葬于心,要把她的一切埋葬于心。
这一切都是樱所喜欢的,樱所选择的故事。
“怎样才能知道她说的话(她的谱歌)”
绿色妖精继续给樱说着,她在世上走过的踪迹,树林,神社,墓地,还有女生们的茶话会。
她活在樱的眼前,好想接近她,好想成为她,怀着这甜美而又不寻常的想音,樱一步一步地走向图书馆深处。

带着疑问来到图书馆的深渊,静寂无声的图书馆就像是她深邃的记忆,没有任何人造访,四周也没有任何光亮。
一切关于她的故事像一本本雪白的书整齐地摆放在书架上,这里不像是现实,却又是现实。
从第一个书架的第一本书开始读起,所有杂乱无章的词汇像梦境的碎片一样都被嵌在书本上。
她也像自己一样,很想追随着某人,长大后很想成为某人,只有这样才能说出自己的想音:喜悦,欲言,日和,恼怒,婉叹,悲伤,向往……
最后用想音拼成的从遥远的遥远听到的歌声传承至今,遇到后必要舍弃生命永恒地咏唱的一个词——风承。
除了自己已知的人类世界,樱遇到的另一种美凄美而凌厉的文明。
在看不到尽头的书架后面,樱看到剑持琴音所憧憬的前辈也来到了这个图书馆。
“你也来了”
像雪之世界的骑士那样,银河般的银发长马尾毫无征兆地出现在樱的面前。
“我叫石塚散,与你一样,也是想探索她的过去。”
扬起不知从哪里出现的光玉,散从书架里接着拿起第二本书。
“手工部的元老,我前辈的前辈,也是遇到过这样一个世界。
突然间,在一个夜里发现了这个美丽而又让人无限惋惜的世界。就像拿着自己编织了很久的手工作品和一个不知明作者偶尔的精美作品对比后。
像库特利亚芙卡的排序那样,像万人的死角那样,像凉宫春日的踪迹那样,不得不停下创作,再次怀疑这个把自己诞生的世界。
我也一样和她们探索着,从她们遗物中尽可能地拼成故事,然后再像她们那样写成记录收集碎片。
但是无论如何我都不能看到她们所看到的东西。
从那个世界走过来的三位alia,森麓又,深静寂,237雨照……我都不能看到她们,只能从一位后辈那里获得片段的复述。
她是位像山麓一样活泼的女孩,她是位像海澜般静谧的女孩……就算通过万能的长门有希同学,将我和她们联系。
站在她们面前,我完全不能感知她们的存在,而且她们也一样不能看到我。”

合上书本,揉了揉紧凑的眉头,散继续说道,“所以她们舍弃了生命,与她们一起……真是不能理解的选择。”
就像自己所在的手工部,社团里面累积了好几兆亿个世纪的手工资料,裁剪、雕刻、缝纫……都是人类万世万代传承下来的文明。
翻开她们的记忆碎片,想音、故事、谱歌……那是tindalia(世界)万物万象风承过来的文明。
“作为前辈,我会把她们想说的话编成文章,当作资料放在手工部一角,但是作为人类我只能看着凌厉而凄美的世界带走她们。”
去り逝く者、残される者。
散把自己的经历说完,樱似乎也想在现实世界中留下她活过的证明。
与她们一起的茶话会是十分愉快而宽畅的时空,樱能看到琴音,通过喜绿江美里给予的奇迹,但是美好的调和世界总是转瞬即逝。
西屿唯再也没来茶话会了,所以樱想让作为心理医生的爸爸去帮助她;赤松麻纪再也没有出现在茶话会了,所以樱花好几十万元把一对圆号君和长号君挂饰抽齐,放到她的墓前。

春に咲く花,夏広がる空よ,(春天盛开的花,夏天广阔的天空)
秋は水辺に,冬梢にひそむ。(秋天驻在水边,冬天潜在树梢)
wasn sijima wis wrlia zan(静寂季静谧的海洋)
wasa zanlia wis lanjalia wa(浪潮季正整装待发)
wase lalami wis kasen hasen(指见季旋舞的花朵)
世界(现实)的四季,tindalia(世界)的三季,轮回着人间万代千秋,世间森罗万象。
印着花瓣、冰雹浅粉的纸页,带走了写下这些想音的主人该有的温暖,留下永远也不会说话的文字。
樱走向散的前面。
“我也要考进县立北高中,我也要加入手工部”
这次樱不再为了那股不能言喻的情绪,而是赶在世界毁灭之前,在自己生命结束之前,把自己的所见所想记录下来。
樱抱着那本剑持琴音留下来的日记,原本很隐蔽地睡在抽屉的深处,被樱发现后成为樱的宝物。现在樱把日记本放在书架上,与散写成的其他书本一起构成这个图书馆。

终究是通过别人的帮助把发现的故事呈现出来,即使是参与到这件事的其他人没有了兴致而退出,甚至还从中传出了许多谣言。
本来就没有热度的世界一角也不会随着谣言的指向融入世人的视线。
每个人都只是做着自己想做的事情而已,被留下来的散和樱也许也被潜移默化地把故事风承着。
曾经帮助过她们的喜绿江美里学姐不知道是不是对这件事失去了兴致,不但把她们组建的图书馆毁灭,而且用通过这个世界本来存在的强大力量把大家的记忆强行慕改。
或许剑持琴音才是她制造出来的幻想才对,刚考入北高的樱拿着散给的校园地图走着。
在别人看来,散和樱只是写着一本架空小说,或者同人小说。剑持琴音的存在,剑持琴音所看到的世界,没人能看到。
但是她们却只是记录者,通过遗留下来的记忆碎片,看懂了想音,听懂了谱歌。在意识的深处看到了她。
手工部部室在二楼,像是被众人遗忘那样被安排在走廊的尽头。
散也不再是部长,在散退部后,手工部极端分化,折纸部门,缝纫部门,雕刻部门……甚至有一位天赋极高的后辈在雕刻部中又分出来微雕部。
不过这一切都要樱来终结,申请成立二级协会,站在漩涡的中央,把自己所见到的写下来。
无论是承载着人类远古文明的传承,还是承载着她们全部世界的风承。

“哈……”
在经过喜绿江美里本应在的三年级教室时,樱还是放慢脚步向里面观望。所不定她会再次出现解释一切。
散听长门说,喜绿江美里是因为执行了错误命令而离开的,像是和这次的事件有关,但从转述的话来看却又不是一回事。
在散的介绍下,樱也接触过长门,因为自己是自发性地想起剑持琴音,在经历了世界记忆(时空)变动之后,只有樱还记得那十个想音:碎片(tia)、温暖(wanma)、恸哭(papana ni seia)、有子(alisu)、啪嗒(pote)、静寂(sijima)、浪潮(zanlia)、指见(lalami)、花都(hasatindu)、艾琳(elin)。
长门也怀疑着樱到底也是不是外星人或者另外一种文明,不过在樱的记忆中,从出生到现在都幸福地和爸爸妈妈一起生活。
虽然也遇到许多宝藏,从那张略有惊悚的梦幻曲填词版CD到今天她决定加入的手工部,樱都很明白,自己做的一切都是为了踪迹。
“总之……”
樱不再回头,加快脚步地向部活室走去。
“她还邀请着我下一次的茶话会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