凉宫春日的踪迹 风葬

凉宫春日的踪迹 风葬

七月 13, 2020

《凉宫春日的踪迹》
作者:剑持琴音
-----------

你来到一座花园。
洁白得像白纸一样的四周,无论是天空还是脚下踏着的云朵。
这里是花园,你必须再次确认,因为只有像花朵一样的女孩子才能来到的地方。
不过一进来你就听到了让人厌烦的海豚音在唱着:
rurekuteshieka wokitonakayada onirokokonoshi tawa
(私の心に穏やかな时を还してくれる)
tai tsuwazadekazushi teshisokunamae tahatookumeshihi nirimonoko
(この森にひしめく音は绝え间なくそして静かでざわついた)
为什么这里会有男生(╯‵□′)╯︵┻━┻
而且还唱着你很难唱的出来的《调和otowith reflection
你略有生气地问着他,你为什么会在这里~
“啊,为什么当初不救我~”
他激动地向你走来,展开双手像好久没有见到同类一样。不过你事先察觉到微妙的危险,在他扑过来之前往右边跳了一步。
他像青蛙一样扑了个空趴在地上,“明明是我先,为什么被献祭的总是我(´⌒`。)”
你认出来了,他是你曾经恋慕过的榊大地,不过仅限于他能唱出你不能唱的声音,而想接近她。
不过在接受了你的告白后,还带着你和她的女友成崎彩乃一起吃饭Ծ ̮ Ծ???
于是,你忍无可忍,选择把他之前交过的几十位女友都通通介绍给彩乃酱。
他就有了渣男这个称号,可喜可贺。
其实和他在一起还是蛮有趣的,交朋友可以,谈恋爱真的不行,这句话可是出自他现女友彩乃酱之口。

他确实贪玩,在三人玩一个四角房间的游戏时候,他确实是最后一个本该咳嗽让前一个人走上一个房角,而碰到了站在他前面像幽灵一样存在的东西。
导致那场游戏大家都走了很久,都听不到有人咳嗽。
终于发觉到不对劲的他,走到房门的位置敲了敲房门。当大家都注意到房门时,想打开灯才发现已经发生了大停电。
突然间本来不怕黑的你这时候害怕起来,不对啊,本来是三个人玩四角房间游戏要有人咳嗽然后让游戏进行下一圈才对啊。
渐渐熟悉了房间的黑暗后,你企图巡视四周,但是这时,他却打开房门。
“不对劲,什么时候发生过停电了?”
他没有向大家打过招呼,转身往房门外面的黑暗走去。
就这样你和他的现女友两位女生一起在一间黑的看不见任何事物轮廓的房间里呆着。
所以从这时候开始,你讨厌男生,那种遇到事情就一个人一声不吭就走掉的男生啊(`Δ´)!留着你有什么用。
于是,你拉着彩乃酱的手也投身于门外的那片静寂。

果然是全市大停电吗,门外是熟悉的校道,为了玩四角房间游戏,所以你们三人就趁着夜晚来到学校后面刚刚搬空的杂物仓库。
学校外面没有一丝光亮,似乎被某个红衣女孩吞噬了那样,夜幕之下一切暗无。
不巧的是,带来的手机打不开,明明充满电才溜出来玩的。连彩乃酱也是,手机像是失去了自己的意识,安详地躺在手中永眠。
不安的感觉渐渐蔓延了,你和彩乃酱说着,回到家睡一觉就会好了。
熟悉地找到树丛中学校围墙的漏洞钻了出去,(为什么你这么熟练!)
彩乃也为了壮胆似的吐槽,(大概是我先?)
你开玩笑地说,其实只是来学校的时候刚好看到围墙中有个漏洞啦。
从草丛钻出来,那个长长的坡道就浮现眼前,不过,你看了看旁边,顿时惊讶。
本应该是居民区的地方,变成了悬崖。
像是沉睡一样的深蓝色天幕被地面的住宅区一片一片地夺走色彩。悬崖下面已经是你不熟悉的地形了。
不对,你穿越了!
这不是你所熟悉的西宫市Σ( ° △ °|||)︴,出来身后的学校……
学校?( ‘▿ ‘ )?

你转身看了看出来的地方,门口的牌坊已经不是北高的名字了,而是……一堆马赛克,凌乱的色调似乎在眼中有点成像时,想拼命看懂它时,却被一股不知名力量强行打散了刚刚聚集的思绪。
彩乃酱已经有点害怕了,没有你拉着她的手,她似乎已经晕倒在地上了。
还是回家看看吧Õ_Õ,在悬崖下面隐隐约约还能看到自己家的轮廓的。
白天还轻松愉快地下着像夜晚一样绵长的坡道,现在只能一步一步地在昏暗的夜幕下寻找着被隐藏的坡道下去。
你还是很有自信的,未来人,超能力者,外星人和异界人你都见过了。
现在摆在你面前的只不过是半个山体消失了的西宫市而已,没有什么可怕的。
只是下一个脚步,你不确定是不是踩空,如果拉着彩乃一起掉到悬崖下就有点对不起她了。
像是回应你一样,彩乃拉了你一下,(什么,差点踩到悬崖了?(,,•́ . •̀,,))
彩乃一直拉着你,好像没有放手的意思,你回头看了看她,她似乎已经被什么东西吓得走不动了。
虽然看不清她的脸色,不过可以听到她颤颤地说着一个词,“bale𝆲Õ_Õ”
果然也是你不懂的词汇吗,不过没关系,她的另一个手指着黑暗的另一边,你很快明白她想表达什么。
肥大的节肢在黑暗中鲜明地呈现,长长的棒状触角不自然地向你们比划着什么,在这硕大的身躯两旁,展着遮蔽黑暗的翅膀。
没错,是蝴蝶。那个浑身毛绒绒的怪物,而且要比身高才156的你高大许多。
你推了推彩乃,那是她最害怕的东西,她好像已经掉线了。整个人已经呆立若木,此时的巨型蝴蝶正向我们飞来。
在它飞翔的时候似乎还往地面上洒着像石头那样大的花粉,幸好你还有一点夜盲,不然看到本来留意不到的事情被放大后肯定会恶心得吐出来。
你想拉着彩乃酱往山下跑,但是她已经晕倒了,眼珠往上一番,整个人往你身上瘫过来。
但是已经来不及了,巨型蝴蝶带来的恶心感和眩晕感强烈刺激着你的神经。
没办法了,这时候你的身体似乎受不到大脑的控制,右脚差人强意地往右边的悬崖跨了一脚。
彩乃对不起了,这不是你的选择,这大概约莫就是梦境了吧,该醒来了。( ̄⊿ ̄)

发现你就躺在某座大楼的大厅里,冰凉的大理石像饭团里面的绣花针那样刺激着你的皮肤。
下一秒,你已经受不了后站起来了。
与外面昏暗的天幕不同,大楼的尽头里面有一道窗帘般若隐若现的光亮。
不过你更在意大楼外面的黑暗,醒来发现自己不是躺在床上,肯定又是梦境了。
这时候,有位有点自大的少年走了过来,“哟,你醒了。”
然后他便自顾自地说着一堆不知道从那个小说复制粘贴过来的设定,从而你更加确定,男生都是这样的生物。
“虽然不知道你们这样进来这个时空,本来我也只是做个实验,没想到还真有来客,不过不用担心,我会把大家安全送回原来世界的。”
“不过过程可能有点难受,每个人都会在这里遇到自己害怕的东西,比如已经晕倒躺在那边女生就害怕现实中的蝴蝶,所以这个世界就有了蝴蝶。”
你知道,他叫藤原,像是从潜意识中迸发出来,你一眼就认得他。
他可能是未来人,也有可能是超能力者,总之和榊大地一样,也是个接近了就觉得很讨厌的男生。

你向彩乃那边走过去,果然和自己一样,彩乃酱也睡在冰凉的大理石地面上( ̄△ ̄)
虽然觉得在梦境中所有的感觉都无所谓,你还是过去抱起了彩乃酱。
彩乃呢喃着揉了揉眼睛,看来也要在这层梦境中醒来了。
“大家就在这里等一下吧,传送回去的程序快写好了。可以放心的是,在这个大楼里是安全的,只要不上楼在一楼大堂里等就行。呀……真觉得自己做的世界完成度很高~”
藤原很自豪地吹鼓起自己的世界,花了很多时间准备啊,花了很多金钱构造啊……终于完成了自己的夙愿了呀@( ̄- ̄)@
你关心的是,等下会不会遇到自己害怕的东西,(该不会是她吧……)
你吞了吞口水,已经做好了遇到她的心理准备。
大楼的门口是片钢化玻璃,摆在正中间的大门似乎还镶着某种金属,看起来门框很锋利。
透过透明的玻璃观察外面正在沉睡的天幕,明明自己已经看到了建筑的轮廓,深色的倒影浅色的天空上一秒还在眼前层次分明,下一秒却被某股意识打乱了成像。
不可思议的梦境,你不由得赞叹。
“这可是现实哟( ’ - ’ * )”
突然间,你讨厌的男生发出可爱的声音,你很想把藏在家中的柴刀拿出来砍他。
“这里是由我构造的世界,本来普通人根本不可能进来,虽然考虑到世界上也有特殊体质的人群,不过我也有好好地通过从未来传输过来的数据库进行一对一排查的。理论上只要生活在这个时空的人们,生活在这个世界的普通人类不可能进来。”
(ー_ー)你已经不想见到他了,把他鲨了也能醒过来吧,啊不对,这是现实。(其实你一直知道,只是你想回避。)
“莫非你是喜绿江美里说过的由未知势力介入而成为了新的超能力者?果然还是古泉那边有问题啊。回去之后要好好堵一堵他,听说他最近喜欢cos博丽灵梦来着,这次得要拿点经费买台单反相机了。”
刀锋女王呢ヽ(‘⌒´メ)ノ,你应该拿着之前藏在学校外面树丛中刻着54的棒球棍才对,你后悔了。(赌气)

还好镶着金属边框的自动门这时候打开,银白色的光亮一瞬间在黑暗中闪现。伴随着咔嚓的声音,把比大理石地面还冰冷的空气送了进来。
像剑芒一样,寒气、身影、光亮直奔藤原而来,没错是你最害怕的东西来了。
藤原发出一声惨叫后应声倒地,除了让人厌烦的男生声音终于消失后,在大门的那边也发出更为凄厉的惨叫。
哐的一声巨响,粘稠的血液从门口向四周喷发,站在大堂中央很难沾不到血迹的你,看到了倒在紧闭大门旁边的一堆物体。
看来有人被自动门切成两半了,从门内那一半的遗体来看,高大的身形,玩世不恭那样的脸庞,看来是榊大地没错了。
为他默哀两秒钟。
不过你现在不得不要警惕从外面闯进来的剑刃,那是你最怕的东西,与你一样披着及肩的茶色短发,被血迹染黑之前还是很洁净的粉色连衣裙。
(那是没想到今晚要出来玩而随便挑的一条连衣裙啊>_<,早知道挑件黑红条纹的短裙和上衣,现在这样根本不像能持剑啊(o ‵-′)ノ)
你最怕的东西就是你。
只不过你手里拿着的是不知道从哪里买过来的电击枪把藤原电晕,而你手里什么武器都没有,只能护着勉强能站起来的彩乃不断往后退。
起码在大厅的尽头还有一丝光亮。
不过既然是你,你就很清楚你为什么要出现在这里,而且你还能怎样做。你不能控制你,但是你能和你协商。
这里是哪里,你想要做的事。

最后,轻而易举地得到答案,你和你一样不喜欢血腥的故事还有不完整的结局,只不过男生的话就无所谓了。
你把电击枪给了你,透过身后微妙的光亮似乎还能看到电击枪的牌子,“紫苑”。
你和蝴蝶一样,都是存在这片时空的生命,你不能离开这里,你在这个世界只会想着生存。
但是,藤原在这个世界写下的代码却是,让诞生出来的生命杀戮缔造自己的主人。似乎这样的情况,这样的时空已经上演了很久。
你不能理解杀戮,你要保护你。
你拉着彩乃,她还是略有怀疑地看着你,不过已经把刚刚经历过生死攸关的紧张感和恐惧感退却。
你要离开这里,你在原来的世界还有很多的话还没说完,在原来的世界还有很多故事还没看完。
但是,离开了这里你已经忘记了自己最害怕的东西,你没有像母亲那样阻止你的行动,向前踏出一小步,你已经不在为自己的喑哑感到无力。
你不能理解生命,你要把你谱歌。

于是毫无征兆地,你躺在自己温暖的床褥中苏醒。刚才的一切是现实,只是很像梦境,你还能在这个醒着也不是睡着也不是的时间里联系上彩乃。
她也刚刚醒来,不断地向你倾述着刚刚做了一个非常可怕的噩梦。
你拿着电话,认真地听着她讲话,看着湛蓝沉眠的天幕中渐渐把世界另一边的光亮唤醒。
你下意识地打开空调,调到23°,这是一个让你觉得舒适的温度,可能家里面的空调太老了吧,你去朋友家里面也会习惯性地把别人的空调调到这个温度。
天幕的另一边会陆续升起三个太阳吧。

你想出门看看那个晚上那个世界的大楼原型,如果那个世界的模板是西宫市的话。
不过很遗憾,那座大楼是架空出来的,眼前残留着大楼记忆的地方是一片空地,远处却是不就是凉宫春日要求自己画下来的神社。
窸窸窣窣,窸窸窣窣,空地被那片幽静的树林包围,一起都觉得很熟悉。
树林里面,果然躺着榊君的半截身体,那是那天晚上你所看到的右半截身体,渣男就应该这样的下场啊。
你嘻嘻地笑着,今后可以在香织酱和唯酱面前大势吹鼓怎样把榊君肢解了。(想想真兴奋(~ ̄▽ ̄)~)

“我才不会画画呢”你戏谑地自嘲,因为你已经想到了一种语言,怎样把这一切的故事记录下来。
你想到了那本摊开在桌面上的日记本,散开的花瓣,樱色的冰雹正等待着你故事的到来。
你要赶回家,不如把学校的事情翘掉吧,虽然第一次翘课,被爸爸妈妈发现后肯定会发生什么不愉快的事情。
不过没关系,趁妈妈也出去上班了,你溜回了家,提着鞋子踮起脚尖,静悄悄地回到自己的房间。
遐想着那片空地的一切,森林的妖精给你展示了不思议的魔法,亲切的友人陪伴你一起前往莫名其妙的探险( ‘▿ ‘ )。
你发现放在桌子脚下是你买回来的什么东西,似乎是一瓶液体。
于是,你喝了下去。

故事就这样(‘へ’),你向出现在花园里的榊君说。
话说,这里是女生来的地方啦,为什么榊君会出现。
你再三询问着。莫非她已经是……Ծ ̮ Ծ
在这种地方就不要较真了,他略带害羞地说。
这里是花园,除了四周一片洁白外,只有你和榊大地站在雪白中央。
似乎缺少了什么东西,是画笔!
为这片白纸描绘一片漫花绚烂的画笔!
那是……你捂着胸口,向榊大地道别后走向深白。
这里一定会有,那位为了自己的信念扑向绝望的轮椅少女,那位不会打理自己长发却十分照顾妹妹的少女,那位只能现在槐树下带着口罩用风向遮掩自己腐朽躯体的少女,还有那位还在吃着最喜欢的巧克力豆,幸福地睡在朋友身边的女孩。
百合花编成的花冠,藤蔓编成的椅子,白色的背后是小提琴的声音,逐渐生长温暖的草地包裹着脚踝。
欢迎来到汀达利亚。
wasa wasa ja tindalia Na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