凉宫春日的恸哭 第三章

凉宫春日的恸哭 第三章

八月 04, 2020

《缭乱、未来(りょうらん、みらい)》
作者:阪中佳实
-----------

虽然春日说今天不用去社团活动,我们还是结伴一起放学了。
走下已渐苍绿的坂道,我和春日分别。
虽然她很明显走向的并不是回家而是去鹤屋学姐家的方向,但是我没有阻止,毕竟如果春日要去找朝比奈学姐,我没有理由阻止。
我走向长门家楼下的公园,未来人和我约定的地方。
但是——
那里并没有来自未来,成熟美丽的朝比奈(大),而是仰望天空,可爱动人的朝比奈学姐(小)。
春日可能扑了个空……虽然不确定朝比奈(大)给我的指令是不是现在就和朝比奈学姐接触,但是我还是走向前去,和朝比奈学姐打了个招呼。
毕竟信上只说了一句让我过来这里而已,剩下的就让我自由发挥吧。
“朝比奈学姐?你在这里干什么呢?”
“……啊,是阿虚啊。”朝比奈学姐看到我,晶莹的双眼里闪过一丝犹豫。
“我,在散步,因为走累了所以在这里休息一下。”
这里离鹤屋家很远,而且是反方向,也就是已经走了很久了吧。
“我,已经从鹤屋同学那里听到了,关于阪中同学的事情。”
我心中蓦然一沉,朝比奈学姐明显仍然带有自责的情感。
“因为太过难受,所以想出来走走,透透气——鹤屋同学本来想和我一起出来,但是被我谢绝了。”
鹤屋学姐真是好人啊,这会鹤屋学姐应该正在向春日解释朝比奈的出行吧。
朝比奈学姐再次抬起头,望向天空——不对,这次我才意识到朝比奈学姐并不是在看天空,而是长门家的方向。
“如果是长门同学,应该能在事情发生的一瞬间就阻止了吧。”朝比奈学姐的语气中不乏羡慕。
长门曾表现出羡慕朝比奈学姐的情感,不过这边其实也一样呢。
“这件事是意外…无论是春日还是长门都不会希望发生这种事……”
我本想说“没有啊,所以事情发生了。”之类的话,想了想算了。
“但是她们还能做到更多…即使是死而复生…对吧?”朝比奈学姐眼眉低垂,我无法看清她的表情。
“不,不行。人死不能复生。这是无可违逆的定理。”
说实话,我被吓了一跳。朝比奈学姐居然在考虑这种事吗?
“如果我回到过去阻止这件事发生…会不会好一些。”
朝比奈说出了作为未来人才能说出的话语。说到动情处,她眼角泛泪,掏出纸巾想擦拭眼泪。
我震惊的望向朝比奈学姐。
改变过去并不是朝比奈学姐的本职,甚至说是背离了初衷。
朝比奈学姐,来到这里目的是为了确保她的未来,为此从来不曾试图改变过去,这是她作为未来人最难得可贵的地方——作为未来人而不去改变历史真的太难做到了。
而现在,朝比奈学姐却在告诉我说她想改变历史——
我叹了口气,本来想劝说朝比奈学姐放弃这种想法,但是还没开口,一个意想之外的人出现了。
“那样子做的话,死掉的就是你了。”欠扁的未来人,曾自称藤原的人出场,第一句话就是一如既往的欠扁。
我从长椅上站起,护住朝比奈学姐,心理盘算着要不要去找长门求救。
“你什么意思?”我盯着来人,发出了质问。
“字面意思。”藤原扬了扬眉毛,表现出不屑一顾。
“过去人连这种话都听不懂么?就是字面意思,姐…这里还是按你在这里的名字叫吧,实玖留你去了,死了的人就会是你。”
他是什么意思,仔细想想,我们好像站在“阻止朝比奈改变历史”的统一立场?
“即便是我死了,我也愿意拯救她”朝比奈面对藤原却不甘示弱。
朝比奈学姐所表露出的坚定让人刮目相看,只是……我仍然要阻止她。
藤原深吸了一口气。
吼了出声:
“我讨厌这样的你、无论对谁都温柔到牺牲自己。”
藤原大跨步越过我,我虽然试图阻止,但是藤原似乎十分激动,我的阻止也只是徒劳无功。
他抓住朝比奈的双肩摇动着。却并没有进一步的动作。
“……甚至对我也是如此。”
面对这种诡异和尴尬的局面。我原本试图用力掰开藤原的手,让藤原放手,但是看到藤原也双目含泪,我就顿时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这里难道是哭墙嘛?怎么这几天一直有人在这哭。我本想这么吐槽。
总而言之让两个人坐下,而我坐在中间把两个人隔开。
看上去藤原似乎并不会暴起伤害我和朝比奈学姐,看着情绪激动,以至于流泪的藤原,我不知为何有这种感觉。
她们两个彼此不看对方,又几乎相同的时间扭头想开口,看到对面的人,又把头扭了回去。
我想回去了。让她们两个未来人在这里进行配合默契的哑剧吧。
当然不可能真的回去,我还要从藤原手中保护朝比奈学姐呢。
毕竟不能干坐着,那样子什么也推进不了。我就开口问藤原了。
“你的下一句话是,你为什么在这里”看到我似乎打算开口说话,藤原不屑的看着我说。
“你为什么在这里?”比藤原晚了一秒,我这么说着。
噫,这人果然让人不爽。
“哼,过去人就不能动一下脑子嘛?”他不肯解释。
“你应该是已经无路可走了吧,在春日的应对之下,你的阴谋已经被挫败了。”我反唇相讥。
那次世界分裂,让人惊愕连连的事件,主谋正是面前这位未来人,虽然被春日击败了。
藤原不悦的说:
“是,我承认我的计划之一失败了。”
我并没有因为藤原坦然承认自己失败而高兴。因为藤原明显有后话。
“但是——哦对了,要向实玖留说恭喜呢。”
我怎么这么讨厌他直呼朝比奈学姐的名字。
“嗯…?”朝比奈学姐困惑的看向藤原。
“一道新的时空断层出现于昨天下午。”
嗯?古泉曾和我提起,藤原被春日放逐,无法在回到我们身边之时也提到了类似的话?
不过我原以为这道断层会在4月,而不是5月呢。
昨天下午的话,大概是因为SOS团创团一周年纪念日?或者是阪中的意外?
“啊…”朝比奈低头沉思…随即露出了惊喜的表情。
“真的哎…那岂不是说…”
“这意味着STC数据的固化,恭喜你,你的工作做的很好。”藤原这么说着。
带着三分落寞。
我表示你们能不能解释一下?我听不太懂。
“哼,我没有义务向你科普。”
“抱歉,阿虚…这是一些未来的禁止事项,我也不能透露很多。”
虽然未来人们不肯跟我说,但是说话方式果然能影响心情。我只想对朝比奈学姐说没关系,然后揍藤原一拳。
“呃…其实我也不是很想知道啦,感觉会很麻烦。”因为看出了朝比奈学姐的困惑,为了让刚刚朝比奈学姐高兴的态度保持下去,我继续说:
“那是意味着你工作做的很好?那很值得庆祝。”
朝比奈的工作就是确保未来不会被改变。那么STC数据的固化,应该就是指历史并没有改变。
即使是我很轻易的就自行推理了出来。我向朝比奈求证。
旁边那个,不要小瞧了过去人啊!
“嗯,对,既然再度出现了时空断层,就再也没有人能通过TPDD穿过时空断层…改变历史。”朝比奈学姐看向藤原。这不算正面回应,但是也够让我证实我的猜想了。
我应该让古泉夸夸我的,毕竟想这种东西一般都是古泉的事情。
“看我干什么,最近想改变历史的人可不是我哦。”藤原明显带有攻击性的说出了这样的话。
因为再度联想到了阪中的意外,朝比奈学姐的目光暗淡了下去。
啧,这个人怎么这么欠扁。
为了转移话题。我开始问一些其他的问题。
比如说,既然有时空断层,那么为什么上个月的我可以前往未来?
朝比奈学姐表示那也是STC数据的一部分。
实际上,我穿越去未来之后,(并且回到了创团纪念日当天的早上之后),(位于创团纪念日第二天下午的)时空断层才生成。
我自行把朝比奈学姐没说清楚的地方填上了自己的脑补,感觉自己整个人都聪明了不少。古泉,可以多夸夸我也没关系哦。
这么说完,我忽然注意到一件事,所以问向藤原。
“你…是被一个月前的春日驱逐到这里的么?”
“哼”藤原不说话,我就当他默认了吧。
“你该不会被传送到了昨天下午的时空断层之后吧?那你岂不是已经徘徊了一天了?没吃饭没睡觉么?”我不怀好意的问。
谁让你刚刚说话也那么攻击性的。
“与你这个过去人无关。没错,我是被驱逐到了昨天下午,但是这正证明了我的计划成功了——这件事还是之后再谈吧。实玖留,我有话对你说。”
“什么话。”已经平静下来的朝比奈学姐直视藤原的眼睛。让我不禁觉得朝比奈也变得坚强了不少,倍感欣慰。
虽然改变过去那个事情上我还是希望她能放弃。
“不、要、去。”几乎咬牙切齿的,藤原吐出了这几个字。
说实话,这让我十分困惑,为什么一个曾试图改变历史的人,在劝说朝比奈不要回到过去改变历史呢。但是因为这一点上我们是有相同的目的的,就没有出声制止。
“那个女人给了你选择的权利,时空断层在那次事故之前。”藤原补充。
哎——春日吗。
时空断层是春日的能力之一,也就是说其实春日给了朝比奈学姐穿越过去改变历史的机会吗……
还真是多此一举啊……
“但是,就如同我说的,如果你去了,死的人就是你。”藤原叹了口气,悲伤的说道。
“你怎么这么确认…”我没忍住还是开口了。
藤原怜悯的看了一眼我。我想揍人。
“过去人,你都没发现什么蛛丝马迹么?”
“什么?”
“这次事故,并不是偶然,而是必然。”
“那不是更有阻止的理由了么?”朝比奈学姐开口道。
“不…不…不…”藤原声音渐渐低了下去。
“你还记得二月份么,那次绑架事件,或者更早,你们去救下一个眼睛仔的时候。”
“我可不会忘记。”我忘了什么也不可能忘记绑架事件。
我已经在计算怎么样揍人才能更痛了。谁让他哪壶不开提哪壶。
“我原本以为那样子完成了既定事项,这件事就会就此过去,不在上演,不过可能是新的时空断层的出现,导致了我之前做的事情,全部白费了。”
藤原后悔的说着。
“但是这样也好…这样子也是计划的一部分…”
“你到底在说什么?”
我已经开始觉得藤原在神神叨叨,有点气愤了。
有话直说不行吗,请让普通人能听懂。
“啊…好像这几次事故,那个卡车都很像?”朝比奈学姐回忆了起来。
这么说来好像的确像。我也开始回忆了起来。
无论是哪个眼睛仔,还是绑架朝比奈学姐的卡车。
“别的不说,那次绑架是橘京子帮忙找的车,费了很大功夫呢。”
藤原提到了他曾经的同伙。
然后一脸肃穆的说:
“总而言之,不要去,改变历史会导致你的死亡,悖论的产生会使得STC数据产生难以自洽的损坏——这一点你比我更清楚。”
“……我明白了。”朝比奈学姐似乎听下去了藤原的劝说。这样阿虚稍微放心了一些。
“那么可否请你暂时离席一下,我有话要跟这个过去人讲……放心,不用那么戒备,我不会加害他的。”
你这么说谁信啊,但是难得的和未来人有对话的机会,我也不想错过。
——明显的,这个敌人派的未来人似乎不像朝比奈学姐一样,他不管那些未来禁制,可能给我透露的信息也会更多。
虽然朝比奈学姐一脸担心。我还是对朝比奈学姐说这里就在长门楼下,你去帮我和长门联系一下吧,这样藤原也不会有什么机会加害我。
等朝比奈学姐一脸担心的去找长门之后。藤原和我两个人坐着。
说实话,我还是有点担心他会突然暴起的,但是他只是沉默着,一言不发。
空气中好尴尬啊……
过了好久,我已经开始有点不耐烦了。
“到底是要说什么?”
“我在思考从何说起,先从我为什么说我的计划失败了,却又成功了开始吧…”
“你随便,请说的能让过去人听懂。”
“哼,那要看你自己的智商。”
藤原的说法概括起来是:
“我原本是想利用那个女人的能力,创建一个新的未来…很明显的,我失败了。”
“但是,我的另一个目的达到了——让凉宫春日亲眼见到朝比奈实玖留陷入险境。”
“如此一来,她不会坐视不管,对吧。”
“本来,绑架案就可以达到这样的目的,但是被…你叫她什么,实琪留嘛?掺合了一下,没有达成目的…当初我也说了,做得太早了…”
“那个替死鬼的死真是太好了。”
替死鬼,说的是阪中吗?
“你这么说很过分哦。”我暗自攥紧了拳头。
“我没所谓,只要姐姐可以活下来,我可以和恶魔做交易。无论需要多少牺牲都可以。”
果然这个未来人好讨厌。
我想问为什么朝比奈学姐回去改变历史她就会死。
“过去人连这个都想不明白么?那个卡车是冲着她去的啊!除此之外…”
“除此之外…?还有什么重要的原因你没说出来吧?”我盯着藤原说。
我有预感,这是一件很重要的事情。
“……我会慢慢说清楚的。”
“如你所见,我和姐姐其实来自于不同的未来。”
“这一点,过去人还是知道的。”
“她所在的未来并没有我…而我的未来,曾经有她。”
藤原像是说出了什么名言一样的样子,停顿了一下。
过去人,也就是我大概猜到了发生了什么。
“而未来…只能有一个。所以只要我还存在着,我们的未来就会逐渐接近,交汇,那么姐姐就会死。”
“而我已经见过无数次…她在我!面前!”藤原开始情绪激动了起来。
我只好开始安抚他。
虽然我也不知道该怎么安慰他。
“……卡车只是一件小事而已。未来交汇导致意外事故,将会如同是世界的意志一样包围着姐姐。无穷无止。”
“我为了阻止朝比奈实玖留的消失而来到这里,本来是打算利用凉宫春日,制造出一个完美的STC数据,去既定一个未来姐姐不会死的STC…”
“你也不会死的STC?”我补充。
藤原颓然的点了点头。
“STC是什么啊?”我趁势询问,总觉得我在哪里听过这个词汇。
“Space Time Code。时空代码,是未来人对世界的一种描述。”
“所以说,未来人眼里,无论是改变过去还是改变未来,都是不能做的事情咯?”我说。
“是的…虽然我觉得这都是放屁。”
“看得出来。”这人果然适合作为一个未来人反派。
“呼…我好像忘记说,为什么只要我存在,未来交汇就会导致姐姐的死亡了。”
“愿闻其详?说不定会有什么解决办法。”
“我是TPDD的发明人…而TPDD有且只能有一个。因为只能有一个TPDD和时空平面共鸣。装置和时空平面共鸣才能使用。其他的相同装置即使制造出来,也不能使用。”
“嗯?可是现如今不是你和朝比奈学姐都有一个么?”
按这个理论,难道正是TPDD造成了悖论。
“是,而这正是原因。正因为是我发明了TPDD,而且没有按照历史的转移给姐姐,才导致了悖论,让世界无限的反噬,最终导致了无可挽回的后果。我曾经多次回溯时间试图挽回,但是已经……。”
“那你当初为什么不按照历史?”我一针见血的指出问题所在。
“那个时候,那份历史还不存在…我并不知道必须转移给姐姐,等我知道已经来不及了。而且我憎恨人类…除了姐姐。”
“所以你跑回来,找春日帮忙来了?那把人钉在十字架上就是你求人的态度?”
“我没必要对过去人有好态度,那个女人也不过是个过去人而已。再说我的另外一个计划已经达到了。”
“让春日知道朝比奈陷入了险境会有什么。”他所指的另外一个计划明显就是‘让春日知道朝比奈学姐会陷入险境’。
“她不会放任姐姐死亡,这样就够了。”
“你的意思是说,春日阻止了车向朝比奈学姐撞去?”
“不然呢?”
“你要向阪中和她的家人道歉。”
“她不是那个女人找来的替死鬼么?”
下一秒,藤原就被我按在长椅上。
拳头落下去了。
虽然揍人可以发泄情绪,但是藤原并不还手,顿时让我失去了继续下手的兴趣。
我不知道自己是因为阪中被说成替死鬼而生气,还是因为藤原在用很大的恶意怀疑春日。
“阿虚,放手吧。”朝比奈(大),今天给我写信的人姗姗来迟。
我顺从的放开了手,反正也没兴趣继续揍人了。
藤原擦了擦嘴角,整理了下仪容,然后盯着朝比奈(大)。
“凉宫同学不是那样子的人,你我都再清楚不过了。不用和他计较。”朝比奈(大)笑颜如花。指了指藤原。
“话又说回来,我当初离开之后就很好奇你们说了些什么,今天总算听到了啊~”
“……朝比奈学姐?你该不会就是因为要偷听我们说话,才给我写信要我过来的吧?”我有点无语的问。
“哎嘿~”她好像还承认了。
“……所以呢,你听到了我说的之后,想说什么么?”藤原悲哀的看着朝比奈(大)说着。
“嗯…我想说的…并没有什么,未来你们都会看到,不远的未来。”
朝比奈(大)看向我。
“藤原和我自己,这段时间就先拜托你了,接下来的事情,还是请你亲眼去见证吧。”
“朝比奈学姐…我想先确认一下,他说的都是真的吗?”
“嗯,大部分吧,有些我也没办法确定啊。”
“你的未来里并没有他这个弟弟?”
“没有…这个我还是能确定的。”
“未来的交汇会导致你的死亡?”
“这个我无法确定,谁知道呢,我所确保的未来可只有一个。”
“即使那样的未来会导致自己死亡?”
“……如果未来需要那样的话。”
“……那我再问最后一句。”
“你问吧。”
“你没有死吧?”我问出了我最大的担心,毕竟如果朝比奈学姐逝去,那会是世界的损失。
“没有啦~”朝比奈(大)笑了起来。
“我向你保证,我没有死,而且我们能见面,在那不远的未来。”
我稍微放心了一点。然后忽然发现藤原不开口了。
我看了一眼藤原。发现他像是在想什么事情一样,并没有注意到我在看他。
“阿虚。”朝比奈(大)出声叫了一下我。
“之后无论发生什么事情,都请好好的见证下去。”
“啊…好,为什么这么说…?”
“这件事,未来人很重视…或者说,如果这件事一切顺利,那么未来人将不必再叨扰你们了。”
我听出了朝比奈(大)的意思。
“我明白了,换句话说,the end of 未来人了吧?”
“嗯…那么,未来再见了。阿虚。”
“我明白了,为未来人的故事,画上句号吧。”
如果未来人的结局已近,我真的还能再看到朝比奈学姐吗,毕竟她还要回去未来吧……
虽然朝比奈(大)向我保证不远的未来我们还能相见。
朝比奈(大)离开了。
藤原还没有回过神来。
我推了推他。
“哦…她走了啊,是胜者的余裕呢。”
我忽然想到一个问题。
“既然你说,只要你还存在着,朝比奈学姐就会因为未来交汇而失去性命,反过来说…”
“我死了姐姐就不会死了。”藤原在我说出来之前开口了。
“没错,你说得对。”藤原开心的笑了起来。
“一开始就应该这样的。”
“你等一下…你该不会是想…”
“是又怎么样,我已经决定了,为了姐姐的话,什么牺牲我都可以付出。包括我自己。”
我一时无言,不知道该说什么比较好。
“哼,收起你的伪善吧。”藤原不屑的说。
“再把这次的既定事项做完…”
藤原望着朝比奈(小)离去的方向。也正是长门公寓的方向。
“今天是命中注定的一天。我就要死去。但我将获得永生。”
他喃喃出一句难以理解的话语。
我顺着他的目光望去,再回头已经没有人了。
这时我才意识到,藤原之所以向自己解释这些东西,是为了拖延时间以看到朝比奈(大)。
这就是姐控吗?
长门出现了,并表示收到朝比奈(小)联络之后她就一直在附近监视。
我虽然想向长门寻求建议。但是想了想还是算了。只是问了问宇宙人怎么看未来人的时空观。
长门表示,无法理解。因为宇宙人眼中的时空观和人类的时空观并不相同。
我有点担心朝比奈学姐,所以向长门询问了朝比奈学姐之后去了哪里。
长门表示朝比奈学姐联络自己之后,和鹤屋学姐打了个电话让鹤屋学姐接走了自己。
和长门分开之后,我向古泉打了个电话,分享了一下情报。古泉表示机关会彻查的。
“那个卡车是冲着朝比奈学姐来的吗,那还真的是盲点,毕竟我们之前的保护工作都是围绕着你和团长。”
“嗯?范围应该至少扩大到整个SOS团吧?”
“的确是我们的失职。因为先入为主了未来人之类的非常人还是有自保的能力。忽视了普通人的保护,才导致了阪中的悲剧…”
“怎么是个人就想背黑锅啊?长门也好,朝比奈也好,你也好,都不要想着这件事是因为自己没做到什么而发生的好吗?”我有点暴躁的说。
“是,你教训的是。我在想,会不会是因为凉宫同学也这么想,才影响到了我们。”
“她么…应该不会的,她应该还是能分清意外责任的……还是你想和藤原一样,觉得阪中是春日找来做朝比奈学姐的替死鬼的?”
“那不可能,就算全世界这么想我们机关也不可能这么想。”
“嗯?之前跟我说善神恶神之分的时候你可不是这么说的。”
“凉宫同学虽然性情乖张,但是不会做出这种事情,你我都清楚不过了。这就像曾经我在天桥上跟你说,朝比奈学姐的一切只不过是为了迷惑你从而控制春日一样,虽然看上去有几分道理。但是…”
“但是那是不可能的,而且有人提的话我会把他胖揍一顿。”
“哦呵呵,不愧是你。”
“然后揍一顿自己,干嘛听这种胡话。”
电话挂断之后。我觉得还是给鹤屋学姐打个电话比较好。
鹤屋学姐表示春日曾来过一趟自己家,两人打算出门找朝比奈学姐的时候接到了朝比奈学姐的电话。
现在朝比奈学姐一切很好,而且看上去心情变好了不少。为此鹤屋学姐非常感谢我。
虽然我其实什么也没做啦。
真要感谢的应该是朝比奈学姐自己,是她自己的努力工作安慰了她自己。我只好应承了下来,并叮嘱鹤屋学姐继续观察朝比奈学姐,有什么不对劲就联系我或者春日或者sos团。
我回到了家,感觉这几天事情太多,还是先睡一觉比较好。
后续,朝比奈学姐正常来上学了,而且一切正常的样子。真不愧是她,恢复的还是很快的。毕竟她即使是穿着兔女郎服发传单被老师逮到了也只请假了一天就完全恢复了。而且经过我慎重的询问,朝比奈学姐已经放弃了改变过去的想法。
然后过了好几天平静的生活,几乎让我觉得一切都变得正常了之后。
阪中的葬礼举行了。作为同班同学,我是可以去可以不去的。所以我选择了不去。朝比奈学姐、古泉、春日是去了的。长门我不太清楚,想来是没去吧。
朝比奈学姐去了葬礼回来。来到了我家里。
本来我以为朝比奈因为葬礼的事情,要旧事重提。想狠心拒绝。
但是朝比奈说自己已经放下了这件事。这让我稍微有点意外,也很欣慰。
“只是…”
“只是什么?”
“我遇到了幽灵,阪中佳实的幽灵。”
然后我为了搞清楚事情的来龙去脉陷入了长久的回忆模式,直到现在。
那么回忆模式结束了,有谁能告诉我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