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里掌控

心里掌控

七月 15, 2037

厄尔科斯主线:
本传->远一传->花曾->艾米->苑野->虹湖->异新->风承->静寂->浪潮

返回首页
======迷雾之森======

ずるずる: 发布日期:20210603

ずるずる instrument: 发布日期:20210603

ゆめわたりの夜: 发布日期:20200622

ゆめわたりの夜 instrument: 发布日期:20200622

少女綺想曲: 发布日期:20220126

少女綺想曲 instrument: 发布日期:20220126

ヴワル魔法图书馆: 发布日期:20220329

ヴワル魔法图书馆 instrument: 发布日期:20220330


心里掌控


你说拥有超能力是什么样的感觉?
嗯……很普通,就像有了超能力才能像普通人一样过上平凡的生活一样,超能力是必须的,但又只属于自己的。
为什么是“心里掌控”?
这个嘛……我也不太清楚,每个人觉醒的超能力都不一样,有些人觉醒的能力不是自己想要的,有些人觉醒的能力一辈子也用不上的……我对“心里掌控”的感觉嘛,也很一般,
当然啦!可不要小看超能力!
你可知道,世界上拥有超能力的大多数都是alia,在她们语言里是被称为“格罗兹尼”的东西,而大多数的普通人类都与超能力无缘!
只有极少数的人类靠着极微的天赋或者是尽其一生的努力才能觉醒或者学习到类似于格罗兹尼的超能力,
我嘛,还是对自己拥有“心里掌控”的超能力感到自豪的。
超能力会不会给自己的生活带来便捷啊……
嗯,我觉得在生活上使用超能力才能称为生活,我想不只是我,苑野外的alia也一样把超能力当做是生活的一部分,就像是盲人获得了轮椅,呼吸衰弱的人获得了呼吸机,
某种意义上来说是“便捷”,但是这种便捷实际是一种“必须”。
如你所见,我天天都在使用“心里掌控”,
不过我的能力远不及使徒,一次只能慕改一个人的临时记忆罢了~
无论是什么超能力,在这个世界上都不会有什么宏伟的作用,
时空点操作系的、空间量度系的……力量远在我们之上的还有十六列使徒保护着这个世界,
作为一个普通人,而且还是觉醒了超能力的普通人,当然要灵活运用这份能力,好好过好每一天。
最起码,我不讨厌这份超能力。
“请问,纤云小姐您什么时候觉醒这份超能力的呢?”
是啊……到底是什么时候呢?
还住在沙土旁的小房子的时候?每天都跟着母亲走来走去的时候?

树上的沙加花恋恋不舍地挥下稀薄的花瓣,微黄的花蕊曝露在闷热得让人不舒服的林中。
明明住在山林中,却感受不到任何大自然的气息,头顶只有让人愈生烦闷的三个太阳在蔚蓝得支离破碎的天空上轮舞。
纤云走到干涸的公寓里面,她在想,小时候是不是也这样,
花曾郊野的边沿北岸,只有黄沙和泥土的一个小村子里,应该曾经有过山清水凉的感觉,但是现在回想起来,只有赤脚踩在沙子上的炙热,还有在林中迷路的不知所措。
她来到一个房门前,敲了敲门,
等待许久后,房间里穿来开锁的声音,除了房门上的门锁,在房间里面似乎还挂着许多链锁。
在里面的人不知道开了多少道锁之后,房门不自然地打开了。
一股强烈的味道嗤鼻而来,纤云摇了摇头,但她还是走进了房间。
这里就是她和她母亲住的地方,
母亲重新把房门后面的链锁锁上后,坐在门口旁边的桌子前扶着额头,似乎在很努力地思考什么。
纤云进来后,在一张布满衣服和零食的沙发上坐下。
两人一直没说什么。
房间里一直没开窗,唯一的出口就是后面那道房门,
在门口的旁边还有两个小房间,那是她和她母亲的住房。
紧闭着窗帘的大厅里,昏暗的光线让人昏昏欲睡,尽管这里堆满生活垃圾和杂物,有时候纤云累了也会在着凌乱的沙发上倒头就睡。
但是在睡觉前,肚子却不争气地叫了起来,
她走到母亲的身旁,母亲还在很用力地皱着眉头,咬牙切齿地想着东西,
纤云进来后,她也一直没看过纤云一眼,意识到纤云靠近后,她从口袋中拿出一张钞票,不耐烦地摆在桌面上。
纤云礼貌性地把钞票拿起来,转身便向房门走去。
“是不是对妈妈使用心里掌控次数太多了?”
离开公寓后,纤云这样想,
似乎自己很小的时候,纤云就经常用心里掌控从母亲那里那道零花钱,
不过,近年来都没有对她用过了,自从搬到这个公寓后不久,母亲甚至都不怎么理自己了。
淡灰色花瓣的沙加花不经意地落在纤云的头上,
纤云用力地甩了甩自己的长发,淡灰色的花瓣被丢弃到地上,变成深白。
“现在在这个社会上不哪里都一样吗?”
资本压榨资本,一无所有的贫民想方设法地获取超能力……
圈养alia、人体改造、药物开发……
跟这个粘稠稠的太阳一样,哪里都让人觉得不舒服。
纤云甩开脚步,来到了响应肚子呼叫的目的地,一家乡镇级的生活超市。

记忆里,纤云很小就开始使用超能力吃上自己喜欢的甜品,
远在新城区才能吃到的芙蕾朵尼亚,从国外引进来的阿尔塔萨,
甜腻的冰淇淋搭上松软的慕斯泥再伴上苦涩的花香,像一个完美的艺术品一样的甜食多么让人爱不释手。
不过,这些甜品越吃越多,自己就会越明白,自己始终跟alia不一样,
进食只是作为人类生活的一部分,跟自己的超能力一样平凡,是作为人类不能抛弃的东西,
无论是吃上多么精致的甜品,还是多么朴素的白饭,对人类来说都是一样的。
超市里面的冰柜里,摆着琳琅的便当盒饭,
以前母亲在家时,给自己精心准备的墨林鱼被摆到眼前的便当里,母亲心情不好时随便给自己炒的鸡肉粒,也被摆到眼前的便当里,
之后,连母亲也为了应付进食这一麻烦的东西,随便买回来的海带也被摆到眼前的便当里。
“真是麻烦的东西”
纤云叹了口气,最后目光停留在角落边上的蛋包饭便当上。
自己好像很久都没吃过蛋包饭了……
上一次是妈妈做的,还是自己做的?已经忘了。
她拿起便当后,便走向杂货区里挑了些生活用品,
收银台前零零散散地走过几个顾客,站在收银台里面的收银员还是位有些姿色的帅哥,
不少女生在埋单的时候都驻足一下,
俊俏的外貌似乎是刚从校园出来工作,不过怎么看来,年纪要比纤云大些许。
趁着顾客们都走出店里的时候,纤云也来到了收银台。
“一共238贸易元,谢谢”
他把便当装在黑色的袋子里后向纤云露出职业微笑,
“可是……”纤云,抱起小手,露出一副楚楚可怜的表情,“我刚才不是付过钱了吗?”
他丝毫没有迟疑,眯起眼睛不断地点头,
“啊……抱歉抱歉,是我搞错了,请拿好你的商品,谢谢光临~”
纤云接过袋子,向收银员鞠了一躬后也离开了超市。

“现在,他应该察觉到,我没付款的事吧”
乘上通往花曾的车后,纤云望着车窗外微粉的树林,
心里掌控只不过改动的是一个人的临时记忆,这部分记忆或多或少会融入潜意识
按照普通人的思维绝对不会首先怀疑这部分意识,仅次于意志的优先级,这部分意识就是先入为主的优先效应。
惨白中带着一丝血迹的沙加花突然闯进了打开了车窗的车内,
“郊野中心也种着这种野花啊……”
纤云望着飘过的沙加花,不知不觉心中生起了一种怨恨,
这种花是随着人们的情绪而改变自身的颜色,但是每个人看到同一朵花的颜色都不会相同,
在厄尔科斯,沙加花又叫“铨花”,是王国的四大国花之一。
“无聊的颜色”
纤云别过视线,到了花曾,心情应该会好点吧……
在漫花飞舞的花曾郊野中,纤云突然想到一个问题,
同样在没有雨水滋润下的苍白楼房,同样是和大山争夺着绿野的无声城镇,
为什么会在这个与自己毫无干系的地方感到一丝微弱的怜悯,
“到了花曾,接下来又要去哪?”
在车辆等待交通灯的时候,她从人行道旁听到一股熟悉的声音,
“妈妈,妈妈!我们还有多久才到公园!”
一位小男孩很不耐烦地拖着妈妈的手,一步一顿地晃着身体,
“过了前面的马路就是啦!”
走在小男孩后面的爸爸拍了拍他的屁股,责令他正常点走路,
但很明显,小男孩真的走累了,
“但是,我看不到……”
爸爸指了指对面大厦的后面,“你看!公园不就在那栋楼的后面吗!”
被光白楼面与银晦楼影遮挡的布农树后面,就是花曾中心公园的入口。
“但是,我还是看不到!”
小男孩越来越着急了,
这时,爸爸狠狠地打了下他的屁股,
“好好走路!别拖着妈妈!”
小男孩才不吭声了,被爸爸拉起右手,三人一起走过那段灰白而漫长的马路。

呵。
纤云轻笑着刚才的小男孩,
要是自己小时候,肯定是默不作声地跟着父母一路走下去
一声不吭地……跟现在一样……
“等下跟妈妈到表舅家做客,你别发出声音!听到没有!”
一开始妈妈的表情并没有想象中的凶恶,只是非常非常急躁。
“还有!别再跟别人说,我经常凶你!”
只有这句,露出一点点熟悉的严厉,她整理了下散乱的化妆品,拿起挂在椅子上的皮包,顺手递给自己一把梳子,
“快把头梳好,别一副糟蹋的样子!”
至始至终,都听不到任何自己小时候的声音。
漫过细致可数的沙滩,来到还挂着新白的房屋,
北岸村……有着一个还念得过去的地名
“好久不见~怎么还选择在乡下盖房子……”
房屋外面有两三个与自己年龄相仿的小孩,
尽量避开她们的视线来到阴凉的屋子里面,但是屋子里面到处充满着大人们的谈笑声,还有强烈的难以忍受的烈酒味,
忐忑不安地在坐在沙发的一角,不远处还听到妈妈和舅舅的谈话声,心里下意识地回想着平时妈妈如何教自己端正的坐姿,
“那个,我的好弟弟呀,你知道姐姐我在城市里打拼不容易,肯定会遇到不少困难的对吧……”
脊柱坐得有点累了,但是妈妈还围在舅舅面前,
“所以,就能不能借姐姐点……”
最后,似乎要在昏暗的屋子里失去意识了,身体不知道被谁碰了一下,
两双充满好奇心的眼睛似乎已经盯了自己很久,
“我叫真!”
稍微有点大的男孩做出了自我介绍,这时,舅舅也转到这边来,
“去跟弟弟们玩吧,”舅舅抱着手说道。
如释重负般,深深地叹了口气后,离开了那间充满酒味的屋子。

“我叫安迪亚!”
另一个男孩比真还活泼,但是也是年纪最小,
“听说表姐成绩很好呢!我爸爸整天都拿你跟我来比较。”
安迪亚抱怨着,为什么不拿成绩跟自己差不多的真来比较,“是因为我和真天天玩在一起吗?”
但充当其所也只有这种亲戚聚会的时候才见面啦。
他踢着路面上的小石头,真从后面赶上他的步伐
“我们的表姐真的很厉害!她住在城市里,还学着钢琴,学着谱歌!还会着很多很多,我们都不知道的东西呢!”
切,有什么了不起的,
安迪亚还在低着头,被房屋遮蔽的小巷就这样被走到了尽头,
前面空地旁的一间屋子飘来十分诱人的香味,
“好香的饼干!”
安迪亚二话不说,两眼发光地往店里跑了过去
“欢迎光临这里的饼干可不是小朋友买的起的哟快去叫你们的爸爸妈妈买给你们吃吧~”
店里的老人看上去挺和蔼,他不介意我们围着那盆香喷喷的饼干
“快去叫爸爸给我们钱吧!”
安迪亚兴奋地握住真的手,转身就向刚才出来的屋子跑去
“等等……”
真拦也拦不住他。
不一会,他又灰溜溜地跑回来,“呜呜,我拿不到钱”
他低头伤心了一秒钟,然后又抬起头,心生希望地说“不如,我们比赛看谁能在父母面前拿到钱吧!”
“你不是刚刚失败了吗?”
“我会再去问一次的!”
他兴致勃勃地又将我们拉回那个屋子。

这次,是妈妈坐在沙发的角落,她愁眉苦脸地低着头,和屋子里大人们的喜庆格格不入,
“妈妈,”
鼓起勇气地向前搭话,“我想买个饼吃”
她看都没有看一眼,从皮包里拿出一张面值不大的钞票后,继续低头思考
很自然地把钞票代入口袋后走出了屋子。
“很遗憾,我也拿不到。”
真向安迪亚摇了摇头,“我还被爸爸骂了,呜呜。”
但是那个饼闻起来真的好香,好想吃。
安迪亚对着香饼念念不忘,
“哇!表姐好厉害!这么快就拿到钱了!”
看到从口袋里拿出的钞票后,安迪亚投来羡慕的目光,尽管他们都没有拿到钱,
但还是乐此不彼地来到刚才卖香饼的地方。
“老板,这里的香饼能买给我吗?”
注视着他的瞳孔,要在这被扩大的黑暗中拿到什么东西,
“当然可以”
老板直接拿起一个香饼递了过来
“我买的话,不需要钱吧……”
当然,当然!
老板露出非常和蔼的微笑,自己的发梢之外,两位男孩羡慕的目光更加强烈,
“真的好厉害!”
那时候,涌起了唯一的自豪感,
也是从那次之后再也没有遇到过的感觉。
残黄的沙加花从天桥上落了下来,
“那些已经不再叫回忆了。”

“阿喵?”
刚打开凉透了的便当后不久,纤云隐隐约约听到有人在叫自己。
“真的是阿喵!”
在纤云眼前跳出一位少女,她披着某个宗教才能穿的褐色长袍,银色的项链代表着她有着不低的身份。
“赫赫……”
纤云停下进食的动作,瞪大眼睛看着这位少女。
“好久不见!阿喵呜!”
在学校毕业后有一年没见吧!
被叫赫赫的少女拉起纤云的双手,“我们到附近的咖啡厅里聊天吧
太久没见,怀着一肚子的话要说。
纤云跟着赫赫来到花曾公园旁刚装修好的咖啡厅里,宽敞明亮的大厅跟外面忽明忽暗的自然公园完全不同,
恬静的氛围给人一种十分安心的舒适感,纤云以前也很喜欢来这些地方,只不过每次来都是一个人。
“阿喵呜还住在北岸吗?”
赫赫看定了餐牌上贴出来的阿莲娜茶,从来都没有看过商品价格的纤云不好判断是便宜还是贵,只好跟着好友叫了一份一样的茶。
“北岸现在很难受吧,不但在花坛银线之外,而且去海雾山又远……”
“要不,阿喵呜跟我到天琴座走一走,那里靠近小语,已经是个谱歌的好地方了,”
赫赫戳着桌面,不时地在桌面画着圈圈,
“啊,对了!不如阿喵呜也加入真神教吧,难得你有一份心里掌控的能力。”
“啊……阿喵不需要跟我们一起信奉真神的,只要你在我身边就可以了,我会把你内推到元老会的”
她抬起头真挚地看着纤云,像怀着一种哀求,也像只是普通女孩子之间的撒娇。
“赫赫

“能在花曾郊野看到赫赫我已经很高兴了”
“正是因为我有心里掌控这份超能力嘛,我想像第八使徒那样把这份能力学好,比如去格莱贝尔找到心灵控制能力的鼻祖逸悦,第八使徒也是从她那里出来的。”
“格莱贝尔……国外啊……好啊!”
“逸悦将军,听说她很好说话的,阿喵呜的话,一定可以!”
赫赫兴奋地抱起拳来,正巧服务员端着两杯阿莲娜茶放到了两位少女面前,
微甜而不淡的清茶在茶杯中涟漪着翠绿。
“阿莲娜不就是我们的月亮嘛,几个月前突然消失了的月亮。”
清甜的味道在口腔中转瞬即逝,留下让人难以忘怀的甘苦,
“所以,这杯也叫月之茶,是采用之前常年受月亮照顾的绿茶茶叶冲调而成的。”
“祝阿喵呜武运昌隆!”
赫赫脸上挂起了微笑,随后把杯中的月之茶一饮而尽,
“如果,阿喵呜遇到任何困难,都可以随时来找我的,真想把阿喵呜带到天琴座(好可惜)”
纤云点点头,她一点一点地努力把奇异味道的月之茶饮尽,好像找到了下一个目标,但是还是看不清前面的目标究竟是什么。

谢过赫赫后,总之先回家收拾行李,
纤云突然有干劲起来,
去国外的话,确实不难,把一路上的人都控制一遍就行了,
纤云除了能修改临时记忆,还拥有能通过临时记忆读取本体记忆的能力,
她之前就是用着着心里掌控附带的能力帮过真他们,
这次的话,稍微努力一点就能去到格莱贝尔,找到逸悦将军,
“我真的能像第八使徒那样吗?”
和赫赫说过自己的目标后,终于觉得自己有一分像普通的超能力者,
向往更强大的力量,向往更宁静的远方。
街上已经被灰尘染成素雪白的沙加花发出无比灿烂的金黄,灿烂得能夺取所有人的目光,让所有人陷入苑野的靡秽。
熟悉的公寓前,站着两位身型是纤云两倍有多的壮汉。
“啊?你就是住这栋公寓的?”
纤云经过时,其中一位没生好气地对她说,
好像如果她不回答出他想要的答案,壮汉就会向纤云揍过来,
“啊……我认得你,你就是住305的那个女人的女儿吧。”
另一名截在纤云面前,两人一前一后地把纤云包围了。
“那个女人还真是活该,欠了我们好几年的钱,还到处躲,好在最近终于找到她了。”
壮汉抱着手,一步一步地逼向纤云,
“啊,你跟她长得挺像的,姿色还很可以”
正当壮汉伸出手将要碰到纤云的时候,她说话了,
“你们认错人了,我不是这里的住户,那个女人也不住在这里”
啊?
听到纤云的话后,壮汉连忙退后半步,
“抱歉,抱歉,是我们搞错了!”
他们慌张地点头认错,“我就是说你,跟别人说话的语气别那么强硬,如果得罪了别的大小姐,我们贷款公司的日子可不好过的!”
随后两人互相责骂着,一边鞠着躬,一边离开纤云的身边,
“我就是说是不是你搞错了,我都说了要从她身边的男人开始调查……”
“可是,她跟她的男人在十几年前就离婚了耶……”
壮汉的声音在纤云耳边渐行渐远,
尽管这些都是对她来说是无关紧要的东西,不过她还是皱了下眉头,预感到今后可能会更麻烦。

好不容易爬上潮湿的楼梯,
她敲了敲门牌号标着305的房门,
过了半晌,房间里没有任何动静,她拿出钥匙打开了门锁,
果然,房间里面挂着的很多道链锁发出铛铛的声音,它们一直没有被打开过。
她环顾四周,正想到找谁帮忙开锁的时候,她再次用力敲了敲房门,
石沉大海般,她努力敲出来的声响,顷刻消散在楼道间,
她望向楼道外面,依稀的树枝上没有一点颜色,她想,树枝上面应该长着一些花,但是丑陋的白褐色枝干正在向她宣示着,这才是一直以来的风景。
她用力地掰开门缝,从狭窄的门缝里寻找着谁的身影。
昏黄的大厅居然也会从这么小的门缝中散发出刺鼻的异味。
她想,在走之前,也得好好帮她搞一下卫生了。
杂乱无章的衣服堆从沙发延绵到地板,还有纸张、包装盒……
突然间、她看到大厅的正中央挂着一个人影,
像天使一般,她的脚没有碰到地上,
她屏住呼吸,视线慢慢地往上移……
一张熟悉的脸孔挂在天花板的吊线下,
她摔倒了,她不知道自己看到了什么。
哈哈……
她轻笑着,
她想站起来,但是腿还在不停地发抖,
她用力握着门把,想用门把拉自己起来,但是门把拒绝了她,用力地甩开了她纤细的手,
突出来的门锁也趁着这时在她的手上留下长长的疤痕。
她看了看楼道外面,光秃秃的树枝在不停地嘲笑自己,
她蹒跚地站起来,飞快地逃离了这座公寓。
一路上,她努力回想着自己喜欢的鲜花还有微风,
但是公路上的灰尘时不时打在她的脸上把她呛到,
尽管是黏糊糊的泥沙,还有让人暖得喘不过气来的润土也可以,
但是她摔倒在地上,她直接撞上的是燥热而刚硬的地面。
天上的太阳已经把蔚蓝换成了灿黄,
拥有绿月,还有蓝天的记忆,就像梦境般,从来都没有发生过。
最后,她来到一座火车站里,熙熙攘攘的人群冲散了她的思考。

还好,只有火车站的时间是停止的,
大家都一样,坐在零零散散的木椅上盯着深邃而焦黑的轨道,
只有这里,大家都是黑白的。
散发着浅蓝色的花香娓娓而来,转头望去,是一行人推着一位轮椅少女来到自己的座位旁边。
少女闭着眼睛,在她脸上察觉不到一丝呼吸的痕迹,
蓝白病服下,只有她瘦小的胸膛微微颤动着,证明她还活着的这一事实。
“这里离山梯还有两个站了,但愿我们能平安到达。”
背后的少年慈怜地看着少女,少年旁边的一男一女像是私奔出来的中学生。
“钱还够吗?医疗设备的租借到期时间应该还能撑得住吧。”
“只要到了山梯就够了,她本人一直这么说。”
少年抚了抚少女干涸的头发,一股只有病人才有的乳香飘到纤云这边。
“桅香”
纤云认出了花名,
“抱歉,”
还没等到纤云仔细端详少女时,少年推开了轮椅,“打扰您休息了,抱歉。”
少年礼貌地点了点头,纤云只好像其他人那样,把目光从新聚焦的到那条没有任何护栏的轨道上。
突然间,一片纤细的绿叶从火车站的站顶宛然而下,
纤云好久都没有看过这种颜色了,
无论过去,还是未来什么的,现在纤云眼前只有这片新艳的绿色,
啊,只有这个才是自己的记忆,
她慢慢地站了起来,一步一步地想要碰到这一片绿色
尽管它在焦黑中多么渺小,多么渺小。
终于碰到了,我的记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