堇青

堇青

七月 15, 2037

厄尔科斯主线:
本传->远一传->花曾->艾米->苑野->虹湖->异新->风承->静寂->浪潮

返回首页
======边境的她======

樱花之恋塚: 发布日期:20200712

樱花之恋塚 instrument: 发布日期:20210106

suwan ha e ido: 发布日期:20210328

渡: 发布日期:20220126

月白百色: 发布日期:20220406

月白百色 instrument: 发布日期:20220405


堇青


散漫的周末满溢着从天空撒下来的光玉,每周固定的周日,还有每隔四天的休息日都用宁静来回报天空。
今天也是一个海水与雨水都停止了喧嚣的日子,被埋在大海中央的一座公寓正在享受着这份惬意的恬静。
突然,公寓二楼的走廊上响起的吵架声音。
“你怎么天天都这么吵,别人不用休息的吗?”
一个微胖的女人叉着腰正指着一个少年骂来骂去,“正是因为你晚回来,我每晚都被你那洗澡的声音吵醒,自从你搬过来后,我天天都没好觉睡!”
女人骂得很凶,少年只能唯唯是诺地点着头,面对着体型比自己胖很多的女人,少年甚至连反驳与解释的勇气都没有。
“还有,洗澡就算了,最要命的是你三更半夜还把桌子椅子挪来挪去,你真的以为这座公寓是你家吗?”
女人还在无情地指着少年来骂,正当她的手指快要点到少年低下来的头颅时,一位散发着特殊气味的女人从他们身边经过,
这时候,微胖的女人才停下来,扫视了那位女人几秒后,才气恼地对少年说,“你要不像她们那样,死掉算了”
说完,胖女人转身离开了走廊,看到胖女人走后,少年才嘀咕着,“工作回来得晚我也没办法啊,再说你也一样只是这座公寓的住户”
他怒视着胖女人走去的方向,“再说了,让我学她们……”
他记得刚才路过的那位女生散发的气味是病人特有的一种气味,清淡而空白,普通人闻起来会觉得浑身不舒服。
要是少年有能力,说不定早就成为她们了吧……而不是现在面对谁都要卑微地活着,不过……那起码是活着。
突然间,停下来的光玉在海平面上闪耀了几分,天空瞬间被刚才的闪耀吓得比之前还要纯白,
静寂季,理应万物沉眠的季节,为什么不该醒来的人提前醒来,而本应永眠的人却迟迟没有入睡。

“咿呀”地打开了房门,一股浓烈的乳香嗤鼻而来,正对着房门的是一扇久未开过的窗帘,不过天蓝色的窗帘背后,由天空照射进来的白光给房间带来了不少的光亮。
“好久不见了呀”
虽然这里是公寓里面的一间面积不大的单人房间,但是房间的布局却像一个病房,
走到房间的里面,拉开围着病床的布帘,一位快要和蓝白的病床融为一体的女生正尽力地把自己靠起来。
“翡翠”
尽管她说着虚弱的话语,但脸上却充满着喜悦的笑容。
另一旁,站在病床前的女人松了口气,“看来,你精神比我还好啊”
“站着的人不应该比坐都快坐不起来的人精神要好吗?”
终于,病床上的她把火柴般细小的手臂托了起来。
“你这不已经起来了吗?堇青。”

“刚才走廊很吵,具体是什么回事?”
堇青终于坐了起来,而且在拒绝了翡翠无数次的帮助下。
“好像是三楼的一个住户嫌二楼的那位男生太吵,趁男生上班前把他骂了一顿,就这样”
翡翠轻描淡述地说,那个胖女人是不是太神经质了,晚上回来有活动都是很正常的事。
“那个胖女人好像就住我楼上?”
堇青想了想,“该不会嫌我这动都动不了的人太吵了而没地方发泄?”
翡翠却笑了起来,“就你那活动范围能吵到谁?”
“我猜,你唯一的活动就是日间的时候爬到床头打开呼吸机。”
如果这都能吵到她,她就是觉醒了奇奇怪怪的超能力,当然这是不可能。
堇青也欢快地笑了起来,尽管在微亮的房间里,她的笑容十分耀眼。
“话说,你的呼吸机什么时候到期”
翡翠指了指墙上的那个氧气专供孔,若有所思地用手指沿着呼吸罩画了一圈。
“还有7天!”
堇青打起了精神,正想激动地向挚友表达这微妙的时效,但是从她口中说出来的话语却十分清淡,因此,她有点失落地往被窝里缩了下。
“欸?我还有1天耶!”
没想到,翡翠用比自己想象中还要激动的声音说出来她自己的时效。
所有的医疗设备都是靠租用的,当时效过了,医疗设备就会自动停止工作,而且在这个季节,基本不会有人来管这些。
“居然是你比我先一步!”
“当然!”
翡翠在堇青面前用手指比出v字,就像以前那样,翡翠一直都很乐意牵着堇青前进。
“那……要不要我过去帮忙整理一下垃圾桶?”
“我想我应该能下床”
“可惜你完了一步!我刚整理完,顺路来看你的!”
翡翠的笑容依然不减,“倒是你,我才要问要不要帮你整理垃圾桶呢!”
“我……我也能行!”
堇青赌起气来,“就是靠着那轮椅……”
“那轮椅你也一直没换吧”
翡翠的目光望向窗户前摆好的轮椅。
“当然!是某个又烦人又多嘴的人送的东西,我才懒得丢到垃圾桶呢。”
堇青自豪地嘟起嘴。
但翡翠却一脸的坏笑,“但是,垃圾桶可是存放能供给下个用户二次使用东西的地方,你这alia当得不尽责呀。”
于是像小孩子般调皮地戳向堇青腿部。
“啊,等你把我的腿戳好,我就把它放到垃圾桶”
终于,堇青抱起手,傲然地看着翡翠。

翡翠趴在床边,窗口外面照进来的光越来越亮。
“日间到了吗?”
堇青担心地问。
“没有,我晕白而已。”
翡翠揉了揉眼睛,现在的气势可比刚才弱势了许多。
“哼哼,其实我也晕白!”
“不过,在我学会裂空斩之后克服了!”
相反地,堇青的脸色比刚才好了很多。
“欸?那不是上个季节的事?”
翡翠有气无力地笑着,不过,这时堇青的手已经搭在了翡翠的手臂上,
翡翠回应般地握紧了她干涸的掌心。
堇青也紧紧也握着,她不知道自己有没有用上力气,如果握着自己的力气是来自翡翠的话,她觉得会让自己安心很多。
两人就这样相顾无言,似乎有一丝微风想吹动沉重的布帘,但是布帘里面的两人已经不会在意来自天空的光白送来的青绿。
“日间……很难受吧。”
堇青最先开口了。
翡翠点了点头。
“你我都体会过,那种大脑缺氧导致不能操控意识的痛苦”
而且还是经常,经常。
“没呼吸机的话,我们更不可能过得这么久,现在是,静寂季中旬吧?”
“对呀,要是静寂季前夕跟着那场飓风,那就多完美啊。”
突然间,堇青发现自己长长的指甲好像碰到了翡翠的手背,她想松开,但是翡翠握得更紧了。
“现在想起来,真是后悔死了。”
听到后,堇青也一脸释然,“是呀,后悔死了。”
两人脸上都洋溢起不同寻常的幸福感,
“明明,还有几个小时就到日间了”
“说起来,离呼吸机期限越来越近后,我才发现,时间像现在的心跳那样,一蹦一跳地流逝。”
“意识里想像往常一样无视这份心跳,但是现在我的大脑做不到”
她是非常非常重要的。
用最后的一点点时间也要陪伴下去的。
“没关系”
堇青也想起来了,自己不是没有用到力气,而是和翡翠一样,眼前只剩下剧烈的让自己差点承受不住的心跳这一东西了。
“我会一直等你。”
明明知道自己做任何事情都不可能比翡翠快上一步。
窗户的光面扫视了房间里每一个角落,充满温柔与温暖的光玉重新出现在被皙白光顾过的房间。

翡翠快活地站了起来。
“我得先把钥匙插在房门上”
她欢快地跳出房门,往房间里面望了望。
“真的不需要我帮忙整理吗?”
她再次向她的挚友询问,
堇青摇了摇头,“不用了,帮我把钥匙插在房门上就可以了。”
她咬了咬笑容,仔细地检查了房门后,向着房门里面大大地挥了挥手,
“来世见!我的挚友!”
堇青也用尽全力地向门口喊到
“来世见!”
她已经不能确认她挚爱的人时候听到了这句话,说完后,眼前只剩下一片光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