瑞雪

瑞雪

七月 15, 2037

厄尔科斯主线:
本传->远一传->花曾->艾米->苑野->虹湖->异新->风承->静寂->浪潮

返回首页
======森林的魔法======

茶话会: 发布日期:20200713

茶话会 instrumen: 发布日期:20220130

失物终点站: 发布日期:20210726

little flowers: 发布日期:20190415

little flowers instrument: 发布日期:20220127

森の唄芽吹き: 发布日期:20220204

森の唄芽吹き instrument: 发布日期:20220204


瑞雪


洁白的房间里放着一个高到天花板的大书架,里面自然放着很多很多的书,像是给予关在这里的小主人观看外面世界的窗口。
书架旁边的走廊就是洗手间和阳台,当然露天的部分被一层层特殊的玻璃封死了,有时候想伸手出去碰一下雨线都做不到。
房间唯一的出入口就是书架对面的一道很厚很重的金属门。
到了饭点的时候,金属门会自动打开,看书看累了的房间小主人抬着头呆呆地望着琳琅的书架。
“该吃饭了”
金属门外走进来一位十分壮健的男人,他穿着一整套防护服,还带着一个比自己的头部大好几倍的金属头盔。
他用餐盘碰了碰她柔软的手背,同时在她眼前用手晃了几下,
她还是没有反应。
“口水…流出来了哟”
“啊…”
不知道是她反应迟钝还是她突然想起什么,她顿时间回过神来,发现刚才手上拿着的书变成了一个很重的餐盘。
“今天还是番茄欸…”
她拿起勺子抱怨。
在确认了金属门是紧闭状态后,男人如释负重地脱下那笨重的头盔还有防护服。
“挑食可对身体不好哟~”
他在门的那边收拾着乱七八糟的防护服,如果不是这里的“特殊规定”他根本不想穿着这么麻烦的衣服进来,还有那笨重的头盔。
“可是…这个星期都是番茄…吃得我有点想吐”
她皱起眉头,细致的短发不经意地垂到她雪白的脸颊。
他凑了过来,坐在她的旁边,
“怎样,需要我喂你吗?”
他留意到她的发梢扫过她的嘴角,他想把她的头发撩起来,
但是…
“啊…”
她的反应比刚才快了很多,不知道是不是走异性靠近自己的缘故。
“你不能碰我…”
她低头想了下,“但是雷奈斯的话…也不行!雷奈斯会死的!”
她着急地看着眼前这位名叫雷奈斯的男人,他摆摆手,一脸无奈地后退几分,
他眼前的这位少女是他拼命也想保护的“王牌”,她拥有特殊的能力,只要她直接接触到别人,别人就会被她不可控的能力所控制直至死亡。
把她关在这里,而且还要走全套装备才能跟他接触是这里的院长下的命令,不然的话,看护人就会白白死亡。
“但是,但是,雷奈斯的话,也不是不可以…”
她好像意识到自己是否说错了话,慌张地改口,
“雷奈斯的话,我也会陪着雷奈斯一起去死的。”
她似乎着急过头了,一颗眼泪不经意地从她脸庞划过,
但是雷奈斯并没有再靠近她,泪水随着短暂的沉寂落入床褥,化为雪白。
“傻子,吃饱了没?”
他像位老父亲地对她笑着。
他站起身,观察着大书架里的书,有人文地理,也有推断历史,有诗歌文集,也有语言资料…
这些都是他带过来的书,
“我猜,你刚才在看的是不是一本叫《伊甸园少女》的书”
她连忙拿起餐盘扒了两口,一边努力地把口里的饭菜咀嚼完,一边努力地点着头,
但是,还没等到把话说出来,她就被噎住了,痛苦地咳嗽了几下。
他把一瓶刚拧开瓶盖过的矿泉水睇到她的面前,
“慢慢来…”
她接过后喝了两口,似乎逐渐平静下来。
在当下餐盘和矿泉水后,她wasuwasu(很想表达一个故事)地说了起来,
“那本书写的不错,明明伊甸园上有那么多东西…”
“为什么最后写的是绝望的地方呢”
“可能对于你来说,乐园还是乐园,可是对于我们普通人来说,人生不只只有无忧无虑的”
“但是里面也有喜怒哀乐之星,还有善与恶之星啊,绝望痛苦也有,但是快乐幸福也在的,伊甸园明明是个寻常可见的地方,为什么只有绝望…”
“那…你对现实世界这么看呢?”
“我不知道…”
“伊甸园是,快乐来了就快乐,痛苦来了就痛苦,而我们人类总是想着,快乐来了就想着担忧,痛苦来了就想着解脱,”
“我不懂欸,伊甸园不是很正常吗?如果我是莉莉我也不会让玛丽离开伊甸园”
“对于你来说,那就是这样吧~”
雷奈斯再次露出老父亲的微笑,同时从身后拿出一本书,
“这是?”
“与那本《伊甸园少女》有着异曲同工之妙的《天国花园》,不过这本书讲的是缅怀过去的故事”
她拿过书本,迫不及待地翻着,突然间,一张卡片从中掉了出来,
“咦?”
卡片上列着许多她不认识的名字,
“从上面选一个喜欢的名字吧~”
她认真地读着上面印着的每一个名字,最后把目光锁定在中间,
“瑞雪!我喜欢这个名字!我就叫瑞雪!”
雷奈斯露出一副遗憾的表情,“很遗憾,这个名字不行,重新选一个吧”
“不嘛,我就喜欢瑞雪!我就要叫瑞雪!”
“可是,你的名字不叫瑞雪”
“唔~”
她再三哀求,无论如何,雷奈斯都否认这个名字,
正当她垂头丧气地重新选一个名字的时候,雷奈斯把卡片抽走了,
“怎么样,卡片上的名字都记住了吗?”
她点了点头,想再确认一下名单的时候,雷奈斯拿出打火机,把卡片烧了,
“今天的表现还不错哟,我是时候该回去了”
她剩下一脸不舍的样子,苦苦地看着他。
他捡起地上的防护服重新穿上,
“不要告诉别人,我有来过哟”
她机械般地点着头,突然想说什么,下一秒她又不知道了。
“还有,尽可能地把我忘了吧……”
突然,她又想到了什么,“啊…”
“明天…还是番茄吗?”
穿上防护服的他终于可以抚摸她的头发,
“明天会准备你最喜欢的奶油蛋糕”
她满足地笑了。

这是家特殊的精神病院,每个病人都有一个独立的房间,而且每个房间的阳台和房门都有着严厉的把控。
然而就在走廊中间的一间房间,房门厚得是其他房门的好几倍,听说房门的理念,还有一道十分厚重的金属门。
看护者们普遍认为,里面住着的是一位十分难缠的病人,而且院长泽雷利卡还规定必须穿上特制的防护服还有特制的金属头盔才能进里面。
每当看护者们经过这里时都快步走过,如果是里面关着的是能力者的话,这点防御根本拦不住。
这天,院子一如既往的安静,不知道是不是房间的隔音效果太好,走廊上连红外线杆滴滴答答的声音都能听得很清楚。
办公室里面院长正在寻找着昨天刚打印好的病人名单,其他的办公人员也在忙着整理病院的物质资料。
突然间,一行穿着军装的人大声赫赫地闯入办公室,他们人手上都托着一把冲锋枪,十分野蛮而迅速地把办公区围了起来,
“你们谁是院长!”
办公人员都吓得抱着头蹲下,院长战战兢兢地举着双手,
“我…我是…”
“你不是!”
但是军队领头人很快否定了他,“我要找这里的院长,范雷奈斯!”
院长无奈地快要哭了,“我…我就是这里的院长啊,这里…没有叫范雷奈斯的员工”
他十分慌张,无尽的汗水不断地从额头冒出,一点也不像在说假话,
军队中有位表现得十分冷静的人凑到领头人的耳边,“看来我们来晚了,这里先一步被控制了,我们还是以任务目标为主”
领头人看了看蹲下的员工,每个都十分慌张,“我们要这里的病人名单,拿出来!”
“名单还在我电脑上…”
院长紧张得说话都说不出来了,因为他并没有说,昨天刚打印好的名单弄丢了。
好在,领头人看都没看他一眼,直接走到他位置上操作起了电脑,
同时,冷静的人从怀里拿出一个像电脑终端的平板核对着文档,“看来是这里了,还在的能力者一个不少”
领头人转过身来,拎起院长,“病房的钥匙在哪!”
院长已经闭起眼睛了,他用最大的力气指了指门口旁挂着的钥匙串后,领头人重重地把他摔到地上。
拿到钥匙后的领头人带着托着枪的军队风驰电掣地离开了办公室,
之后,办公人员才急忙地扶起院长。
“看来,他们是政府军的人,还来的这天还是来了,我们赶紧走吧”
一位文员在劝院长离开这里,“但是,她们…”
是啊,这里的她们都是精神病患,尽管她们有的是能力者,有的是普通人,
“世界已经是她们这些人的世界了,我们很快就退出历史舞台,如果还有想完成的事的话,就走吧”
文员不但对院长这样说,对其他同事也进行了劝解,于是,不少人还收拾的收拾,直接离开的直接离开,
“至少,院长你还需要完成雷奈斯交给你的任务”
院长揉了揉脑袋,“你说的对,那我们今天就在这里解散吧,有缘再见”
说完,院长也头也不回地离开了办公室。

翼一直很反感军队,如果不是薪酬过得去,还有上面的处分没下来,他早就离开了这臭名远扬的政府军。
说是政府军,其实是一个市级政府临时雇佣而逐渐起来的军队,临时雇佣的甚至包括领队,其实这支政府军的核心人员就藏在几个普通的士兵中。
“这扇门十分特别,应该就是这里了”
拿着平板带着他的就是其中一位,银顷,他十分冷静,任何事情都不会为之所动,据说他就是整个市级政府的核心信息员。
翼拿出钥匙,意外的发现门打开得特别顺利,“哇,里面还有一扇门”,但是里面厚重的金属门也是,钥匙一插进去一转动,门就能打开了。
“啧,果然逃了吗?”
房间里面空无一人,但是一个与众不同的大书架十分吸引他,
“很多书,这里的人很喜欢读书吗?”
“不关事,我们的任务是找到住在这里的人就行了,其他事,其他人也不用管了,把其他人也集合到这里吧”
翼点点头,说到底,领队的还像是银顷,就像刚才院长泽雷利卡一样,管理这所精神病院的肯定不是他。
“报告,办公室的人,全跑了!”
一位士兵匆匆忙忙地向翼回报,回应的是银顷,“随他吧,把其他房间的病人都集中在大堂!”
“是!”
士兵响亮地回答,他应该是新来的吧…
“那我们去找迪卡,他是这方面的专家”
那是政府军另外一位核心人员,也是这个国度的心控军,
银顷聚精会神地看着书架上的数目,啊…果然做事的只有自己了,翼转头走向门外。
心灵控制军团是近年来热门的一个军团,他们的目的是通过监测一个区域内的所有被释放出来的精神还有意志来定位一个犯人的具体空间位置。
当然,他们也能逆向修改或控制他人的精神和意志,但是在心灵控制领域之上还有第八使徒的存在,她是不允许这样做的。
果然,带着一个比自己头颅还要大的特制金属头盔的军人向翼有来,“怎么了?找到了吗?”
他就是迪卡,那个头盔就是检测空间内精神意志的仪器,虽然现在已经不用了,但是这个仪器却是市面上即安全又省钱的。
“她逃走了啊……”
“不,她还在院内!”
“无论是精神探测还是阻击组的报告,她都没有离开这个病院”
“我们去对面看看”
他指了指两道厚重金属门房间的对面,一间非常朴素地挂着链锁的房间,
翼无奈地摇摇头,他只能听从这些核心人员安排,
“啊,你来了”
房门内是一位亭亭玉立的女生,
她好像在一直等着某个人的到来,但好像无论是谁,她都十分开心,
“这边坐吧~”
她热情地站起来,向桌子那边捣鼓起来,
“嗯?你说瑞雪?”
“其实我不知道她的名字,我也是猜的,”
她转过头来陪着笑,似乎把自己当成一个服务员般,
“雷奈斯啊,当然认识!他在我们院里可是很有名的!”
“他温柔又善良,无论什么事都能帮我们完成!”
她望着空无一物的天花板遐想着,当然,这跟翼还有迪卡印象中的雷奈斯完全不一样,
他是一个凶险狡诈,手段狠毒的危险人物,他已被政府军暗中通缉多年了,但是最近又遇到一些政治因素,高层决定不再管他,
“怎么样,能检测到什么”
他望着迪卡,迪卡迟迟地摇摇头,“都是些没用的信息,虽然是住在对面,其实大家见都没见过”
翼叹了口气,那是当然啊,
不然她的房间为什么装着两道厚重的金属门,或许门的用处就是为了防止别人干扰她,
女生拿着两个空茶杯递到他们面前,
“让你们久等了,茶泡好了”
翼想回绝他,但是迪卡转身就离开了房间,
翼只好也跟着一声不吭地离开。
“不过,她进病院前可能与瑞雪接触过,我从她的记忆中看到,有几个女孩好像也是这里的病患,”
那就到大家集合的那里吧,其他士兵已经把其他病人都集中在走廊的一角了,
因为有些人大喊大叫到处乱动,士兵们花了九牛二虎之力才把她们绑起来,
“院里所有病患都在这里了”
士兵向翼报告着,迪卡正在认真地检测她们每个人的精神意志,还有记忆。
不一会,银顷也向这边走来,除了刚才热情招待翼和迪卡的女生外,他身后还跟着两位女孩,
“找到了,迪卡看看这两个吧”
迪卡看着她们,她们是那位热情的女生记忆中的朋友,看起来自己的推测没错了,她们其中一个就是瑞雪,
“你们谁是瑞雪?”
翼用最简单的语句向她们询问,
热情的女生随即答道,“我就是瑞雪”
正当翼想骂她是,银顷却在一边应和,“是是是,你说瑞雪,等下你要跟我们走”
他身后的两位女生,一个低着头,一个抬着头望着热情的姐姐,“我…我也想是瑞雪…”
这时,迪卡指着抬起头的那位少女,“是她了,只有她和雷奈斯接触过”
银顷点点头,“那就把她带走”
迪卡干练地抓起她的手,一股不能言状的电流突然通向迪卡的脑袋,但是他带着的头盔帮他挡下了,“啊,看来是她了”
翼马上组织大家收队,那位热情的女生也想跟来,但是银顷在她面前说了句“守备队在等你”后,她失声痛哭起来,
“怎么回事?”
翼一脸不惑,
“她是天皇守备队的能力者,不过与我们无关”
银顷草草地回答,翼再次望向病院里,说不定大家都是能力者,但是也说不定都是普通人,
一股十分诡异的感觉在翼的心中蔓延。

在车厢里,只有迪卡和瑞雪坐在一起,
只要被瑞雪碰到,所有的思维就会陷入混沌,这是迪卡没有告诉同行的瑞雪的能力,
接触她,除了带上这个头盔还有一套专门防御精神攻击的防护服,
“不过被控制了,就被控制吧”
迪卡抬起头靠在椅子上,车厢内还是颠簸,
瑞雪似乎累的睡着了,她软绵绵地趴在迪卡的大腿上睡觉。
迪卡想,要是自己也有个可爱的妹妹就好了,
像她那样,无忧无虑,满怀洁净,
诞生于社会是工具,诞生于花野是生命,
他也缓缓地闭起眼睛。
隐隐约约,他听到瑞雪轻轻地说了句,“姐姐…”
是刚才那位守备队的能力者吗?
不过根据迪卡了解,瑞雪还有一位亲生的姐姐,无论在谁面前,瑞雪都百般受宠。
不像自己,迪卡自己也有位亲姐,但是她整天针对着自己这个弟弟,无论是吃的东西还是父母买回来的书,姐姐都要比自己抢先,
几年前的某一天,自己赌气跟她说要去当兵,于是当晚,姐姐在房间里哭了一晚,
至今,迪卡对姐姐的模样只有离开家的时候,她的哭脸。
突然间,迪卡觉得浑身轻松多了,如果是以前的年代,如果是别的世界,娇小的瑞雪肯定会让人治愈。
对!瑞雪!
迪卡猛地睁眼!
瑞雪已经取下了他的头盔,双手正贴着自己两边的太阳穴,
“啊,生命果然是这样吧”
迪卡痛苦地大叫起来,前排的司机听到后马上停下车来,
但是这时候瑞雪已经撬开车厢门逃走了,等司机来到现场的时候只看到,双手紧捏着脖子一脸痛苦而口吐白沫的迪卡。
司机马上联系翼,但是对讲机那头传来的是冷静的声音,“没事,目标已经达成了,缅怀下迪卡就继续回府吧”
司机望着晦暗的车厢里面,里面整齐得就像瑞雪没有来过。

不知前行的少女漫无目的地走着,她的能力进一步失控了,
只要她经过的地方,人们都会痛苦地自杀,她就像瘟疫之神,悄无声息地抹杀着许多生命。
“雷奈斯,你在哪里…”
她虚弱地向虚空询问,她想天空应该会跟自己的心里一样晦暗,但是回答她的却是耀眼得让人难以忍受的光白。
为什么…
天空不再是天空的样子,只有脑中的混沌一直没有变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