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井

白井

十一月 16, 2037

============================================

蔚蓝的天空连着一片不算宽广的大地。
耀眼的天幕像是在洒落着许多细微的光斑,轻盈地从浅蓝的天色落到深蓝的河边。
可惜的是唯一连着天空的河道周边被深邃的森林包围,森林的上方似乎还搭建着一座巨大的城堡。
地面上没有天幕的光亮,反而被树木脚跟的褐色填满了本应留给人类栖息的空地。
像井一样,连着河滩,松软的土地不能算是古老,只能说像昔日一样的感觉。
提起笨重的水桶来到这条要看快要干涸的河边,卢多并没有抱怨自己千辛万苦地来到森林南部,只能看到这条快变成黑色的河流。
为了遵守约定,卢多还是把水桶放进一片漆黑的河道中。幸好的是,打上来的水还是像以前那样,清澈通明。
只是逐渐变得晦暗的河流,让人不得不想疏远这里,“下次再也不来这里啦”这样的话,无论是卢多还是她等下要回去地方住着的人们,都会这样说。

“大家都还在呢”
看向森林的深处,卢多加快了脚步。
似乎从很久以前就开始,只有卢多一个人前往这条森林里唯一的河流打水。
可能是森林里不缺水分,或者森林的上方也能供给大家充足的水分。
但是卢多还是想像以前那样,在河边鲜绿的草坪上嬉戏,渴了可以直接畅饮绵绵的溪水,累了可以直接躺在草坪上,看着天空之间轮回的一天又一天。

也不是说自从人类在森林上方盖了一座广阔到可以接壤太阳的城市后,森林才变成这样。
而是本来住在森林人们,愿意接受人类的馈赠都前往了城市。
带走了对高处的向往,在本来隐匿在森林中的房屋上一层又一层地垒起来。
瞬间,森林被高楼林立遮盖,深绿的树顶上是高楼与高楼之间修建的水泥道路。
像金字塔城堡一样,森林变成了金字塔城堡昏暗的下层,而上层的是被阳光滋润得光鲜亮丽的高楼。
所以人们都想往森林的上层高楼跑,留在底层居住的人们变得越来越少,像卢多那样,找不到前往高处道路的人,不愿意前往高处的人,余生只能待在这片晦暗深邃的焦土。

“我把水打到啦~”
卢多提着水桶高兴地走进了底层的一间屋子,大概这也是卢多在底层中辨认得最清晰的房屋。
没有其他焦黑的苔藓和杂草,绿白色的墙壁还有些许阳光的照耀。
屋子里面,卢多认得清棕色的桌子,暗红的布匹还有像黎明前夕来袭的浪潮一般深紫色的石阶。
“我把水放大厅里,愿森林永世长存”
卢多没有等待屋主的回应,吃力地把水桶抬起来放到石阶上。像树枝一样纤细的胳膊仿佛被强风刮过。
“啪”的一声,卢多的胳膊似乎被折断了,水桶也随即“咚”地砸到石阶上。
“呼……”面对着房屋深处吹来的阴凉,卢多深深地吸了口气,接着扭了扭手腕便若无其事地离开了这里。

森林底层的人已经少到什么程度呢?
除了刚才绿白色的房屋外,大街上全是焦黑的植物爬满墙壁的屋子,已经不能在幽绿中辨认出哪里是窗户哪里是门口。
只有那些没有被植物覆盖的,纯粹被土壤或者是尘埃染成黑色的房子,偶尔会有人从里面走出来,吸收了一下阳光后又缩回去。
“啊……是卢多,好久不见”
从漆黑中走出来的是比卢多年纪大许多的女性,留着长发的她唯一与晦暗格格不入的是她雪白的肌肤。

“abesia!”
以前,活蹦乱跳的卢多在大街上认识了很多人。没有现在的冷清,没有现在的幽暗。
“好久不见,姐姐不去上层吗?”
洋溢着绿叶的清风,经常在这片森林中聚在一起唱歌玩耍。
“那个……我也要留在这里”
abesia扶了扶快要嵌入漆黑的长发,在以前,森林的顶上还没有架起高楼的时候,abesia可是卢多憧憬的姐姐。
暖和的阳光常驻她的脸庞,还有可爱的双胞胎树木姐妹一起揶揄喜欢四处跑的卢多。
但是现在,病殃殃的她正抬头渴望着透过高楼照到森林的零星阳光。

“姐姐肚子饿吗?需要吃点果实吗?”
她看了看背后深邃的房子摇了摇头。
“不需要了,把果实送给树木姐妹吧,听说树木妹妹失明了。”
捏着眼眶,皱着眉头,就连话语也要埋没在变得越来越空阔的森林里。
在灰粒一样的黑暗中,卢多点了点头。
明明自己拥有可以让森林中的树木快速结出果实的能力,不久之前还在森林里到处给别人送果实。
但是城市的人们有更好的食物,森林的人们只隐匿在黑暗。
“那,我去看看树木妹妹吧~大家都好久不见了呢”
不过卢多还是不放弃,他也很想一直留在在森林中。
abesia对卢多笑了笑,似乎有一丝白发顺着她的笑容落到了地上。

人们都向往着高处,摆脱黏腻的黑暗脱身于干净的阳光,而从森林到达高楼的唯一办法就是学习,然后到上层工作。
除了自愿留在森林中人们,大家都为了前往高楼生活来装修自己的屋子,希望有一天会真正住到高楼上面。
在黑暗织成的森林里宛如星幕间闪烁的细碎白色就是那些想着有一天能去到高楼中生活的人们。
尽管把屋子的墙壁粉刷得雪白雪白,与四周漫入黑暗的屋子格格不入,
如果屋子里的人不能通过考试去到高楼,把现在住的屋子打扮得焕然一新也无济于事。
树木姐妹住的大树对面就是一家想去高楼生活的人们,他们把房子高高抬起,把房间和大厅都建在上层高楼的下面。
“放弃了地面仅剩的阳光而躲到高楼底部的荫蔽。”
留在森林的一些人们都会看不起他们。

还在高楼底下沐浴着仅剩阳光的大树是不少留在森林人们的居所。
以前经常和卢多一起玩的树木姐妹就住在现在被压在高楼底下的大树中。
阴凉的树根和树壁形成的屋子,卢多已经数不清来过多少次这里了。
门口前放着一个垃圾桶,奇怪的是垃圾桶里放满了日用品,还能用的杯子、餐具、树木姐妹穿过的鞋子……
这些看起来都还算崭新的东西。
“你要找树木姐妹吗?”
住在对面那家,贴着高楼底下的那家人探出头来,他高高在上地看着卢多。
“是的,最近有见过她们吗?”
卢多不得不抬起头,做出探望的手势,企图在荫蔽中看出他的轮廓。
他慢慢走出阳台,双手趴在挂满赤红鲜花的栏杆上。
“已经有三天没见过她们了,三天前她们把家具摆出来后就没见过她们出来了。”
不过他看着卢多还是有点沾沾自喜,“卢多啊卢多,你还没准备去高楼吗?”
“我可不像你考了几年都考不进去!”
在准备踏入树屋的时候,卢多不忘回话。
“卢多啊卢多,快给我果实。”
他继续嘲笑着卢多,没有高楼的时候,他就经常戏弄卢多。
卢多一脸不满地退出台阶,虽然自己经常送人们果实,但还没到义务的部分。
像他那样一直困在荫蔽中学习的人们,没有食物来源,靠的就是卢多这种傻乎乎的人帮忙从枯木中结出果实。

卢多拿起他递过来的树枝,娴熟地握在手心,树枝的尖端渐渐开出花苞。
“好慢啊,卢多”
“吵死了。”
卢多嘟囔着,如果有树木姐妹在就好了。
树木姐妹能够让植物疯狂生长,如果是她们拿起这棵树枝,不一会就能为森林添加一片葳蕤。
在加上卢多的能力,大家就能缔造一片果园。
卢多经常这样遐想,可惜的是,他们在一起玩的时候从没使用过能力。
沉甸甸的果实突然冒出花苞,他眼疾手快地把它摘下。
“谢谢啦,卢多”
卢多一脸不满地看着他,无数想骂他的话已经在心里写好了。
但是在树木姐妹前面,卢多选择不再理他。
在望一眼垃圾桶,似乎里面还放着不久前卢多送给树木姐妹的玩偶娃娃。

其实在这片森林中,垃圾桶并不是放生活垃圾的,一般没什么大事的家庭门前的垃圾桶都是空的。
只有这个家将要搬走,或者屋子里的人预计到自己将要死亡,就会把这个家能用的家具还有这个家的钥匙都放到垃圾桶里,方便下个想住在这屋子的人入住。
这是个不成文的习俗,也是因为留在森林里人越来越少。
大概高楼里的人们生活都是美好的吧。
卢多一直这么想。
熟悉的树屋里盘着由水泥抹平的石阶,踏上它后冰凉便传到脚心,这也是卢多在屋子里不穿鞋的原因。
平整的台阶真的比鞋子舒服多了。
这是住在森林的好处之一吧。
卢多轻声地叫了下树木姐妹的名字。
但耳边只有沙沙的树枝摇曳声还有卢多踏在石阶上的脚步声。
在石阶的最后,卢多打开一个矮小的房门,一对娇小的姐妹正躺在土壤般的床上。

“别来无恙”
姐姐侧身护着妹妹,努力地睁着眼皮,就像阔叶把树茎掰弯也要护住树根。
妹妹平躺着,细细的眉毛一直皱着,微张的小嘴只有卢多走上前去才能感到她小小的气息。
“来点果实吗?abesia姐姐叫我代她向你们问好呢”
卢多小心翼翼地拿出早就用能力长出来的果实。
不过两人已经没有进食的力气了,甚至能否从床上起来也是个问题。
“起初,妹妹只是眼睛看不见。”
之后姐妹们就不再为植物们催化生长了,
“一瞬前还在为森林绽放小花的她突然间一边说着,好累呀,一边扯着我的衣角”
像以往那样睡一觉就没事了吧,但是关上眼皮后身体越来越沉。
“现在我才拥有这种感觉是不是有点晚呢”
像遵循轮回苍理地溶入土壤。
卢多放下果实,捏着手指放在额头上,螺旋而上的绿树披着连成丝线的似峭花,穿过钢筋混凝土向着干涸的阳光。
“lolona……”
卢多祈祷着,是不是树木姐妹闭上眼睛了?
已经没人知道这个问题了,只有卢多闭着眼睛遐想,不久之后的未来。
那也是他一直梦到的景象,绿树变成崛地而起的山峰,继续闯进云层风壁,最终到达了星海彼岸成为路过的异界人一个栖息地。
高处的尽头还是蓝天,只不过土地已经变成一片雾霭。

-*-*-*-*-*-*-*-*-*-*-*-*-*-*-*-*-*-*-

“大泷君?”
走过来的黛拍了拍愣住的大泷大井。
“呐,姐姐,我们这次的任务是什么?或者叫‘使命’?”
大泷大井稍微抬头,但视线还盯着脚下的焦土。
“我们被叫做‘规则’,只要看到这个世界违背我们本身,我们就出手干涉。”
但是更多时候都只能记录世界与“规则”的冲突。
“那‘规则’又是什么呢?我们又能为这个世界中做什么?”
大泷大井终于抬起头来看着黛姐,有点着急地跺了下脚。
“‘规则’就是我们本身,我们的肉体,在这里我们不能做什么,只能观赏花开花落。”
她还想继续询问,但嘴巴僵在半空,
还有为什么我们只能看,还有为什么这次跟上次拯救别人不一样,还有……
“要是我的名字跟姐姐们也是一个字好了”
最后垂下头,只能嘟囔出这句话。
黛稍微想了下,
“那就……⿰白井?”
大泷大井听到后,平视着黛姐,露出跟她一样的眼神。
使人宁静的名字,
白井……

一个单马尾的女生向她们走来,在她背后还跟着两个人。
“接到任务啦~这次帮忙找人~”
她走向一脸安详的两人,
“霞姐!”
白井越过黛打招呼,她们三人是一个团体。
厄尔科斯异界冒险团,以前的确是凭着人数和冒险精神到各个世界探险的团体。
“好嘞,我们难得我们海树团这么人齐一起去执行任务~”
冒险团传承到她们三人,从厄尔科斯出发前往异界探险的目的发生了本质的改变。
“任务只不过是霞的口头禅,白井不要把她的话太当真”
“黛姐!”
“现在我们算‘三代同堂’?”
一代目黛,二代目霞,三代目白井。
“别的冒险团可没有那么人齐~听说千灵堂也有个冒险团了。”
黛摆摆手,她一直游荡在异界基本没有回厄尔科斯,
海树团本来就是在厄尔科斯里建立的,但团本部都分散在异界各处,
这就是她们被称为“规则外的规则”的原因之一,不受任何世界规则约束的规则。

“咳咳”
黛清了清嗓子,霞身后还站着一个女人,
“说回正事,她想拜托我们帮忙找回她失踪一天的女儿。”
“你们好,我叫梭雾,是nelu(霞的异界朋友)的朋友”
昨天她女儿到一家连接下层的屋子里玩,一天了都还没回家,她很担心自己的女儿跑到下层去了。
“请你们帮帮我,各位超能力者大人”
她抱着手差点想下跪恳求她们,
“如果她真的去了下层我就死心了,平常我没少叮嘱不能跑去下层”
“下层是……”
森林。
一开始白井惦念的地方,人们都会居住在上层的高楼中,只有这里才适合人们生活,
而下层森林,只剩下无法想象的黝黑,就算是小孩再怎么调皮也不愿意靠近的地方。

连接上层和下层的是一些很老旧的房子,这些房子曾被改造成工厂,又被废弃成垃圾站,
梭雾的女儿则是在一座被改造成冰库的老房子里失踪的。
白井在一间房间里,窄小得只能放下一张床和一个柜子的空间,但是这间房间有两扇门,北边的门就是通往密不透风的冰库,东边的门则是房子塌方而形成的废墟。
“呜哇~”
霞抱着头从废墟那边冲进来,
“又开始坍塌了”
但是很不巧,“冰库开始运作了……”
也就是很可能她们被困在这个房间里。
“找到了吗?”
白井还是有点担心。
霞摇了摇头,“梭雾只是想被别人确定她女儿在这个房子里失踪。”
她们三人其实可以通过超能力直接把她女儿带到她面前,但是她们只是规则。
“把话语传达到就行了~”
这样,她们三人就帮助了这个世界。
“等下去nelu那里喝下茶吧~她在最顶层”

最顶层像孤立的山峰,只有几栋楼摆成“凹”字形,在沐浴着全部阳光的同时也拥有凉爽的荫蔽。
“难得你们海树来到这里,要不要建立基地?土地啊,人力资源啊,都可以随便拿的。”
但是最顶层没有护栏,走出楼群两步就能看到深邃的山体和浓雾。
“不啦,我们都是要走啦,要是真想念我们的话,欢迎来厄尔科斯啊”
啊……两边都是空荡荡的地方。
白井从楼群外的小沙地跳起来,双脚下一秒插入不深的沙堆。
天空的上边还是天空,无论爬多高,太阳永远在头顶……
白井望了望聊的正欢的霞和nelu,尝试地踏上半空,向更高的地方飞去……


おしまい

was wrlia alia endi saia lati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