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ese

hese

十二月 05, 2037

返回首页
======foiu hira hira======

wanNi:

lsp tia instrument:



她认真地把柜子里面擦了又擦,仔细地确认没有一丝灰尘在里面,然后小心翼翼地撕下一张作文纸工工整整地铺在柜子里面。
她升上高中后第一次住宿舍,也不知道该注意什么,不该注意什么,她只想着每一件事都要做的细心一点,高中住宿的生活才会丰富。
她打开背包,把日用品一件一件放到柜子里面,最后,她把一套崭新的学校制服放进去后,满意地点点头。
“咦?你怎么带了一套衣服?”
站在她旁边的同学发问。
她的同学和她不同,她带的东西比她更多,衣服也是成堆成堆的,当然,她是叫她的哥哥走到宿舍里面帮她整理收拾的。
“怎么了?”
她不知道自己做的有什么疑惑。
“一般女生都是五套衣服带来住宿的,至少也要三套,你怎么就只有一套衣服?”
她顿时慌了神。
“住学校,不就……只能穿学校制服吗?”
“当然不是!”
同学立即反驳。
“女生必要带到学校的校服、便服还有睡衣,之外还有自己喜欢的衣服和穿起来让自己舒适的衣服。”
“你只带了一套,该不会平常就只穿校服吧……”
这时候,正在整理着自己行李的同学都七嘴八舌地讨论起来。
怎么还有人只带了一套衣服?
怎么还有人认为在学校就要穿校服?
怎么还有人平常也穿校服?
她慌张起来,不知不觉,站在身旁的同学已经走到宿舍中间,和只有她一人站在门口的柜子前面形成鲜明的对比。
她果然做错了什么吗?
她让同学不开心了吗?
她焦虑起来。
但是同学们的讨论还在继续。
“我还带了蕾丝裙过来呢,”
“我的便服和其他衣服都穿起来干爽,比校服好多了。”
“校服很丑耶,怎么会有人喜欢穿。”
刹时间,她捂住耳朵,很想大声喊道“不要再说啦。”
但是她什么都做不到,任由同学们讨论。
不知不觉,她失去了意识,声音连同同学们的身影都渐渐消失。

她犯病了,
她在无人问津的校道中间蹲下,
痛苦的记忆逐渐涌上心头,
她至今都不明白为什么因为自己只有一套衣服而被同学们排挤,
就像来痛经一样,她难受地把自己抱成一团。
混乱的情绪带着不愉快的记忆不断地在脑海中萦绕,她更加痛苦地抓住自己,就怕自己被这些不受控制的思绪带走。
“为什么会变成这样”
没人能够回答她的问题。
就是因为开学被同学看不起后,她至今只有一个人,
无论是吃饭还是去上课,都是一个人独来独往,与三五成群的同学们格格不入。
要是……
要是人生能重来就好了。
那样,她就能带五套衣服来学校,向同学们炫耀,这套是自己喜欢的衣服,这套是自己舍不得穿的衣服,这套是平常穿着活动的衣服……
她摊开手,仔细地望着左手手腕上那无数道的刀疤,
在往上面添一刀也无妨吧,
她这么想着。
突然间,有位男生走过来,
“手腕……和我一样呢。”
他没有带着同情,不温不火地向她搭话,
“你看,我是水果刀割的,所以刀疤都很浅。”
“但是,活下来才会有好事发生,不是吗!”
她觉得自己蹲下而男生弯着腰说话有点失礼,所以摇摇晃晃地站了起来,
“我不想死,但是我还有一个秘密基地想要去,你能陪我一起吗?”
她向男生发出邀请,正期待他回复的时候,男生爽快地点了点头。
“接下来要去哪?”
“是地铁站!”
“我们学校里有地铁站吗?”
“当然要翻墙出去,反正着学校外面都是树林,翻墙出去不会别发现的!”
“难道你是惯手?”
“是啊,我一个人难受的时候就经常翻墙出去前往这个秘密基地。”
她望了望男生,男生有点犹豫的样子,但是最后还是舒爽地点点头,
“来吧,我是第一次翻墙出去,你可要带路哦。”
于是,二人走到树林边的栅栏,吃惊的是,树林这边的围墙不是用水泥墙,而是一栅栅铁栅栏,根本不用什么功夫,只要爬上铁栅顶端,然后往后一翻,就翻出去了。
“这片树林很容易走的。”
树林完全没有被人开发过,男生每走一步都他踩在叠了许多层的枯树叶上面,脚底下无时不刻发出吱喳的木枝和碎叶的破碎声。
男生跟着后面有点想拉着她的衣角前进了,因为枯树叶实在太厚了,每踩一步都要确定自己有没有踩到异物。
还好,不一会,她往上一跳,拉着男生一起来到公路边。

“我找到一个酒会,就在过了地铁总站不要下车,等列车停下后,再强行打开门,会遇到一个不可思议的酒会”
她开心地向男生说道,一边拨开垂在路边的树枝。
“酒会里面什么都有,非常热闹。”
就像绿野仙踪那样,有引路的兔子,在一旁打盹的狮子,穿着一身绅士服拿着酒杯的拉米亚多,负责管理记忆的波洛。
“我经常把记忆放在酒会里面,那里不但温馨而且还温暖!”
简直是和现实完全不一样的世界,和现实完全相反的一个世界。
“你经常一个人去吗?”
男生问道。
“全校只有我知道有这个酒会,你是第二个知道这个酒会的人哟。”
“为什么你会带我去?”
“因为,我觉得你是我朋友。”她放慢脚步想了想。
从来没有朋友这一印象的她望了望旁边的男生后偷偷地笑了。
他们走了不久,地铁站的门口赫然伫立在路边,
“我们到地铁站了!”
她激动地说,“接着,我们只要偷偷溜上一辆过了终点站还继续往前走的列车就行了!”
她拉起男生的手,兴高采烈地往出站站台走去。
不一会,一趟列车到达出站站台,
等列车里面的乘客都下车后,他们偷偷溜了上去,
列车很快关上车门继续往前行驶,
“快来,在这个车门”
她拉着男生来到列车中间车厢的右侧车门,列车很快又停下了,
只见她用力把车门拉开,灯火通明的酒会突然呈现在车门外,
他们向酒会踏出脚步。

“欢迎来到酒会。”
一位兔子头穿着燕尾服的先生礼貌地向他们鞠躬,
她满意地迎了上去,
酒会很大,从门口走到最里面的餐桌都要好几分钟,而且大部分参加就会的人都是长着兔子头的人,
他们互相干杯,然后把酒一饮而尽,
最后把酒喝完和的人便为大家继续倒酒,
整个厅堂充满了红酒的香味。
“我们要去看相册。”
她向招待他们的兔子头先生说道,
“好的,请雅小姐往这边走。”
说完,他摆出指路的姿势,指向酒会旁边一间没有开灯的房间。
“来,我带你看看我的记忆。”
她向男生说道。
她很兴奋地拉着男生走进房间,
房间虽然没有开灯,在酒会外面看起来昏昏暗暗的,
但房间里面开着一盏小台灯,让人觉得困意十足。
她娴熟地在放着小台灯的桌子上摸索着不一会,两本相册被她摆到小台灯的灯光下,
她翻开相册,十分自豪地向男生说,
“快看!这片树林是我小时候的记忆。”
小小的她仰视着树冠,窸窸窣窣的阳光一点一点地照到她的脸上,
“还有还有……这片树林是我上小学的时候的。”
即将降落的阳光已经没有余力把光线照到树林中了,树林瞬间变得十分幽绿,与拥有余晖的天空形成对比。
“这些都是非常美好的非常美好的回忆!”
男生饶有兴趣地翻来另外一本相册,发现全是鸟瞰着草原、森林、花野的远景照,
而她指着的那一本相册,全是光线对比强烈的相册,
或许在她的记忆中,只有树林才是美好的。
在台灯的照耀下看着相册,
她满意地抖了抖,
“是不是十分温暖,十分温柔呢!”
男生暂时不能判断,但是看到她这么兴奋男生还是点了点头。

突然间,酒会响起了“叮咚叮咚”的铃声,
就像地铁列车即将关闭车门的声音,
“女士们先生们,酒会要结束了,请大家带好随身物品,有序地离开酒会。”
酒会响起了广播的声音,
“那……我们出去吧。”
她十分舍不得地看着相册,
尽管她拉着男生的手,但她却没有离开的意思,
“那……”
男生也说话了,
“那么舍不得相册的话,不如带出去吧?”
“不行!”
她马上反驳,“记忆相册只有放在这里安全!”
她十分激动地抱起相册,最后还是把相册放回灯光之外的黑暗的书架里面,拉起男生的手走出了房间。
酒会的厅堂中,大家都排着队走出大门,
酒会的广播再次响起,
“大门即将关闭,请大家快速离开。”
突然间,兔子头先生们拥挤起来,本来还是排着队的他们一窝蜂地堆在大门,
她还在拉着男生的手向人潮挤去,好不容易他们挤出了大门,
男生还记得,她挤出大门之前把门口旁边桌子上的手机拿了起来。

她好不容易回到了学校,
这次,她不是爬墙进来的,而是走大门进来的,
因为之前她经常请假出去医院,后来班主任一口气给她写了一沓请假条,
那沓请假条够她用中学三年了,
当然门口保安也只要看“请假条”三个字,就连请假条内容是空的,保安也不会在意。
教学楼还亮着灯,大家都还在课室里面自习,
她跑到与教学楼对比昏暗的实验楼里面,
实验楼一个人都没有,之前还传出来说实验楼闹鬼,半夜3点会有人影,
只有她知道,晚上的实验楼是她这些喜欢昏暗的人的去处,或者是无聊的人,不想上晚自习的人……
当然,最有可能是偷实验楼电脑配件的人。
天空深蓝深蓝,已经失去光满的实验楼显得十分紫黑,这也是她最喜欢的深色调,
她拿出手机,打开手机的瞬间,强烈的光亮照在她脸上,
她立即把手机调为深夜模式,不经意之间自己或许又制造出什么鬼故事了吧。
她打开QQ,里面只有两个群聊,还有一位置顶的网友,
上面显示置顶的网友最后发来的信息也是一个月前了,
只有两个群聊显示的99+能够给她带来新的消息,
但是她还是舍不得地看着置顶的网友发来的聊天记录,
“晚上好
“sa salia

虽然只有几句,但是够她看很久很久。
下一刻,她鼓起勇气按下了语音通话,
令她出乎意料的是,对方很快就接通了语音电话,
“喂?”
对面传来的是男生的声音,令她觉得一丝不安,却又十分温暖,
满溢在喉咙的话语突然间说不出来了,
她看了看手机,只说了,
“我手机快没电了。”
自己发出的也是一样令人厌恶的男声,但是对方似乎很紧张地说,
“我在北京路,你坐地铁过来吧。”
“嗯。”
她点点头,但是又好像有什么东西忘了表达,
“知道地铁站怎么走吗?离你学校挺近的。”
对方接着说,好像在担心什么,
她想着刚才才离开的地铁站,好像刚才她上酒会的那趟地铁就是末班车……
“要不还是你打车过来吧,我在北京路,你打车去北京路尾,然后把车牌告诉我。”
“嗯。”
她只能点点头,
乖乖地听着对方的话,
她再次翻墙出校门,但是这一次只有她自己一个人,
或许自始至终她都只有一个人,
连同一起陪伴她欣赏那些美好记忆的人也不存在。
她在公路上随便拦下一辆计程车后把车牌告诉了他,手机这时就没电了。

她瘫坐在车后座,
似乎已经十分疲倦,但是却没有地方能够容纳她,
在车辆颠簸的途中,她再次回想起她刚入学时候的记忆,
她带了一套干净的女生制服放在柜子里,
被站着的同学看到后便立马受到嘲笑,
“喂!快看!雅遥居然穿女生制服!”
为什么?
明明她留着长发,
“雅遥?名字还那么女孩子耶!”
明明她长着女生一般的鹅蛋脸……
“居然有这样人……”
“那……我往你衣服上撒尿可以吧,这是女生的衣服……”
“这里是男生寝室啦。”
“留长发的男生,就不怕被老师骂吗……”
痛苦的记忆像流水般再次灌入脑海中,
“哇!!”
她大叫,但是计程车司机只会看着前面的红绿灯,
“哇!”
她再次大叫,但是她自己也觉得像傻子一样,没人会理她。
她不再大叫了,和司机一样,看着前面拥堵的车辆,
接下来要去的哪里,她也不知道了。
耳中只会传来车辆发动机的声音,还有哔哔响不停的喇叭声,
她想睡觉,但是眼睛不允许她睡着,
响亮的红色车灯,还有泛黄的路灯都不是她喜欢的色调,
眼睛很渴望很渴望令她温暖的深色调,
所以眼睛在车堆中一直努力地寻找。
在眼睛终于快撑不住的时候,司机突然发话,“北京路尾到了。”
她打开车门,车门外有个剪了一头短发的男生在帮忙打开车门。
“你终于来了。”
他担心地问。
突然间,她哭了,她问也没问他同意不同意,直接扑到他的怀抱中,
“为什么!”
“为什么,我们都不是女生!”
“没有的事。”
他轻轻地推开她,她看到了,刚刚为他打开车门的男生不见了,抱着她的正是一位长发飘逸的女生,她也一样头发突然增长,
“我们就是女生,不是吗?”
令她觉得一丝不安的男性声音也变得尖细起来,
她犹豫了一下,
“嗯。”
她点点头,突然发现,自己的声音也没有男性那么低沉了,
“嗯。”
她再次点头,满眼泪水地再次扎入她的怀抱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