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壁似峭

wentusdea

========2037.09.25================

haruka sueia lie zelp wentus
很久很久以前,人们信仰风神
wentus jlsp wrlia kano jlsp saiLia
风神给人们带来安康,给人们带来喜悦
tia endi nawas wentus Nei lie endi esi suelia du
直到人们已经发展到能与风神并肩的时候
fa wentus fulp tu
风神渐渐逝去……
tia daa Na mumau mumau wens znlp diana Ni wentus na lie
突然有一天,一张无限大的风壁隔绝了风神与人们的联系
latia lie nao mie wentus du
人们再也见不到风神了
saida wens teiu blanka muu hasa Ni wesdia
风壁前盛开的白色小花——似峭
li Ni wens foiu i e pote
那是风神留下的痕迹

返回首页
======家======

asrka: 明日ハレの日ケの昨日

wanNi: 寮舎でのひととき (寮舎)

erumi: 妖精たちの不思議な魔法

yume: ゆめわたりの夜

suspend: EXEC_SUSPEND


飞的抉择

============================================
哪里才是真实的世界?
(哪里才是容纳我的世界?)
现实又是什么?
(我又是什么?)
我向天空询问。
(我向自己询问。)
天空不会回答。
(天空没有心脏。)
哪里才是真实的世界?
(哪个才是真正的我?)

我经常做着两个梦:
一个是我飞在天空中,高空之中似乎有一扇看不见的屏障,
每次我想向更高处飞去都会撞到头,
每次撞到都会把我撞哭,
撞怕了之后,我开始畏惧高空,我飞不高。
另外一个梦是,我终于突破了屏障,我飞到了屏障外面,
但是,飞到外面之后,我看到的一切是我原来世界大小的10倍有多,
我像是来到了巨人国,自己就像一只苍蝇一样,
随着我越飞越久,我的身体也变成巨人国里面普通的大小,
渐渐地,巨人国和我原来世界完全一模一样,
于是我向着更高空飞去,这次我掌握了突破天空屏障的方法,
在撞向屏障的时候咬紧牙关,使出全部力气,
我又突破了一层屏障,又来到了一个巨人国,
就是这样,我不断地突破屏障,在巨人国中适应视觉,
我已经不清楚原来的世界到底是什么,
我也忘记我从哪里开始飞行,现在飞的地方到底是哪里。
我开始低空飞行,但是每次都会不小心擦到高楼大厦,我不知所措地哭了,
我到底要飞去哪里?

玫红色的太阳永远地挂在天际线那边,不像黄昏,也不像黎明的时间。
住在半岛上的人们已经习惯了这个奇怪的天象,
——这是末日的象征,
无论从古代流传下来的书籍上还是从现代天象学者的手记上都描写到,
太阳永远地挂在天际边,时间死亡,世界将在不久后毁灭。
既然又被书籍记载,又被别人发现,
象征着末日的天象就是一件很平常的事,
我鸟瞰大地,高楼向阳的一面永远地夺取了仅剩的光芒,荫蔽的一面被宣告着永远得不到光。
我从高山之上向半岛沿岸边飞行,
无论是靠近山的那边密集的高楼,还是靠近海那边稀疏的矮房,都很少见到有人出来活动,
但是我还是焦虑地在楼房中寻找着,得到光的那一片荫蔽,
“我的家在哪里?”
我自言自语着。
从高楼群飞出来,一遍一遍地否认眼前看到的楼房,
啊……我的家没有那么高,
越靠近沿岸,楼房越来越矮,
华丽的砖石房一间一间地从我眼前略过,
我的家没有那么亮丽,
终于,我飞到了一条街,
这条街上大部分的房子都是用枯木搭成的简陋的房子,
从远处看这里就像一片格格不入的废墟,
但是,从我鸟瞰的视觉来看,这里才是世界真正的模样,面临末日的焦土。
再往左边飞一点,
离开了那些枯树房,我来到一条较为洁净的街道。

我找到了一棵大树,旁边伫立着一栋烧焦了的房子,
那就是我的家,
被大火啃去90%的楼房就只剩下两面墙壁,还有欲摇欲坠的屋顶,
我飞到一楼,焦黑的地面还留着流浪汉吃剩下的饭粒和饼干细屑。
“大家看好了!接下来表演的是隔空取物!”
年轻的声音吸引了我的注意,
我走了过去,在大树底下,
一群女生围着一个男生在那里期待,声音是从那位一身魔术师装束的男生那里传过来的,
我也围过去看看,
突然,女生们哇的一声后,纷纷拍掌,
这时,魔术师向我望了过来,
“这位小姐,我可以拿走你一件重要的东西作为魔术表演吗?”
他向我礼貌地鞠躬,我点了点头后,
他把手伸到我的肩膀碰了一下,我也望向我的肩膀,
“看这位小姐的装束来头不简单啊,”
接着,他指向远远的高山之上——我飞过来的地方,
“这位小姐穿着的是皇家魔女学院的制服,想必是个非常厉害的魔女!”
我摇摇头,我不认为我懂得的魔法有用,
我看了看背后烧焦的房子……如果……
魔法师拍了拍手,
“……我收到了一封来自皇家魔女学院的函件,”
他从衣兜里拿出一封我熟悉的帮着蝴蝶结的柱状文件,
“将~就是这位小姐的毕业证书!”
他把文件摊开来,
那正是我不久前才拿到的学院的毕业证书。
“大概是因为我经常在这位小姐的家附近做魔术表演吧”
他再次向我鞠躬,
“感谢这位小姐的配合!”
他向女生们拍了拍手,宣布魔术表演的结束,等女生们都走完后,他才面向我。
“真是抱歉,刚才擅自打开了毕业证书。”
“没有的事,现在这个证书也只不过是废纸而已。”
“我来猜是因为工作的事吗?”
“每位魔女毕业后都要找工作的,啊……我的毕业证。”
“抱歉抱歉,嘿,物归原主。”
他把系着蝴蝶结的柱状文件郑重地拿到我手上,就像不久前校长颁给我那般,
“住在贫民区的少女们啊,每天都幻想着如何考进皇家魔女学院,
然后在学校里交很多很多朋友,学到很多很厉害的魔法,最后回到家,
让家人过上魔法生活……”
最后是家啊……
我望了望被烧焦的残垣,我的终点又是哪里……

============================================
我踮起脚尖,仔细地阅读着街道宣传上贴得五花八门的招聘单。
“呜呜,找工作好难。”
我揉了揉咕咕叫的肚子。
我该去哪里好呢?
手指缓缓划过一张一张还留有温度的招聘单。
我想只要包吃住的工作就行了……
可是很难找到。

“这位小姑娘是魔女吗?”
旁边便利店的女老板看我指着街道宣传栏指了很久,便走过来像我搭话。
确实,我现在还在穿着学院制服,而且没估错的话,这一带就我的穿着与街道的破旧格格不入。
“嘛,我觉得只要小姑娘长得壮一点,肯定能胜任工作的”
我低头看了看我的衣袖,用青白的手臂晃动着衣袖,
原来是我自己与街道格格不入。
“魔女的话,怎么不去皇都中心里面找找工作?”
确实,我就读的皇家魔女学院是毕业后包分配工作的,但是……
我向远方望了望那座被火灾啃掉一大半的楼房,好像丢了什么东西似的。
“嘛,我也不是不能理解小姑娘的心情。”
这个世界,只要谈到魔女就是要上战场与世界上的怪物决斗的职业,
大家对魔女的印象就是眼花缭乱的魔法阵还有不思议元素结晶的生成,大多数印象都是偏向于战斗系的。
但我在学院里学的不是这些东西啊……
我抬着头,视线从远方高处的皇都中心渐渐来到脚边的台阶,
我回到皇都会好一点吗?
一不小心,脚踩空了一下,刚好旁边有位女生有力地扶住我,我才没有摔倒。
“樱草!”
我惊讶地说出她的名字,她是我同班同学。
我连忙道谢,同班同学出现在这里真的很出乎意料。
“呀,在找工作吗?飘雪。”
她整理了一下刚才扶住我而褶皱的衣袖,带着戏谑的语气说。
我眯着眼睛戳起了小指,肚子这时候不争气地叫了起来。
“要不,你过来我家当女仆吧?”
她笑着说,
“同班同学……还是女仆什么的……”
“没关系,没关系,你只要跟在我身边就行。”
当我还想说点什么的时候,她拉起我的手向她家跑去。
“欸……等等……”
还没来得及反应,她甩着濡乌的长发说,“没事的,我正好需要一个陪伴。”

樱草是货真价实的贵族小姐,和平民出身的我不一样,
她留着一顶片羽般柔顺的黑发,细长的眉毛似乎无时不刻地揶揄这个世界,
她喜欢穿jk服,所以她的衣柜里面全都是百褶裙和衬衫。
“这位是我的朋友。”
一进家门,她向正在打扫的真正的女仆介绍我,
“那个……我是不是要换一下衣服?”
我小声地凑到樱草耳边。
她摇摇头,
“不用,飘雪和我一起到书房吧,里面有很多魔法书,你能看得懂的。”
整理书籍吗?
我似乎踏实地跟在她发梢后面。
一进书室,果然连四面墙壁都堆满了书。
“我是……帮忙整理这里的书籍吗?”
我胆怯地问道,但是樱草却很开心地握住我的手,
“不是,不是,那个……我们一起看书吧!”
一起看书?
“想必飘雪也很喜欢看书!”
我看了看地面还有一些散落的书籍。
“啊,我会叫人来整理的啦,飘雪就陪我看书。”
她突然站在我前面挡住那些凌乱的部分,
“转移魔法学怎么样!”
那是在学院里面实操到想吐的魔法,但是原理的空间构造真的很奇妙。
我弯下腰,拿起一本《飞的方法》,
觉得既熟悉,又难过。
等真正女仆过来书桌整理完后,我和樱草并排坐在书桌前,
就像在图书馆那样,我和她享受着这份充满书籍香味的恬静。

“我要做点什么好呢,樱草。”
说起来,我是以女仆身份住进樱草家的,也拿着女仆的薪资,但是我不用穿着女仆服,也不用做家务,我只是一直陪在樱草旁边。
如果樱草叫我干点什么事情,我或许会好受点
但是樱草只是叫我陪她,
当我想扫地时,她马上叫女仆过来帮忙,当我想整理书籍时,她也是叫女仆,同时拉开我,让我和她一起练习魔法。
“飘雪会飞,是吗?”
她是在说我的名字。
“如果可以的话,真的很想让飘雪拉着我飞向天空,鸟瞰大地。”
我已经鸟瞰无数次了,虽然我非常非常喜欢那种飞翔在天空中边飞边看的感觉,
但是每次飞翔后我都会难过一阵子,
可能是体力不足吧,每次飞都很累。
“那……”
我正想回答樱草,和她一起飞翔的时候,管家敲了敲门。
“大小姐,布兰卡小姐过来拜访了。”
布兰卡,也是我同班同学,
她和我一样,是平民出身,但是她毕业后应聘去当战斗魔女。
“哇……好久不见樱草,还有飘雪。”
她一上来就把我和樱草都抱了个遍。
她和我们不一样的是,她为了方便战斗,把在学校留长的头发剪短了。
说实在,一时间我也认不出她来。
“对了,我在yandan买了一块来了~”
在布兰卡拿出精美包装的蛋糕盒时,管家像是早已有准备似地把三人份的餐盘、餐具摆在桌上。
“emm~慕斯蛋糕果然好吃~”
布兰卡毫不客气地叉了一口慕斯放嘴里,
“皇都真的很难找到这么好吃的甜品店了。”
“大概贵族都是自己请甜点师的。”
樱草平淡地吃了一口蛋糕,觉得和自己平常吃的没什么两样。
“但是,但是,甜品店对于我们而言,简直就是……”
生命一样
布兰卡十分满足地把餐盘上最后一口蛋糕送嘴里,随后管家再切了一块蛋糕。

“欸对了,飘雪有工作吗?”
不知不觉,话题聊到我身上来,我尴尬地笑了笑。
但是樱草抢先帮我回答,“她现在可是我的女仆哟。”
“哇,这是保镖女仆吧,我记得飘雪在学校的时候挺厉害的。”
我不知道视线该不该和她们交集,之前的尴尬之笑成为了她们间的陪笑。
“飘雪还是我们学校唯一一个会飞的魔女,不是吗?”
樱草揶揄地指了指我这边,
“而且不用任何魔法介质,说白了双腿一蹬就能飞了,这是魔法也做不到耶。”
我抖了抖叉子,让蛋糕屑重新安置在餐盘上,
“也不是啦,我飞行很耗体力的。”

============================================
突然间,从大厅传来一声巨响,
女仆长慌忙地走进来,
“大小姐,他们来了,赶紧逃!”
布兰卡连忙站起来,“是敌人吗?好,樱草,要不要我帮你消灭她们。”
但是樱草一脸冷静地说,“逃吧,”
渐渐地枪战声,打斗声已经爬到了房间门口,
我不能判断敌人离我们有多少距离,
当我听到敌人的声音越来越近的时候,
我左手拉着布兰卡,右手拉着樱草,
“我们逃吧!!”
不一会,我起飞后,她们居然也能跟着我一起翱翔天空,
这时已经是夜幕了,一半的星星把幽暗的树林藏起来,
我们飞到了离樱草家不远处的树林中,
但是敌人比我们想象中的还要多,
他们似乎已经发现从二楼飞出去的我们,
于是便一个个举起火炬,蟒蛇般一点一点地盘缠着黑暗。
“我们再飞一点吧,前面有个小屋”
樱草着急地说,而我还没有喘过气来,又担心被敌人包围,便向着樱草指的方向继续飞,
因为我不太好把握近地距离的缘故,这次我很难控制飞翔的高度,
我又想起了我那两个梦,我很怕飞高点便被屏障撞到头,飞低点就会掉到巨人国。
在我快失去意识的一瞬,樱草和布兰卡陆续松开了我的手,跳了下去,而我则是一如往常地撞到地上。
“小屋到了,谢谢大家”
说出这句话的是樱草,小屋的门开了,从里面走出来的,还是刚刚给我们切蛋糕的女仆长。
“时间不多了,大小姐,快点”
樱草跟着女仆长进了小屋,然后让我和布兰卡在门外等她。
我枕在布兰卡的腿上,不断地揉揉刚才撞到地面的额头,
“你说我的头发是不是快撞没了。”
随手一梳,便伴随着两三根长发落入掌心。
“不会啦,飘雪的头发比我好好多了。”
我做起来端详着布兰卡的短发,觉得自己也可以驾驭这个发型的时候,灯火从黑暗中出现。
这时,女仆长刚好从屋子里出来,
渐渐地,远处的灯火越来越亮,凌乱的脚步声越来越响。
“快,快叫樱草快点”
我着急地向女仆长说。
“大小姐正在解开深海妖怪的封印需要一段时间”
“那,就由我来拖延时间吧!”
布兰卡摆出一副干架的姿势,像是要跟女仆长切磋一样。
她娴熟地在附近树林都设上陷阱,
正当有一位敌人举着灯火从林道中通过时绊了一脚,
后面的敌人不约而同地赶到陷阱前,
“怎么办?敌人越来越多,也越来越近了?”
我向着刚布好陷阱的布兰卡说。
这是,樱草从小屋出来了,
“赶紧逃!妖怪出来了!!”
她握紧我的手,生怕错过一刻时间。
这次,我拉着樱草和布兰卡向高空飞去。

============================================
夜幕的高空刮着针一样的风,
每当我前进一厘米,风就会刺疼我一下,当我再飞高一点时才能躲过啸啸叫的风。
大概是我飞在最前面的缘故吧,
后面两位大小姐却在这时闲聊起来。
“樱草,刚才追着我们的那堆人到底是什么人?”
“他们是我家的家敌,说白了是追着我来的。”
樱草还是往常一样从容地回答,
“不过深海海妖被我放出来了,估计他们逃不过海妖之灾。”
这么说来樱草的家也没了?
“嘛,我早就知道有把海妖放出来的那一刻了。”
“那我们应该逃到哪里?”
我插了话,身体不自觉地抖了一下。
“飘雪飞到哪里,我们就躲到哪里~”
樱草紧握住我的手,“快看,飘雪!前面是海滩!”
“我们就在那里降落吧!”
“但是,但是……”
我还想说些什么,突然间身体失去了意识,还感觉到失去意识的前一刻我撞到了疲软的地面。
等我再次醒来,我枕在布兰卡的大腿上,
“飘雪她最大的弱点是……”
依稀听到她们说话时,我猛地坐了起来。
“啊呀,这么快就醒啦?我记得在学校时飘雪很喜欢枕着我的大腿来着。”
布兰卡揶揄到,我顿时羞红了脸,“哪……哪有?”
“你们的关系还是像往常一样好呢。”
樱草也在一旁笑着。
那么,
“接下来该怎么办?”
我向樱草再次发问。
“我的话……会去应聘战斗魔女,把自己刚放出来的海妖消灭。”
“这挺有趣的,”樱草向布兰卡比了个方向,
“这才是人生的乐趣不是吗?”
我抬起头望着天空,
夜幕笼罩着永不落下的太阳,太阳把夜幕吓得后退了几分。
“飘雪怎么办?”
樱草向我发问,布兰卡用手指点了点下巴,
“我的话,估计会回到队伍里面,毕竟要对付的怪物增加了。”
我还是犹豫不决地望着天空,那片由焦红渐变成湛蓝色的天空。
“飘雪要找下一份工作吗?”
樱草继续问,“还是说,做你喜欢做的事,比如……”
飞翔。
我伸出手指向远方的太阳,我还是望着它,它似乎能给予我希望般。
“果然如此,那我们就在此散会吧!”
樱草一点也不拖拉,十分干练地站了起来拍拍百褶裙,
“现在估计海妖把我的家敌消灭得七七八八了,我会用流浪魔女的名义参加消灭海妖的战斗的!”
她的眼神十分坚定,就像她早就把这件事演练成千百次那般成熟。
“我会加入皇都南部魔女部,对了,布兰卡在哪个部队?”
“啊……就是这边附近的海滩部队,好不容易才休假回去的,现在又回来了。”
她叹了口气,但是也跟着站起来了,然后,她还是向我伸出手把我拉起来。
“那……我们只能有缘再见了!”
接着,大家都十分干练地转过身,朝着各自的方向走去。
剩下的我沿着海滩走到尽头,
海岬的远方除了太阳和海洋一无所有,
即便如此也要飞翔吗?
我想起当初我的挚友布兰卡阻止我学习飞行魔法的时候,
回头望去,土黑色的大街同样也是一无所有,
她知道我的飞翔有一个不稳定的极限,就是我经常往高空飞时撞到的屏障,
但是,我心里面永远记得,
小时候我很羡慕的一个会飞的魔女的一句话:“飞行之中,不能着陆。”
接着,她跟我解释的意思是,在飞行的过程中,不可看到陆地,要一心一意地望着迷茫的云雾飞去。
当时听到这句话后我哭了,
明明可以鸟瞰到形形色色的陆地模样,却不能看到陆地的轮廓……
直到我第一次飞翔——坠飞式起飞,我才知道这句话的真正意思。
尽管琳琅满目的大地,永远不能被一览无余,这一真理。
于是,我像那位魔女离开我时那样,用手指着天空,然后双脚一蹬,便飞了起来。

地面冷若冰霜,天空遥不可及
迷糊的云层变成了前进的路线
唯一的零星碎屑一点一点地刮开皮肤
前辈的话语依旧清晰
“飞行之中,不能着陆”
渐渐地,连光白的太阳都不自觉地下坠到天际线
一点一点地失去意识的我,连同太阳一起坠落到深渊之中

我继续漫无目的地继续飞着
尽管呼吸越来越艰难,身边尽是自己厌恶的东西
幸好我只剩下一无所有的躯壳飞着
我要到哪里去?
让人作呕的腥红逐渐袭来,
我的胳膊流血了,但我感受不到疼痛
慢慢地我连一直以来控制的肉体也感受不到了
不对,我应该在耀眼的光白之中

============================================
我再次地醒了。
这次,我平躺在海岸的石滩上,旁边再远一点就是深不见底的海洋。
“哟,你醒了。”
一位长得像狐狸的男孩向我凑过来,
“这里是迷途岛,我是这里的岛主。”
“真的佩服你啊,一直以来,到这里的旅客都是渡船过来的。”
“我是第一次见到,有人飞着过来这里离陆地足足有300海里的无人小岛。”
他非常好奇地围在我身边,“难道你是海鸥吗?”
我用手端详着天空,还是那片由红变蓝令人不舒服的渐变色。
“本来来到这里的人,我都会给他们来个迷宫魔法,让他们走出迷宫才能离岛的。”
“看你的制服,应该是某所贵族学院的魔女,我才没有给你施放魔法。”
“你现在看到的迷途岛是它原本的样子。”
随着他说话的方向,我转过头去。
在太阳照耀着树林的荫蔽下,窸窸窣窣的幽暗有种令我熟悉的感觉,
“你看这里!”
他跑到石柱堆的中间,摆成大字的姿势,“这块地方就是迷宫魔法的模型,”
“中了魔法的人会看到这里有一栋古堡,没错就是孤岛古堡那样。”
“到现在,被魔法困住的人还在里面哟。呐,魔女小姐,你对这个魔法有什么建议?”
我吃力地坐了起来,我发现我浑身都流淌着一种刻骨铭心的疼。
好不容易靠到一块巨大的石头上,
我给他竖了个大拇指。
“我还能看到中了魔法的人进入古堡的痕迹。”
“真不愧是魔女,魔女小姐觉得那里需要改善的呢?”
他侧着头问我,像一个求知欲十分充足的小孩那般,
对,就像我以前那样。
“我觉得魔法的模型不局限于岛上,还可以是海底水宫之类的。”
我有气无力地回答。
“真是个不错的建议!”
“但是我的见识有限,魔女小姐能够跟我一起改善这个魔法吗?”
我摇摇头,抬起头继续望着那永不落下的太阳。
“那魔女小姐会继续往南飞嘛?”
我伸出手指向那太阳,但是这次我能感觉到我每做一个动作浑身都发疼。
“可是魔女小姐还是人类的身躯,而且再往南就没有岛屿了呀,就连最近的南极大陆都有5千海里。”
我点点头。
“魔女小姐可真是个北极燕鸥。”
那是我向往的地方,那是我喜欢的飞翔,自始至终我都不能把它们抛弃,投身于背后水深火热的世界。
“那是我的抉择。”
长得像狐狸的岛主男孩摆摆手后,轰地一下消失了。
只剩下我留在这个岛上,看着燕鸥远去的地方。
接下来……


おしまい

was wrlia alia endi saia latia